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純血王子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想想,人都會有生理需求的嘛!當然,吸血鬼也會有。

   「冰...冰炎。我說啊...」現在,我正處於一個進退不能的狀況中。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短短的三個字,蘊含了狂暴的怒氣。

   但是,卻讓我熱淚盈眶。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冰炎循著越來越濃厚的,褚冥漾的血味,來到了一個被封印起來的王族禁地。據說,這是從前的,祭壇。只有大主教能夠進得來。但是,後來因為凡斯的詛咒,這邊也被波及到,所以下令封印起來。

   握了握拳,冰炎正準備踏向前,開始破壞很明顯是不久前才加上的結界時,有個聲音叫住了他:「冰炎殿下。」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天之後,我的身體也漸漸恢復了。我便趕緊催促冰炎上朝,畢竟他已經很久沒有上朝了。雖然說他出門之前還很不放心,不過在我再三保證會好好照顧自己後,他還是有些擔心地出門了。

   再過幾天之後,他終於能夠放心的留我獨自一人。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2 Mon 2014 20:50
  • 清醒

        一天又一天,時間毫不停息。

   你看著床上仍昏迷不醒的戀人,心中可是疼得難受。在他昏迷過後沒幾天,你就把他帶回家中靜養,期望他能早日醒來。朋友們一個個都來探望過了。難過的庚和紅著眼眶的米可蕥、默默帶來一籃飯糰的萊恩、阿利和依舊倔強的休狄、為他帶來祝福的賽塔和安因還有仍自責不已的千冬歲和夏碎。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感覺的到周遭的一切動靜。

   我聽的到冰炎對我說的那些話。我多麼想告訴他我沒事,也聽得見他。多麼想伸出手給他一個擁抱。但我不能。我動彈不得,無法睜眼,也無法張開唇。我用盡全力的試著,無奈我什麼都做不到。我又再度因為力氣用罄而陷入一片黑暗。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2 Mon 2014 20:47

       「怎麼可能?!」你感到一顆心沉了下去。

   「不!!」千冬歲的反應更加激烈,他本來想衝入醫療間看友人的狀況,要不是被夏碎拉住,他早就衝進去了。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2 Mon 2014 20:46
  • 昏迷

       他一離開,我馬上衝到冰炎身邊。

  「冰炎!」我焦急的察看他的傷勢,比較嚴重的傷口不多,大多都只是小傷而已。冰炎的白西裝上被沾染上了些許的黑血,在白色的襯托之下,更顯得怵目驚心。整個心揪了一下。冰炎沒說什麼,只是輕輕地撫著我的臉。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男人的聲音不大,但仍清楚的傳遍了會場。

   群眾開始驚慌了起來。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翌日清晨,我們被賽塔輕柔的嗓音喚醒:「殿下,還有王妃殿下,您們該起床了。」王妃...聽到這個詞,心中倒是五味雜陳的....。

   賽塔手中拿著兩件禮服走了進來:「殿下,這一件是您的,」他遞給冰炎一套白色的西裝:「王妃殿下的是這件。」他遞給我一套用罩子罩住的禮服。我總覺得有不太好的預感,不過...賽塔應該不會害我吧...。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光芒消退,又是熟悉的房間。當下,我們倆沉默不語。

   沉默過後,我綻開了一個大大的燦爛笑容,這應該是這幾天以來,我笑得最開心的一次了吧!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2 Mon 2014 20:39
  • 妃子

       我愣住了。

   一直到喵喵異常興奮地抓著我的手臂狂搖,我才回過神來。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眼前的美食,我倒是不怎麼想吃。

  「漾漾,你不吃一點嗎?你平常不是最愛吃蛋糕的嗎?別再一直東張西望了啦!」喵喵拿了盤精緻的小蛋糕遞給我。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冰炎剛才看到褚冥漾時,他差點又把持不住。看到他那副誘人的樣子,真的很...。但他還是忍住了飢渴,強迫自己回復到平常的樣子。趕緊丟下傳送陣,到達典禮會場。

   我打量了一下這個大廳。它比上次辦舞會的那個大廳還要大很多,也豪華很多。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冰炎都盡量不帶我出去。連喵喵他們約我的次數也明顯減少了許多。冰炎總是草草處理完事情,就回來陪我。至於他不在的這段時間,千冬歲都會來陪我。有時來訪的夏碎總是笑著和我抱怨冰炎都把事情丟給他做,他這麼說,當然免不了冰炎的瞪視。

   在和姊談完之後的隔天,冰炎就告訴我,千冬歲和夏碎也知道這件事。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說,再過不久,就會舉行您的冊封典禮和選妃大典。」千冬歲翻了翻不知從哪抽出的筆記本後,認真的告訴你。

   「然後呢?」你冷冷地哼了一聲,一想到選妃大典,你就頭痛。你根本不想娶任何妃子,你只要褚一個就夠了。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碎和千冬歲交換了一個眼神:「知道。」三人陷入一陣沉默。

  「冰炎,你應該不只要問這個吧!」夏碎打破沉默,單刀直入的問。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回到房間,我便直接倒到那張大床上。

   我將被子拉到頭頂上,讓自己被全然的黑暗籠罩住。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的確是凡斯的後裔。」冥玥證實了我最恐懼的事情。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站在門外的那高挑冷冽的美女,是我的姊姊,褚冥玥。

   「姊?妳怎麼...?」我瞪大了眼睛,震驚地望向門外環著手的姊姊。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