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為愛而生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甫睜眼,千冬歲便立刻坐起身。  

      「你醒了。」聽到一聲柔柔的關心,千冬歲轉過視線。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意識朦朦朧朧的。

他眨了眨眼,想要看清周圍的景物。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皺著眉回到了褚冥漾房間,千冬歲坐上褚冥漾的床沿。

出神的望著褚冥漾的睡顏,千冬歲嘆了口氣,輕輕觸碰他因發燒而微紅的臉頰。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一天,一切都是黑暗的。

烏雲遮蔽了所有的光芒。天空也失去了曾有的清澈。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抱歉,夏碎學長,我有點失控了。」擦乾了眼淚後,褚冥漾有些不好意思地向夏碎道歉。

「不,沒關係的,只是我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多愁善感。」笑吟吟的,夏碎一點都沒有不耐煩的神情。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手一甩抽出一條帶子,你將腦後的髮絲束起。

拿起一旁的眼鏡戴上,修長手指拿起放在桌上的那張薄紙,金色的銳利冷眸掃視過白紙上的滿滿的黑色小字。看著看著,你皺起了眉頭。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做了一個夢。

    一個噩夢。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揹著包包,褚冥漾提早到了自家樓下。

    星期六,夏碎邀請他一起去看電影的日子。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在門口站了很久。

   為什麼呢......算了,應該是自己想太多了。夏碎學長應該只是單純的要表示友誼而已吧?。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好不容易回神的褚冥漾這才轉身走進自己家。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在?」正在廚房和辛西亞一起忙著的然擦了擦手,訝異的問道。

   「嗯,反正就一下午嘛!可能跟夏碎學長吃個晚餐,之後就回來了。」褚冥漾解釋道。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嗯,是啊。怎麼了?」褚冥漾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有些激動的褚冥玥。但是沒多久,褚冥玥便恢復了冷靜,速度快的幾乎要讓褚冥漾以為剛剛那只是他的錯覺。

   「沒事,繼續說。」褚冥玥只露出一下子的驚惶,接著便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立刻地將自己過於激動的情緒收了起來。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先回去自己在本家的房間放好東西之後,褚冥漾打了通電話給千冬歲。

  「喂,千冬歲?」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吞了吞口水,往然的方向縮了縮:「呃......剛開學,學校的事情有點多......。」他弱弱的說道,講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聲。

  黑髮女子冷笑了聲。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唔......」眨了眨眼,眼前的景色是再也熟悉不過的───自己和千冬歲合租的套房的房間。試著坐起身,但是,腦上忽然傳來了一陣熱辣辣的疼痛感,逼得褚冥漾又跌回床上。

   「漾漾,你醒了?」房門忽然被打開,千冬歲端著一碗粥走了進來。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褚冥樣錯愕地看著據說某個很強大的直屬學長大人。

    「桌上幫我整理一下。以後沒課的時候就來這。」冰炎嘴角噙著一抹笑看著一整個愣住的褚冥漾。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兩人又待了一會兒,冰炎才載著褚冥漾回到宿舍。

   「學長...今天謝謝你。」褚冥漾將安全帽遞還給冰炎。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餐廳門口解散之後,褚冥漾和千冬歲打算直接用走的回到宿舍。反正不遠。

   而喵喵則是打電話請她的直屬學姊同時也是室友的庚來接她。至於另外兩位學長,則是在道別後,各往不同的方向離開了。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這樣,晚餐變成了五人行。

    看著眼前裝潢看起來就是一副很貴的樣子的知名連鎖餐廳,褚冥漾欲哭無淚。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別殺他,我會用別的來抵。」焰色眸子的青年堅定的說道。

「喔?那也得看看你要用什麼來抵。」藍髮男人瞇起殺戮意味濃厚的眼,微微笑著說道。雪白的鋒利刀刃閃著無情的森森寒光。銳利的刀鋒沿著被男人束縛住的黑髮少年形狀優美的白皙頸子遊走。但少年純淨的墨瞳中,沒有緊張、沒有不安,更沒有害怕。有的只是釋然。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荒涼的戰場,飄著刺鼻的血腥味。無數的絕望哀號,奏響了死亡交響曲。

    遠方,小小的沙丘後,銀紅髮的少年抱著另一位黑髮少年。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