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為愛而生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意識朦朦朧朧的。

他眨了眨眼,想要看清周圍的景物。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皺著眉回到了褚冥漾房間,千冬歲坐上褚冥漾的床沿。

出神的望著褚冥漾的睡顏,千冬歲嘆了口氣,輕輕觸碰他因發燒而微紅的臉頰。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一天,一切都是黑暗的。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抱歉。」沒有看剛剛虛弱的擠出道歉的褚冥漾,千冬歲端著一杯溫水,坐到了褚冥漾床邊。

不輕不重的敲了一下褚冥漾的頭,千冬歲將水遞給他:「道什麼歉,這是我應該做的。」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抱歉,夏碎學長,我有點失控了。」擦乾了眼淚後,褚冥漾有些不好意思地向夏碎道歉。

「不,沒關係的,只是我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多愁善感呢。」笑吟吟的說到,夏碎一點都沒有不耐煩的神情。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褚,」肩上忽然被人一拍,褚冥漾小小的驚呼了聲。但在辨識出是熟悉的聲音後聳起的肩膀便放鬆了下來。

「夏碎學長!嚇我一跳。」褚冥漾微微一笑,壓低了音量對拉開旁邊椅子坐下的夏碎拋去了句半埋怨的話。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學長......」褚冥漾攤在桌上,整個人呈現裝死狀態。

「休息一下吧,褚。吃點東西。」坐在一旁悠閒喝茶的夏碎推了個精緻的小蛋糕給褚冥漾。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手一甩抽出一條帶子,你將腦後的髮絲束起。

拿起一旁的眼鏡戴上,修長手指拿起放在桌上的那張薄紙,金色的銳利冷眸掃視過白紙上的滿滿的黑色小字。看著看著,你皺起了眉頭。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口喘著氣,你壓住開始一陣一陣痛著的右腰。

    使勁地奔跑著,即使完全不知道到底要躲避什麼。身體本能的驅策著自己奔跑。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做了一個夢。

    一個噩夢。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還不到中午用餐的尖峰時段,所以餐廳裡幾乎沒什麼人。

   侍者領著他們到了一個隱蔽的窗邊角落,從採光良好的窗戶望出去,是餐廳旁的一個小庭院,庭院中種的各種奇花異卉,雖然第一眼看起有些雜亂,但仔細看卻又會覺得排序十分有趣。

   入座後,褚冥漾大大的鬆口氣。因為兩位學長剛好非常有默契地坐到他的對面。當然啦,他並沒有看到夏碎和冰炎私底下的瞪視。

   褚冥漾看了看菜單,其實還蠻平價,不會超出自己的負荷。這邊最主要賣的是套餐,還有多種點心跟飲料可供選擇。

   點完餐後,侍者送上了一杯檸檬水,便又回去準備了。

   侍者一走,在褚冥漾意料之外的,冰炎率先發話了:「褚,你...,」但他只說了兩個字,便又頓了下來。焰紅的眸子瞥了眼在一旁的夏碎,夏碎有些嚴肅的開口道:「你有從安地爾那裏知道什麼事情嗎?」冰炎補充道:「任何事。」

   本喝著檸檬水的褚冥漾心頭一驚,一口水差點嗆到。

  「沒有。他沒有跟我說過什麼。」褚冥漾低下頭,避開對面那兩雙緊盯著他的眼眸。夏碎那天見到了安地爾,可能也告訴冰炎了,不過褚冥漾下意識的想要躲避問話。他就是知道。那些他打探來的情報全都是不能說的。任何人都不行。

   裝著檸檬水的玻璃杯外壁緩緩滑落了一滴水珠。

  「把頭抬起來,褚。」冰炎低沉的聲音當中帶著不可反抗的命令意味。

   褚冥漾抬起頭,黑色的眸子裡閃著堅定的光芒:「學長,我不知道你想要知道什麼事情,但是,安地爾什麼事情都沒有和我說過。」

  「褚...真的沒有嗎?」夏碎接在褚冥漾的話之後,溫柔地問道。

   褚冥漾轉向夏碎,黑眸中的光彩似乎開始熄滅。他張口,但卻又沒發出聲音。三人就這麼僵持不下。

   最後,打破僵局的是冰炎那一聲輕的近乎消失的嘆息:「罷了,夏碎。沒關係的。」

  「可是冰炎......」

  「沒關係的。」冰炎淡淡地說道。

   反正時間多的是。這只是開始。

   褚冥漾鬆了一口氣。但三人又陷入了難為情的沉默之中。

   幸好,這時,端著餐點的侍者靜靜地送上菜餚。

   餐點看起來很精緻,而且還有附湯品、飲料以及甜點。吃著佳餚,但眼前凝滯的氣氛真的令褚冥漾覺得如坐針氈。

   對面的兩位學長看起來都在想各自的事情,全都一臉嚴肅。

   三人靜靜地吃完飯,夏碎和冰炎將褚冥漾送回家後,在車上,夏碎開口了:「冰炎,如果他能夠說出來,那會是一條很重要的線索。」那是他們兩人共同在追查的事件拼圖之一。而且,是最核心的拼圖。

  「我知道。」正在開車的冰炎簡短的應著夏碎的話。

  「那你為什麼...?」沒有問完,但夏碎知道自己的好友一定知道他想問什麼。

   抿緊了漂亮的薄唇,冰炎閃過一輛車:「我們還有時間。剛剛那種情況下,他不會說的。」

  「如果,他完全都不說呢?」夏碎終於露出了平時沒兩樣的戲謔笑容。

  「那我就直接去找安地爾。」焰眸瞥了滿臉笑意的友人一眼,又轉了回去。

   那是最快的方法。

   握在黑色方向盤上的手握的死緊。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揹著包包,褚冥漾提早到了自家樓下。

    星期六,夏碎邀請他一起去看電影的日子。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揉了揉眼,褚冥漾大大的打了個呵欠。

   「漾漾,你回本家的時候發生什麼事嗎?看你回來就一直很沒精神。」千冬歲一邊遞了杯咖啡給友人,一邊關切地問道。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在門口站了很久。

   疑惑。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褚冥樣抬起頭,張唇,正準備回答時,一個男子的聲音打斷了他們。

   「嗨,又見面了,褚冥漾。要不要一起喝杯咖啡?」只見褚冥漾的位置旁邊站了一個藍色長髮的男人,樣貌邪魅,不過身上散發出一種令人不敢靠近的氣質。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在?」正在廚房和辛西亞一起忙著的然擦了擦手,訝異的問道。

   「嗯,反正就一下午嘛!可能跟夏碎學長吃個晚餐,之後就回來了。」褚冥漾解釋道。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直到快要黎明,才慢慢的走回房間休息。

    盯著他遠去的背影,然不禁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漾漾,是我們對不起你。我們多麼希望你只是個普通的孩子,開心地長大,不過,這些都是奢求。真的很對不起。像你這樣的孩子,不該是先天繼承人。你太純真、太惹人憐惜。你不適合背負這個沉重的枷鎖。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嗯,是啊。怎麼了?」褚冥漾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突然激動起來的褚冥玥。但是沒多久,褚冥玥便恢復了冷靜,幾乎要讓褚冥漾以為剛剛那只是他的錯覺。

   「沒事,繼續說。」褚冥玥只露出一下子的驚惶,接著便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立刻地將自己過於激動的情緒收了起來。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左思右想,還是跟著哥哥姊姊們一起出去。

   「姊,把他交給我處理就好了。」褚冥漾拉住了正要帶走男人的姊姊。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先回去自己在本家的房間放好東西之後,打了通電話給千冬歲。

  「喂,千冬歲?」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