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聽見刻意放輕的腳步聲。

但他沒有特別防備,因為他不必看也知道來人是誰。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