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上直升機,你便受到了熱烈的......歡迎。

「冰炎!」阿利直接激動的抱了上來。隨後,重重的拍了你的背一下。勾起一抹淡的看不見得微笑,冰炎明白,那是友人放心的表現。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面有一點點微悲喔

            不過一定是HE的啦!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冰炎,」一牽著自家愛馬走出馬廄,並馬上被站在外頭拉著自家馬兒韁繩的夏碎攔個正著。
 
   「幹嘛?」反正自家損友一定都不會說什麼好消息。翻了翻白眼,冰炎俐落的翻身坐上馬背,完全沒有要搭理夏碎的意思。

   這也難怪,冰炎在還沒帶自己的馬出去散步以前火氣都特別重。

   夏碎笑了笑,拉了拉自己身旁的黑色馬兒:「扇特別交代你,要你今天好好地招待一個孩子。他大概等會兒就來了。」

   瞇細了眸,冰炎嘖了聲:「那個老太婆......」隨後便又一個翻身翻下了馬背。

   輕輕地撫著自家愛馬,冰炎輕聲說道:「抱歉吶,今天可能要晚點才能帶你出去了。」

      牽著馬兒,夏碎跟在冰炎身後:「我說啊,冰炎,」瞥了燦笑的夏碎一眼,冰炎仍舊面無表情:「如果你對別人的態度跟對你的馬一樣的話,你會更受歡迎喔。」

     很用力地瞪了夏碎一眼,冰炎完全沒有搭理自家好友的打算。

  「時間差不多了。扇也有交代給我一個孩子。」牽著馬,夏碎笑道。

  「走吧。」

*       *      *
   馴馬師,近來新興的熱門行業。一般來說,家中養得起馬匹的大部分都是有錢人,更不用說能夠聘請專屬的教練來訓練了。雖然是人人都搶著要做的行業,但入行的標準卻也相對地提高了許多。

   冰炎,近來因為教導一位貴族而聲名大噪。身價也跟著水漲船高。

  
  「你們好啊。」友善的向眼前兩位黑髮的少年打了個招呼,夏碎微微一笑:「我是夏碎,」瞥了仍僵著臉的冰炎一眼,夏碎苦笑:「這位...是冰炎。」

   前頭看起來挺精明的黑髮少年推了推眼鏡點了點頭:「我叫千冬歲,請多多指教了。」介紹完自己後,他無奈地拉了拉躲在身後的友人,但友人仍一臉害怕。無奈地嘆了口氣:「這位是漾漾,褚冥漾。」
   
   仔細打量,躲著的少年挺清秀,雖然看起來很膽小啦......

  「那麼,我記得,扇好像是說我帶千冬歲,你帶褚冥漾?」湊近冰炎耳旁,夏碎小聲地問道。

  「麻煩!」嘖了聲,丟了句話給明顯就是想看好戲的夏碎,冰炎踏向前一步。

  「你,」朝褚冥漾勾了勾手示意他跟過來,冰炎自己倒是沒有再回頭好好看看人有沒有跟上,只是一個勁兒的走。

   褚冥漾怯怯地離開了千冬歲身後,看著自家友人拋給自己一個鼓勵的眼神,褚冥漾只能硬著頭皮跟上那位看起來俊美非凡但脾氣非常之不好的名教練。

   一邊走,一邊碎念著什麼都是然、硬要自己來學騎馬什麼之類的。殊不知,前頭不遠處的冰炎全都聽在耳裡。淡淡的勾了笑。

   吩咐褚冥漾在外頭等一下,自己則是進去馬廄將自己的愛馬牽出來。

   褚冥漾小小的驚呼一聲。那匹馬兒是如雪一般純潔的白色,完全沒有任何的雜色,眼眸是靈動的深棕色,看著看著好像在對別人說著什麼似的。

   做了個手勢示意褚冥漾過來:「之前騎過馬嗎?」看褚冥漾怯怯地點了點頭,冰炎這才一把拉過褚冥漾的手。

   褚冥漾嚇了好大一跳:「做什麼...」

   沒有被褚冥漾掙脫開,冰炎拉著他的手輕輕地撫著馬兒。沒多久,褚冥漾似乎已經不怎麼怕了,反倒還好奇地靠更近。而自家愛馬似乎也很喜歡褚冥漾,任由他撫摸。

   若有所思地盯著眼前清秀的少年帶著笑意跟馬兒的互動,冰炎忽然覺得自己可能要重新定義一下。畢竟自己這匹馬平時脾氣可不好的很,更遑論讓不熟悉的人來觸摸他了。

  「好了,」打斷了褚冥漾和馬兒的互動,冰炎上前。腳一蹬,冰炎便穩穩地坐在馬背上了。自己平時沒有用馬鞍的習慣,所以當褚冥漾戰戰兢兢地看著時,他倒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上來。」只對褚冥漾說了兩個字,冰炎便壞心眼的坐在馬背上,看著褚冥漾苦惱地思索到底要怎麼上去馬背。等到欣賞完眼前少年困惑的樣子後,冰炎這才又再度跳下馬。

  「哇啊!」一把抱起褚冥漾,雖然多了一個人的重量,但冰炎完全沒有影響似的重新翻上馬背,動作依然俐落。

   將褚冥漾安置在前面後,抓起鬆鬆的套在馬的脖子的繩子,冰炎輕輕地拉了拉,馬兒便開始走動。

   被冰炎圈在懷中的褚冥漾倒也無暇顧及兩人的姿勢,只是新奇的左右張望著。

   沒多久,馬兒漸漸加快了速度。

   耳邊剛傳來冰炎的提醒聲,馬兒便開始奔跑。褚冥漾一個不小心,險些摔下馬。幸好冰炎及時空出一隻手,抓著他的腰,褚冥漾這才免於摔下馬背的命運。

   呼嘯而過的風吹起兩人的髮。將褚冥漾圈在懷中的冰炎只聞到一股淡淡的甜香味。雖然自己不怎麼喜歡吃甜食,但那種香味令人沉醉。

   繞了一大圈之後,回程的路途上,正好遇見了騎著黑色馬匹的夏碎以及騎著另一匹淡褐色馬兒的千冬歲。

   看了兩人的姿勢一眼,夏碎和千冬歲對看了一眼,偷偷的在心裡笑了。

   夏碎朝冰炎揮了揮手,便和千冬歲加快速度先行離開了。冰炎這時只能忍住想海扁友人一頓的衝動。

   回到原本的地方後,冰炎一個俐落的翻身,穩穩地站在地面上。伸出手,溫柔地將褚冥漾抱了下來。

   「呃...冰炎...今天謝謝你。」褚冥漾在被抱下來後顯得有些困窘,清秀的臉上浮起了兩團紅暈。

   「沒什麼。」淡淡地接受了他的道謝,冰炎微微一笑。

   就在冰炎還想再說什麼時,夏碎忽然從他身後勾住他的肩膀:「嗨,回來啦。」一臉不耐的甩開,冰炎瞪了友人一眼。

   而另一邊的千冬歲則是朝褚冥漾笑了笑。

   「那麼,今天謝謝你們了。」兩人同時鞠躬。

   「歡迎再來喔。」笑吟吟的,夏碎這麼說道。

*    *    *
   「啊,漾漾。」正在自家馬廄餵馬的褚冥漾轉過頭:「然哥?」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新聘的教練,」在然的身後,一個熟悉的銀紅身影走了出來。手上的蘿蔔掉落,褚冥漾驚訝地看著那熟悉的臉龐。

   「我是冰炎,請多指教。」淡淡地朝褚冥漾一笑,不意外的,看見了少年也露出了一個略帶羞澀的微笑。

   「請多指教!」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哇喔!這就是王宮?」褚冥樣拉了拉裙襬,讚嘆的看著眼前雄偉的建築。

「嗯。跟好,漾漾。」攏了攏身上穿著的藍色長袍,喵喵拉著褚冥漾的手說到。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注意!
     女裝漾有~~((大心
     然後,警語就不重複了~
     因為其實都已經看到第二篇了也沒什麼好警告的((喂!
     以下正文~~
*    *    *
    「漾漾~」穿著長裙的金髮女孩提著裙擺,推開小木屋的門,快步走向屋前的草地。甜甜的聲音喊著。

    「啊,喵喵姊姊,」坐在草地正中央的是一位...其實是少年的少女。淡藍色的連身裙穿在他身上特別適合。如瀑般的黑色長髮直直垂落至腰間,黑如子夜的眸閃著興奮的光芒:「妳看妳看!」被喚作漾漾的少女高舉著手上剛編好的一串花環。

    「漾漾自己學的嗎?」喵喵彎身,笑吟吟的看著漾漾。

    「嗯,送給姊姊。」手一伸,漾漾將花環放上喵喵的金髮。寵溺的笑了笑:「漾漾,等等要吃飯了喔,你要再玩一下,還是現在就回家?」喵喵微笑著問到。

     歪頭想了下後,漾漾搖了搖頭:「漾漾想要再玩一下。」

    「那,別太晚回來。尤其是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來喔。」不太放心地又叮嚀了一下,喵喵這才又匆匆的提著裙襬走回小木屋。不久,小木屋上的煙囪升起了冉冉炊煙。

     小聲地哼著歌,漾漾繼續獨自在草地上玩耍著。

     忽然,一陣馬蹄聲自不遠處傳來。剛好近的能夠使漾漾聽見和看見,但小木屋當中的人卻看不見。好奇地轉過視線,盯著聲音的來源。

     馬上,是一個有著銀髮的俊美男子。額邊還挑染了一綹奇異的紅。一身黑色的長斗篷,焰色的眸子銳利的觀察著四周,雖然白馬沒有停步,但男子似乎銳利的察覺到了漾漾的視線。

     那一瞬間,在焰色的眸子對上了夜色的眸子時,似乎有什麼,在兩人之間流轉。

     那俊美的陌生人顯然對於褚冥漾有些好奇。他勒馬,一個俐落的翻身跳下了馬。

     站起身,拍了拍裙子,拉起裙襬,漾漾完全不怕生的接近了那俊美的陌生人。而那陌生人帶著警戒,小心翼翼地牽著白馬默許漾漾的靠近。

    「你是誰啊?」漾漾好奇的問道,一步上前,他輕撫著那匹漂亮的白馬。「應該是我先問吧。」陌生人的聲音低沉悅耳,但語氣似乎還是有些警戒。

    「我嗎?我叫做褚冥漾哦!」笑笑地看向陌生人,褚冥漾又指了指不遠處的小木屋:「我就住在那裏。那你呢?」

    「...冰炎。」

    「你的名字好奇怪哦!」一邊撫摸著白馬,褚冥漾拋出了一句令冰炎有種想扁人的衝動。

     遠遠的,忽然傳來了喊聲。

    「啊,我得走了,希望下次還可以再見哦,冰炎。」笑吟吟的丟下了這麼一句後,褚冥漾便提起裙襬,轉身朝著小木屋跑去。

    「褚啊......。」褚冥漾沒注意到的是,在他離開後,冰炎一直站在原處目送他的離去,眼神似乎有些不捨。


*   *   *
    「漾漾!先去洗手。」還在廚房忙著的喵喵一聽到開門的聲音,立刻喊到。

    「喔!」應了句後,褚冥漾迅速做了簡單的盥洗,便跑到廚房去幫喵喵。

    「姊姊,千冬歲哥跟萊恩哥呢?」一邊將濃湯端上餐桌,褚冥漾一邊問道。

    「漾漾...」喵喵的身旁忽然飄出了一抹淡色影子......。「啊,萊恩哥。」似乎已經見怪不怪了,褚冥漾非常淡定的打了個招呼,繼續手上的動作。

    「千冬歲應該等等就回來了吧......他今天好像是出去處理事情吧!」將爐火熄掉,喵喵端著最後一盤菜放上餐桌:「千冬歲說不用等他,我們可以先吃。」

     但就在三人剛要開動前,一聲:「我回來了。」打斷了他們。

    「千冬歲哥!」換下身上的紅色袍子,千冬歲來到餐廳,疲倦的攤坐在椅子上:「啊,嗨,漾漾。」無力地打了個招呼,千冬歲揉了柔眉心。

    「怎麼了?」褚冥漾關切地問道:「哥你要不要先去休息?我等等再幫你端飯菜進房間。」搖了搖頭,千冬歲笑了笑:「沒關係,漾漾。」

     朝喵喵和幾乎消失的萊恩打了個眼神,三人的神色忽然變得嚴肅。見狀,褚冥漾趕緊正襟危坐,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漾漾,」有些沉重的開口了。千冬歲、喵喵還有萊恩都知道。時候到了。

    「我現在要講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仔細聽了。」深吸了一口氣,千冬歲將褚冥漾的身分全都告訴了他,理所當然的省略了詛咒和祝福的事情。總不能很直白的跟褚冥漾講:「你小時候被人詛咒了所以才要把你藏起來以免你在十八歲那年睡死。」這樣吧?

     聽完之後,褚冥漾久久不語。夜色的雙眸大睜。

    「那我、我...你們、那......。」褚冥漾嚇得都有些語無倫次,只是在那邊支支吾吾了半天,但也沒問出個甚麼比較完整的問題。

    「漾漾,你先回房休息一下吧。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啟程回皇宮。」喵喵柔聲的說道,褚冥漾這才拖著沉重的步伐踱回房。

    「果然,衝擊還是很大的吧......。」看著褚冥漾離去,千冬歲輕啜了一口茶,淡淡地說到。但熟悉他的人就會知道,那緊繃的肩膀和微微皺起的眉顯現出了主人的不捨。

     三人心照不宣地嘆了口氣。

    
     很快的,晨曦已悄然到來。

     褚冥漾整晚沒睡,一直到窗外射入第一束晨光。

     門外傳來輕輕的叩門聲。房門被靜靜地推開了。連轉頭都沒有,褚冥漾便知道來人是誰:「千冬歲哥......。」

    「你也沒睡啊。」輕輕地坐上床沿,千冬歲伸手輕撫褚冥漾的黑髮,像在撫摸小動物似的。

    「嗯,睡不著。」躺著,褚冥漾感受著千冬歲的手輕撫過頭髮的感覺。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吧......。

     兩人沉默無語地過了一陣子,直到窗外的光芒開始刺眼。

    「起來吧。」打破了沉默,千冬歲說道。

    「這是喵喵要給你穿的,穿上吧。既然是去皇宮,那可不能打扮得太隨便。」淺淺的笑了下後,又輕柔了下褚冥漾的髮,千冬歲放下衣服便離開了。

     翻身坐起,褚冥漾看著擺在床旁的衣服。天藍色的雪紡紗長裙,上頭沒什麼裝飾物,就只有一點點白色的珠子點綴在裙子上,顯得高雅而清純。

     一滴淚水悄悄滑落。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注意!
好啦這篇終於有稍微正經一點了。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學長......」褚冥漾攤在桌上,整個人呈現裝死狀態。

「休息一下吧,褚。吃點東西。」坐在一旁悠閒喝茶的夏碎推了個精緻的小蛋糕給褚冥漾。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安地爾。」也沒多想,你直接喚出了你的長槍,焰眸中燃燒著平靜的憤怒。夏碎握緊了方才準備收起來的長鞭。褚冥漾則是被你護在身後。

「啊啦,別露出那副表情嘛!真恐怖。」嘴上雖笑說著,但手上卻以經亮出了幾枚細小的黑針。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注意!!!
      基本上,跟上篇一樣,
      如果你是還保有純真童年的小碰有,
      那就別往下拉了吧!
      真的!羽兒很認真的!!!
      不過,如果你已經沒有童年((大誤
      或者準備好要被汙染的碰有們,
      就往下拉唄~
*    *    *
    從前從前,在一個深山裏頭,住著一位老爺爺和老奶奶。

    有一天,當老爺爺來到竹林,準備砍一些竹子時,忽然看到了旁邊有一截竹子正在閃閃發光。基於好奇,他揮下斧頭,將竹子砍斷。

    小嬰兒的哇哇哭聲字納中空的竹節中傳了出來。

    「天哪!」驚呼了聲,老爺爺趕緊將小孩抱了出來。

   
    「老伴啊,我們有兒子了!」抱著嬰兒回家的老爺爺笑咪咪的這麼對著老奶奶說到。兩人一職膝下無子,現在總算盼來了一個兒子,說有多高興就有多高興。

    逗弄著白白淨淨的小娃兒,老奶奶呵呵笑:「老伴啊,你看,這小娃還真可愛。要叫什麼名字好呢?」

    「就叫輝夜姬吧!」別問作者為什麼老爺爺會給小男孩取這個名字,這純粹是因為劇情需要。

    

    三個月後...

    「父親、母親。」端正的跪坐在兩老面前,戴著眼鏡、身著深紫色和服,散著墨黑長髮的清秀少年奉上了茶水和點心。

    「呵呵~好乖好乖。」老奶奶笑著摸了摸少年的頭。

    「我說啊,孩子,前幾天啊,」老爺爺一邊喝著茶,一邊慢悠悠的說到:「有五位年輕人來我們家求親呢!」聞言,少年沒有多大的動作,只是推了下眼鏡。

    「也是,孩子,你也到了該嫁人的年齡了啊!」不要問作者為什麼是嫁人,也是因為劇情需要。

    「所以呢,我們決定讓你親自來看看。」朝旁邊揮了揮手,便從門外出現了五位青年。

    進入屋內後,輝夜姬首先就將五人打量了一圈。

    黑髮的溫和紫眼青年、焰色眸子的帥氣青年、褐色長髮的青年、淡藍色及肩長髮的流浪漢(?)以及黑髮的怯弱青年。

    掃視了所有人一圈,輝夜姬直接開口了:「我一點都不想嫁人,不過,只要你們其中有一個人可以找到我說的其中一樣寶物,我就嫁給誰。」

    眾人的反應完全不同。

    紫眼青年笑得燦爛、焰眸青年一臉不耐、褐髮青年淡淡笑著、流浪漢(?)忽然把頭髮綁起來散發出殺氣、黑髮青年不安地看著焰眸青年。

    「五樣東西,三個月之內,只要有人找到了,我就嫁給誰。」

    
    「千冬歲穿和服好漂亮~」喵喵拉著自己的衣襬,衝上前去拉著千冬歲興奮的左看右看。

     我嘆了口氣。幹嘛玩這種奇奇怪怪的活動也要叫我來啊...??

    「褚,不來會被老太婆放出來的...吃掉喔。」靠!每次都用這個...來威脅是怎樣?!你們都不會膩的喔!!!

     看著穿著一身黑色和服坐在一旁的學長,我覺得他臉上的表情好恐怖......。

    「我有一點不懂。」一直站在旁邊默默不語的夏碎忽然出聲。

    「為什麼是我們家的歲被別人追求呢?」我我我看到黑氣了!!!!

    「這個劇本是不是寫錯了呢?要是有人要追求我們家可愛的歲的話,」我看到夏碎學長笑得非常之燦爛......。

    「應該是格、殺、勿、論吧?」好濃的黑氣啊......冷靜冷靜啊夏碎學長!!!

     旁邊的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可惜還是掩不住紅透了的臉頰。

     「唉唷~別計較那麼多了~快點繼續吧~」另一邊非常之不怕死的某懂事很歡樂的這麼說道,還活力十足的蹦上蹦下。

     「扇董事,請容我們先告退了,我跟千冬歲還有事情要處、裡一下。就先失陪了。」話音剛落,傳送鎮的光芒便消失在眾人眼前。

     「明天我們先幫千冬歲請假好了......。」喵喵這麼說道。

   























    


    「既然主角跑了,那我們就換人當主角吧?漾漾小朋友~來吧~」

     靠!!!!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注意!
      腦抽產物!!!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白色的雪花飄下。

千冬歲攏了攏脖子上的淡紫色圍巾。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匆匆的腳步聲自你們的牢房旁邊遠去。

    你錯愕了一下,畢竟守衛並不是那麼輕易就會離開的。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手一甩抽出一條帶子,你將腦後的髮絲束起。

拿起一旁的眼鏡戴上,修長手指拿起放在桌上的那張薄紙,金色的銳利冷眸掃視過白紙上的滿滿的黑色小字。看著看著,你皺起了眉頭。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篇是來自海濘大大的圖~
     圖的網址在這邊:http://223.27.37.92/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235094&page=101578644&folderid=100493612&bookid=100079715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烽火蔓延。

    城裡火花紛飛,無情的燦紅吞噬城中的一切。孩童的哭喊聲、人們的求救聲,迴盪在城內。

    刀劍鏗鏘聲不絕於耳,整座城鎮的火勢也隨著刀劍交纏聲越來越大。

    提著長槍,你站在最前線。

   「快走!」一邊和敵人交鋒,你一邊朝後頭的人們喊道。

    俐落解決掉身前對手的阿斯利安猶豫地站在原地。但他一停下動作,你便立刻怒吼道。

   「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你還不懂嗎!」彷彿在呼應你的話似的,正前方的王城前的高聳長牆開始倒塌,伴隨著的是裡頭人們慌亂的竄逃。

   「阿利,」身後,夏碎踏出了一步,站至阿利身邊,輕輕拍上他的肩膀:「走吧。別辜負了冰炎。」

    你的眼角餘光可以看到他們倆的表情。阿利臉色彷彿在隱忍著甚麼似的,似乎還夾雜了些不甘心。而夏碎則是一如以往,俊秀的臉上帶著淡淡的溫和微笑,但現在,他臉上的笑容根本只是勉強自己牽扯嘴角後的樣子,看得你不禁低低嗤笑了一聲。

    要笑不笑的樣子真是難看死了。

    「冰炎,」夏碎笑了,至少笑得沒那麼難看:「你可別...死了啊。」

    「囉嗦!當然。」你也沒再多說些什麼,只是有些惡聲惡氣的這麼說道。

    你是有聽到的。夏碎臨走前的那聲小小的嗚咽。

    身後,早已空無一人。徒留一片被無情的火焰照耀的黑暗。

*    *     *

    突然的,你驚醒了。

    其實也不能說是驚醒,自從來到這兒後,你就沒好好地睡過,頂多是小憩罷了。所有的感官都一直保持在最敏銳的狀態。

    沒有睜眼,但你很輕很輕的嘆了口氣。

    懷中的少年似乎也沒有轉醒的跡象。

    夢...嗎?

    但那火的炙熱是如此的清晰,連阿利跟夏碎的聲音都還迴盪在耳邊......。

    有時,你會陷入深深的愧疚中。為了你沒有保護好的那些人。但同時,你又深深地慶幸著幸好自己當時做了正確的決定,他們才能倖免。

    你不是不相信你的朋友,只是害怕有人再度犧牲。既然如此,就只能自己留下,以換取他們的平安。你從來沒有後悔過自己那時的決定,反而,要是那時沒有做這樣的決定,恐怕你會永遠的活在悔恨之中吧。

    一陣規律的步伐聲由遠而近。但你還是沒有睜眼,只是聽著、感覺著。

    「唷,這麼快就混熟啦?」那男人熟悉的嗓音中是你再也熟悉不過的嘲諷。你可以感覺的到他銳利的視線掃過你的全身。

    「殿下啊殿下,這可真是狼狽呢?」語調帶著笑意,你仍沒有睜開眼。但抱著少年的手縮緊了些。

    感受到下巴被那冰冷的手指握住,你感到噁心:「別再裝了,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不耐的睜開眼,你狠狠地用那血色雙眸瞪著那面貌邪美的藍髮男人。想甩開,無奈你現在根本無法動彈。

    「不錯不錯,這眼神我喜歡。」調戲般地說著,但那眼眸裡卻閃過了一絲陰狠:「殿下啊,就麻煩你繼續待在這兒啦!時機還沒到。」說完,藍髮男人便彈了指。

    不知從哪冒出了一個人,恭恭敬敬的單膝下跪:「請問大人有何吩咐?」

    「加派人手,看好這兩個人。」藍髮男人冷冷地交代完,臨走前,又湊近你的耳旁低聲說道:「我...很期待跟你的朋友們會面哦。」語畢,便帶著張狂的笑容離開。

    你的心中竄起了一絲不安。

    會面......拜託,千萬不要是自己想的那樣。咬著下唇,你再度閉上眼眸。

    安地爾......我們走著瞧。總有一天,我會親手,殺了你。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口喘著氣,你壓住開始一陣一陣痛著的右腰。

    使勁地奔跑著,即使完全不知道到底要躲避什麼。身體本能的驅策著自己奔跑。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做了一個夢。

    一個噩夢。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屬晃動所產生的冰冷聲響在寂靜的偌大空間內迴響著。

   早已習以為常的你頭連抬都沒抬。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