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還不到中午用餐的尖峰時段,所以餐廳裡幾乎沒什麼人。

   侍者領著他們到了一個隱蔽的窗邊角落,從採光良好的窗戶望出去,是餐廳旁的一個小庭院,庭院中種的各種奇花異卉,雖然第一眼看起有些雜亂,但仔細看卻又會覺得排序十分有趣。

   入座後,褚冥漾大大的鬆口氣。因為兩位學長剛好非常有默契地坐到他的對面。當然啦,他並沒有看到夏碎和冰炎私底下的瞪視。

   褚冥漾看了看菜單,其實還蠻平價,不會超出自己的負荷。這邊最主要賣的是套餐,還有多種點心跟飲料可供選擇。

   點完餐後,侍者送上了一杯檸檬水,便又回去準備了。

   侍者一走,在褚冥漾意料之外的,冰炎率先發話了:「褚,你...,」但他只說了兩個字,便又頓了下來。焰紅的眸子瞥了眼在一旁的夏碎,夏碎有些嚴肅的開口道:「你有從安地爾那裏知道什麼事情嗎?」冰炎補充道:「任何事。」

   本喝著檸檬水的褚冥漾心頭一驚,一口水差點嗆到。

  「沒有。他沒有跟我說過什麼。」褚冥漾低下頭,避開對面那兩雙緊盯著他的眼眸。夏碎那天見到了安地爾,可能也告訴冰炎了,不過褚冥漾下意識的想要躲避問話。他就是知道。那些他打探來的情報全都是不能說的。任何人都不行。

   裝著檸檬水的玻璃杯外壁緩緩滑落了一滴水珠。

  「把頭抬起來,褚。」冰炎低沉的聲音當中帶著不可反抗的命令意味。

   褚冥漾抬起頭,黑色的眸子裡閃著堅定的光芒:「學長,我不知道你想要知道什麼事情,但是,安地爾什麼事情都沒有和我說過。」

  「褚...真的沒有嗎?」夏碎接在褚冥漾的話之後,溫柔地問道。

   褚冥漾轉向夏碎,黑眸中的光彩似乎開始熄滅。他張口,但卻又沒發出聲音。三人就這麼僵持不下。

   最後,打破僵局的是冰炎那一聲輕的近乎消失的嘆息:「罷了,夏碎。沒關係的。」

  「可是冰炎......」

  「沒關係的。」冰炎淡淡地說道。

   反正時間多的是。這只是開始。

   褚冥漾鬆了一口氣。但三人又陷入了難為情的沉默之中。

   幸好,這時,端著餐點的侍者靜靜地送上菜餚。

   餐點看起來很精緻,而且還有附湯品、飲料以及甜點。吃著佳餚,但眼前凝滯的氣氛真的令褚冥漾覺得如坐針氈。

   對面的兩位學長看起來都在想各自的事情,全都一臉嚴肅。

   三人靜靜地吃完飯,夏碎和冰炎將褚冥漾送回家後,在車上,夏碎開口了:「冰炎,如果他能夠說出來,那會是一條很重要的線索。」那是他們兩人共同在追查的事件拼圖之一。而且,是最核心的拼圖。

  「我知道。」正在開車的冰炎簡短的應著夏碎的話。

  「那你為什麼...?」沒有問完,但夏碎知道自己的好友一定知道他想問什麼。

   抿緊了漂亮的薄唇,冰炎閃過一輛車:「我們還有時間。剛剛那種情況下,他不會說的。」

  「如果,他完全都不說呢?」夏碎終於露出了平時沒兩樣的戲謔笑容。

  「那我就直接去找安地爾。」焰眸瞥了滿臉笑意的友人一眼,又轉了回去。

   那是最快的方法。

   握在黑色方向盤上的手握的死緊。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吧思考了很久還是把標題的微慎刪掉了。
但是為了不傷害國家幼苗XD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揹著包包,褚冥漾提早到了自家樓下。

    星期六,夏碎邀請他一起去看電影的日子。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出生在一個顯赫的世家。身為長子的你,一出生,就蒙受了所有長輩的期望。俊美的外表、傑出的表現、後天不懈的努力。你達成了他們所要的。

   但,你不開心、不快樂。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漾漾...所以你對冰炎教授到底是......??」千冬歲小心翼翼的提問著。

    我們倆很有默契地同時瞥了一眼不遠處正在聊天的冰炎和夏碎一眼,又同時轉回頭,互相對視。我聳了聳肩:「就...把該講的話都講開了而已。那你現在跟夏碎教授是...?」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最近有個困擾。

   他看到自家代導學長會心跳加速、不自覺的想躲開。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冰炎最近發現了一件非常非常嚴重的事情。

他會對自己的代導學弟起生理反應。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夜又一夜,重複著。

    在那荒淫的氣氛下撥弄著琴弦,做陰暗的點綴。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看著手上的衣服,褚冥漾無言了。

   這是一件改良式的和服。水藍色的優雅和服貼身的襯出褚冥漾纖細的體態,不過,下擺被改至膝蓋,小腿全都露了出來。褚冥漾從小家境優渥,物質不虞匱乏,而衣著這方面當然也是。先不論價位高低,褚冥漾頂多穿會稍微露出一些鞋子的服飾,在他的觀念中,露出腿來是很不禮貌也是很羞恥的事情。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太婆,找我們來幹嘛?」

    「沒什麼啊~就要你們多多照顧漾漾小朋友囉!就這樣啦~我還有事先走了~掰!」

    「......」

    「呵呵~扇還真瞭解你。」

    「閉嘴!藥師寺夏碎!」

*   *   *
    「漾漾,這位是庚庚哦~」當褚冥漾還在睹物思人時,門冷不防的被人踹開了。看著倒下的門板,再看了看似乎是罪魁禍首的笑容滿面的金髮少女,褚冥漾一瞬間無言了......。

     金髮少女身後,還帶著一位褐髮的女子。長長的褐髮編成了辮子垂在背後,令那女人看起來更年輕,略施脂粉的臉蛋看的出來長的挺標緻。臉上的溫和笑容令人如沐春風。

    「你好。」褚冥漾趕緊鞠躬。雖然身為名門之後,但是,平時然哥他們都教導他,不管如何,禮貌最重要。

    「不必鞠躬啦!漾漾。」那女子笑的溫文,趕緊要褚冥漾起身。

    「庚庚是負責教你音樂的老師哦!她是這裡最資深的喔~」看到褚冥漾好奇的眼神在喵喵和庚申上來回打轉,喵喵便立刻補充說明。

    「最...最資深的?」該不會是...

    「是的,我是最早來這邊賣藝的。」庚笑容可掬地說道:「你會什麼樂器嗎?」

    「我...我學過一點二胡跟古箏。」好加在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來,」庚像變魔術般不知從哪拿出一把二胡,笑吟吟的遞給褚冥漾:「可以拉給我聽聽看嗎?」

     怯怯地接過琴和弓,褚冥漾有些猶豫。因為除了家人和千冬歲之外,他沒有在其他人面前拉過琴。

     看到庚溫和的鼓勵笑容後,褚冥漾還是遲疑了一下,隨後便深吸了一口氣,將弓輕輕放上琴弦,想了一下,這才拉了起來。

     悠揚的樂聲迴盪著整個室內。純粹、潔淨的無暇樂章就這麼從褚冥漾的手中流瀉而出。閉上眼的他,看起來有種神聖的美。

     一曲結束。

    「哇!!漾漾好厲害~」喵喵率先用力地鼓掌,興奮地拉著褚冥漾跳來跳去。而一旁的庚則是歛下眼眸。褚冥漾毫無疑問是個音樂奇才,連自己說不定都無法和他比擬。

    「很厲害呢!看來不用我教了。」恢復溫柔笑容的庚這麼說道。

    「哪裡,我還需要更努力。」聽見褚冥漾這謙虛地應答,庚對褚冥漾的印象瞬間加了不少分。

    「好吧!那以後我就天天來這邊教你囉~」庚笑容可掬地說道。褚冥漾連忙朝庚鞠躬。

    「吃飯時間快到了,下樓去吧!」被挽著手臂的褚冥漾,嘴角也不禁彎起了一抹弧度。

     大家、都是好人呢!

*    *    *
     騎在馬上,千冬歲趕路了兩天兩夜。

     直到第三夜,怕馬兒支撐不住,千冬歲這才找了一間小小的客棧歇腳。

     事實上,這幾天,他根本靜不下心來做任何事,只能一直趕路一直趕路,讓身體疲倦,好不要再一直想著兒時玩伴。

    「漾漾...等我。你一定要等我。」站在馬兒前,千冬歲輕梳著白馬的鬃毛,一邊低喃著。

     最早發現的,是千冬歲。

     他愛上褚冥漾了。在那年夏天。

     因為貪玩,兩人跑進了有些幽暗的森林。但,兩人走散了。想當然爾,聰明如千冬歲,當然找了不久就找到了褚冥漾。那時,他蹲在一株樹下哭泣。但,一見到千冬歲,他漾開的那個笑臉是如此的美麗,令人沉淪。

     就是因為那個笑容,所以愛上了。

     千冬歲雖然覺得褚冥漾對自己應該也有些意思,但總不說破,而褚冥漾又是那種遲鈍的類型,所以兩人遲遲沒有進展。

     而現在,相隔兩地。

    「等我。我回去之後,一定立刻告訴你。」

*    *    *
    「你還要發呆多久?」一大早,褚冥漾就被直接踹門而入的新鄰居叫醒。

    「...你是、誰?小歲呢?然哥哥呢?」剛睡醒的褚冥漾還處於迷糊狀態,忘了自己已經被賣出去了。

    冰炎也不多廢話了,直接一巴就朝褚冥漾後腦呼了過去。褚冥漾猛地抱起頭唉唉叫著,而罪魁禍首則是滿臉笑容:「早安啊,褚。醒了嗎?」

    聽到冰炎咬牙切齒的聲音,褚冥漾忽然背後一冷:「我我我我...我起來了!!!」語畢,便隨手拉了幾件衣服和盥洗用具就要往外衝。

    「等等,」冰炎忽然抓住他的後領:「拿去,這個是工作服。」拋給褚冥漾一包東西後,冰炎便悠哉地慢慢轉身下樓了,末了還丟了一句:「十分鐘之後開飯,來不及下來就不用吃了。」

    這點褚冥漾在昨天的晚餐有深刻經歷。

    於是,他便加快了手上的動作。直到他拆開衣服:「咦?」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就這樣看著喵喵一蹦一跳的遠去。

   凝滯的尷尬在三人之間蔓延。三人就這樣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了半晌。

   「那,冰炎,就交給你囉!我先去找扇,你等下快點來。」夏碎笑吟吟的打破了沉默,瞥了一眼瞪著自己的友人,夏碎聳了聳肩,逕自離開了。

   兩人繼續沉默地站在原地。褚冥漾內心暗暗叫苦:怎麼大家都跑那麼快啊......要知道,冰炎給人的感覺就是一整個很冷,初來乍到的褚冥漾直接遇上了冰炎,想當然會有些害怕。

   「跟我來。」過了良久,褚冥漾覺得自己腳都站酸了的時候,冰炎這才出聲。第一次聽到冰炎的聲音,褚冥漾著實嚇了一跳。低沉的磁性嗓音非常好聽。

   快步地隨著冰炎有點大的步伐走上了往上的樓梯,冰炎沒刻意開口,而褚冥漾當然也不好意思多說甚麼。

   十樓的格局也和之前的幾樓差不多,不過房間數也比八、九樓少。八樓九樓都和下面的幾樓一樣,都是左右各十間房,而十樓卻是左右各五間房而已。

   冰炎帶著褚冥漾走到了左邊排那扇銀色門扉旁邊的水藍色門扉:「就是這間。」冰炎掏出一把小小的鑰匙,打開門後拋給褚冥漾。

   走進房間,其實房間很寬敞,一間小客廳和一間寢室。小客廳中擺了一套的桌椅。而房間中也鋪好了乾淨的被褥。

   「謝謝你,冰炎...大哥?」褚冥漾有些遲疑的喚著冰炎,畢竟他比冰炎還要小,而且也不知道到底要如何稱呼。

   冰炎猛地楞了一下。但他很快收起自己的錯愕:「不必加敬稱了,直接叫我冰炎就行了。廁所跟廚房都是共用,廁所在這條長廊盡頭,廚房在八樓,大家會排班輪流煮飯。還有,有事的話我住你隔壁。」說完,冰炎便瀟灑地轉身就走。

   當房門被冰炎帶上,褚冥漾無力的癱坐上被褥。

   「然哥...姊姊...辛西亞姊姊...小歲...」褚冥漾拉出藏在衣服中的頸鍊,慢慢地搓著,嘴中低低的念著最愛的人的名。那條銀色的頸鍊是然哥他們在他十二歲生日送他的禮物。

   獨在異鄉為異客。

*   *   *
   已經一星期了。不安,很不安。

   千冬歲焦急的在房中踱步。這種情形只有在兩人之前冷戰的時候發生過,其他時候,褚冥漾根本是每天來。褚冥漾已經一星期沒來他家了。

   嘖了聲,也不管明天就是進京趕考的日子,千冬歲連報備都沒報備,便逕自衝到屋旁的馬廄,簽了自己的愛駒出來。跨上白馬,千冬歲一心只想趕快見到褚冥漾,好確定他平安。

   聽到動靜的父母從窗外,只看到自家兒子飛馳而去的身影。

   「小歲長大了。」

   「是啊!他也去追求他的愛了呢!」


   一踏入莊嚴白陵大宅的大庭院,千冬歲便敏銳地察覺到不對勁。他之前也有來過不少次,不過,沒有一次這麼安靜。安靜地令人慌亂。

   似乎是聽見了馬蹄聲而出現的白陵家主,白陵然,偕同自己妻子和妹妹,辛西亞和褚冥玥出現在千冬歲面前。

   「小歲?」然似乎很訝異會看到千冬歲。反倒是站在後頭的褚冥玥一臉淡然,像是早就知道千冬歲一定會過來似的。

   「日安,打擾您了,然大哥。」千冬歲翻身下馬,恭敬的朝白陵然鞠躬。

   「你是要來問漾漾在哪,是吧?」白陵然仍像平時那樣笑容可掬地說道。但他的笑容中,有一種不意察覺的悲傷。

   點了點頭,千冬歲沒有開口。

   「你好好去考試吧!現在...我們沒辦法讓漾漾跟你見面。」褚冥玥冷冷地說道。辛西亞擔憂地看了褚冥玥一眼,而然則是低著頭,看不清他的表情。

   千冬歲靜靜的看了三人半晌:「白陵家,出事了?」雖然是疑問句,但用的卻是肯定語氣。

   褚冥玥似乎連千冬歲一語道破也料中了:「有沒有都不關你的事。」她仍舊冷冷地說道。

   當褚冥玥還要再開口時,然伸出手制止了她:「小歲,你明天就要進京去了不是嗎?回家去好好準備吧!等你考上回來,我們就告訴你漾漾在哪。現在,先回去吧。」然溫和地說。

   千冬歲的眼神平靜。在三人身上來回梭巡了一陣後,淡淡地開口:「我知道了。」隨即俐落的翻身上馬。

   策馬欲行之前,千冬歲背著光,俯視著三人:「我會中狀元的。」語氣中,是承諾、也是自信。輕輕在馬背上拍了下,馬兒便飛奔了出去。

   「相公...你為什麼,要給他不切實際的希望呢?」千冬歲挺拔的身影遠去後,辛西亞幽幽地開口,語氣中滿是不解。

   「不一定。說不定,他可以替我們帶回漾漾...」然沉默,褚冥玥替他回答。

   「是這樣嗎...?」看著漸漸消失的黑影,雖然三人想的事情都不一樣,但,只有滿滿的愁緒是相同的。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扇領著褚冥漾來到了一棟古色古香的十層樓建築,建築採的是日式建築。四周圍是茂密的森林,位置隱蔽,如果不熟悉此地的人,應該是找不到的。

   褚冥漾隨著扇的腳步進入整理的光潔寬敞的大廳,大廳後頭的櫃台站了一位看起來年紀應該和褚冥漾差不多、身著粉紅色和服的金髮碧眼少女。她一見到扇進來,立刻從櫃台後蹦了出來:「扇姊姊,歡迎回來。」她恭敬的笑著朝扇鞠躬。扇點了點頭示意。

   金髮少女忽然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興奮地看著扇身後縮著的褚冥漾,她友善的向前拉著褚冥漾的手臂:「你一定就是漾漾吧?我是米可蕥,大家都叫我喵喵。歡迎你,漾漾。」

   褚冥漾這才收起了初至新環境的害怕,有些靦腆地朝喵喵笑。

   「扇姊姊,我帶漾漾去熟悉一下環境喔~」喵喵笑吟吟的和扇請示完後,便拉著褚冥漾就要走。

   「啊,對了!等下如果看到臭小子和夏碎叫他們來找我~」扇笑的陰險,而喵喵則是一臉了然的朝扇比了個V字。褚冥漾忽然覺得背後一陣惡寒。

   喵喵挽著褚冥漾的手臂,走上了一旁的木製階梯。踩在有些搖晃、還會吱嘎響的階梯,喵喵一邊說道:「扇姊姊很久以前就知道漾漾了喔~她還常常說呢~」

   走上二樓,眼前同樣是光亮的木製長廊,左右邊各有十間房間。

   一邊走,褚冥漾一邊聽到了兩旁的房中傳來了些許的男女笑聲、甚至是呻吟聲。

   「喵喵...這邊到底是...?」雖然說對於那些聲音一點頭緒都沒有,但是褚冥漾就是覺得有哪邊怪怪的。

   「欸?這裡是妓院啊?漾漾不知道嗎?」喵喵一臉理所當然的眨著碧色大眼說道。

   「妓院?!」褚冥漾一下子嚇的臉都刷白了,連話都說得結結巴巴的:「那我...妳...」

   「啊,漾漾別擔心啦!」看到黑髮少年反應如此之大,喵喵趕緊安撫他:「喵喵只是負責管帳的,其他的都沒有哦!至於漾漾,扇姊姊吩咐過了,你只需要拉二胡跟彈琴就行了,簡單來說,你是賣藝的喔!別擔心~」聽了喵喵的解釋,褚冥漾的臉色才漸漸緩了下來。

   「二樓到七樓都是做生意的,八樓到十樓則是給我們這些在裡面工作的人住的。」喵喵帶著褚冥漾,安靜的迅速通過了二樓,踏上往三樓的樓梯。

   喵喵很健談,在兩人低聲交談通過剩下四樓之後,褚冥漾也大致了解了這裡的運作方式以及喵喵的身分。跟褚冥漾依樣,喵喵本也是千金,但也是因為家族一夕遭逢巨變的關係,而被賣來這裡。

   喵喵領著褚冥漾上到八樓時,忽然像想到什麼似的拍了下自己的頭:「糟了!喵喵忘記問扇姊姊漾漾的房間在哪了!」但褚冥漾還沒回應,一陣腳步聲便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待看清楚眼前的兩人後,褚冥漾睜大了眼。眼前來的兩人一個是身著紫色和服、黑髮紫眼,看起來溫文儒雅的優雅青年。

   另一人則是真正的令褚冥漾驚豔。那青年應該和紫眼青年差不多年紀。他有著一頭惹眼的銀色長髮,額旁還摻了一縷焰色,焰色的銳利眼眸稱不上是友善,精緻漂亮的中性五官足以令一票女人拜倒,雖然一直緊皺著眉頭,但仍無損青年的帥氣。

   「米可蕥,這位是?」他們三人各自打了招呼後,那位紫色眸子的青年好奇的提問。

   「啊,他是漾漾,褚冥漾。」喵喵接著又轉向褚冥漾:「這位是藥師寺夏碎,」紫眼青年笑吟吟的揮了揮手:「你好。」

   「這位是冰炎,」焰色眸子的俊美青年瞥了褚冥漾一眼,沒多說甚麼。

   「他們都是這裡的保鑣。有事情的話也可以找他們哦~」喵喵愛慕的眼光一直沒從冰炎身上移開,但冰炎仍是一臉面無表情,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冷到不行。褚冥漾暗自竊笑,想必喵喵一定是愛慕冰炎很久了。

   突地,那雙焰色眸子對上了褚冥漾的墨色眸子。褚冥漾總覺得那烈焰中,似乎有種能將自己吞噬殆盡的魔力。 

   兩人對視沒多久,冰炎便率先轉開了視線。看到這一幕的夏碎在一旁暗自竊笑著。同時被發現的冰炎送了一個拐子。

   「對了!十樓還有空房嗎?扇姊姊沒有交代漾漾要住哪耶!」喵喵歪著頭,順便問了下住在十樓的兩人。

   「有喔!我記得冰炎隔壁是空房不是嗎?」夏碎笑笑地瞄了眼仍面無表情的冰炎。冰炎瞪了他一眼才慢慢點了點頭。

   「那太好了!冰炎,可以拜託你帶漾漾上去嗎?就讓他住那吧!我會再跟扇姊姊說的。對了!扇姊姊叫你們去找她哦~」補完這句後,無視冰炎馬上黑掉的臉色,喵喵很樂的便轉身就走,繼續去忙她的事了,畢竟,還有帳還沒算呢!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