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眉頭一蹙,褚冥漾咒罵了聲,雙手掩著臉忽然蹲下身子。

一旁還沒散去形體的女性守護靈立即將原本的雙腿幻化成了一條長長的蛇尾,將褚冥漾安全的護在裡頭,阻止了冰炎要衝上前來查看情況的舉動。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下公車腳踏到地面上後,褚冥漾立刻拉緊了背在背後的背包開始狂奔。

儘管在學校當中體育不算差可他也不能算是系上跑得快的,頂多速度中等而已。但,現在這個時候的褚冥漾絕對是奧運選手的速度水準。這是來自友人千冬歲的註解。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的心裡,一直住著一個人。

他知道。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沒由來的,褚冥漾想起了之前曾經問過冰炎的問題。

那天也和今天早晨一樣,冰炎沒有和他一同吃早餐。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某些原因,褚冥漾本身有著絕佳的恢復力,身上那些慘不忍睹的傷口大概在兩個星期內就痊癒的差不多了,只留下一些淡淡的疤痕。而那個被安地爾烙上的印記雖然還在,但也被提爾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稍微去掉了一點痕跡。

儘管他恢復得很快,但在冰炎的堅持之下,他還是乖乖的在醫護室躺滿了一個月。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冰炎,」輕輕叩了叩門,夏碎就這樣推門而入:「伊多找。」

紫色的眼眸掃了一眼坐在床沿的褚冥漾,他朝著靠牆環手而立的冰炎比了個手勢:「伊多說是有要事。」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