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聖光‧傳說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青花瓷...我聽過這個名字。但我忘記在哪聽過了。

   一路上,我都在想著這個名字,以至於我並沒有注意到伊颯傑若有所思的盯著我的眼神。

   走沒五分鐘,便到了一扇較小的門前。娜拉拉開雖然較小但還是很大的門扉。

   裡頭是一個飯廳。不是很大,但是裝飾得很溫馨,讓人覺得很舒服。房中擺了一張三人座的餐桌,餐具也已經擺好了,還有個淺底的盤子。晚上有些微冷的氣溫也因為房內燒的劈啪作響的爐火而溫暖了起來。

   夏辰已經在裏頭了,他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看到我們進來,便興奮地跳了起來:「小蕥、颯,你們很慢欸!」他笑著對我們抱怨。

  「會嗎?娜拉一來叫我們我們就來了耶!」唉,大概是被夏辰感染了,我竟然直接說出來了。

   夏辰看了我一下,似乎有些驚訝我會回話:「欸欸,是嗎?可是我還是等很久欸!算了,我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諒你們讓本王子久等的罪過吧~」去你的大人有大量...什麼跟什麼啦?!我已經快要不知道該怎麼吐槽了...。

  「好啦好啦~我快餓死了。你們倆別站在門口,來坐下啊!」夏辰隨意地朝我們揮揮手,要我們趕緊就坐。瞄了眼伊颯傑,從近來到現在他都是面無表情,也沒說一句話。他直接走過去坐下,所以我也只好同樣過去坐下。

   我跟伊颯傑才剛坐下不久,那個盤子竟然就自己”浮”出了食物!!!看了看另外兩人,夏辰已經拿好刀叉了,而伊颯傑則是盯了盤中的食物盯了一會兒,才拿起刀叉。他們盤中的東西我也說不上來那是什麼,不過一直散發出濃郁的香氣。伊颯傑看到我在打量他們的食物,開口解釋到:「這也是用樹的果實下去製作的,不過這個不是里兒巴納樹,這是另一種只有王族才能種的樹的果實。」語畢,他也好奇地看了看我的盤子。

   看了看自己的盤中,竟然是再正常不過的白米飯。而且旁邊還放了些花椰菜和高麗菜,甚至還放了雞肉。我覺得,這大概是我到這裡以後,最正常的一餐了。

  「這是啥?」想當然,這問句是夏辰問的。他傾身仔細地瞧著我盤裡的東西。

  「白飯、」我指了指高麗菜和花椰菜:「這個是菜,高麗菜跟花椰菜,還有肉,應該是雞肉啦!」

  「話說這不是你這邊的廚房弄的嗎?你怎麼會不知道?」我笑問道。

  「我又不用進廚房幫忙...」對後,人家可是堂堂王子殿下呢!

  「別聊天了,吃飯吧!你們兩個。」伊颯傑盤中的食物已經快要見底,而我和夏辰的都還是滿滿一大盤。

   雖然說我們都低著頭吃飯,整個房中只剩下刀叉碰撞聲,但夏辰很顯然是那種不講話就會少一塊肉的類型,而且還是很喜歡一直弄人家的那種。時不時的,他就用個術法從伊颯傑盤中偷舀個一小口,讓伊颯傑又氣又好笑,也不知該拿他怎麼辦。

   沒多久,等他對伊颯傑的盤子沒興趣後,便一直好奇的看著我的盤子。甚至還直接起身繞到我的椅子後面來個『近距離觀察』,一直不停地問著,就算伊颯傑喝斥要他回去做好也沒用。

   沒辦法,為了安安靜靜的吃一頓飯,我只好分了一半給夏辰讓他試試味道。夏辰這才喜孜孜地回到位置上。

   瞧了老半天,他終於挖了一口飯,小心翼翼地放到嘴裡。

   他睜大著眼嚼著,慢慢地咬著,直到整盤吃完。

  「欸,小蕥,你們的東西還挺好吃的耶!」夏辰像發現新大陸般興奮的對我說道。

  「是嗎?每天吃倒是沒啥感覺。」戳了戳肉,我這麼回答夏辰。

   就這樣,這頓飯很快就吃完了。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是一個白色的花瓶,上頭繪著一朵一朵的青色花兒。彈了彈瓶身,聲音聽起來應該是陶瓷。雖然說這個瓶子很漂亮,但是我總覺得這個瓶子給我一種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上面的感覺。怪怪的。

   「放下。」終於笑完了的伊颯傑一看到我手中的瓶子,馬上將它搶過去,小心翼翼地擺回桌上。

   「喂!你!」我錯愕地叫道,不懂為何他的反應這麼激烈。

   「那東西,」他瞥了眼那個瓷花瓶,皺了皺眉:「上頭附了一個詛咒,妳再多拿一下的話,那詛咒就會纏上妳。還有,我說了我不叫喂。」

   「詛咒?」直接忽略掉他最後一句,我感興趣的問道。

   「對,不認識的東西不要亂拿。」伊颯傑環著手,站在我前面,臉色不悅:「不要對這種東西好奇。」顯然,我覺得有趣的神色被他察覺了。

   「可是,就是好奇啊!」嘟著嘴,不滿的抱怨著。真是的!你是我爸啊?!管那麼多!!!

    他神色複雜的看著我,忽然嘆了口氣:「如果妳執意要知道,也不是不能告訴妳。」我轉過頭看著在我旁邊坐下的伊颯傑。

    「快說吧!!」超好奇的。

    他看著我滿臉的期待神色,忍不住嗤了一聲:「妳等一下就不要後悔。」後悔?!

    「不會啦!」

    「雲影帝國當中,有一位非常擅於製作瓷器的師傅。」伊颯傑將手舉在瓷花瓶的上空,淡淡的白光覆蓋了瓶身。隨後,光芒消失,他拿起瓶子遞給我:「喏,我暫時壓制住詛咒了。」

    「有一天,有一對夫妻,請求他製造一隻瓷瓶,好將來贈與他們的孩子。那時,女人已身懷六甲。」我把玩著瓶子,聽著伊颯傑說著故事。

    「那位師父當然應允了。但是,那年,發生了一件事情。那對夫妻因為某些原因,消失無蹤了。那位師父自然是不知道這件事情,仍然將那隻瓶子全心全意地做完。」

    「但是...」伊颯傑正要繼續說的時候,響起了敲門聲。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鬆了一口氣,不高興故事被打斷,但伊颯傑看起來不想再說下去了,沒法,我只好去應門。

    是娜拉。

    「兩位殿下,用餐時間到了。王子殿下已經在餐廳等候您們了,請隨我來。」她微笑著說道。

    伊颯傑率先走出房間,跟著娜拉。我站在門邊,瞪著伊颯傑先走的背影。過了一會兒,才小跑步跟到他的身邊:「你的故事還沒說完。」

    他瞥了我一眼,令我訝異的是,方才還繃著一張臉的他,現在嘴角竟然還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下次吧。」我有些錯愕。

    「總有一天,妳會知道這個故事的。」他拋下一句,便沒再搭理我了。

    「什麼意思嘛...」喃喃的抱怨著,但是還是沒再繼續追問下去。加快了腳步,跟上兩人略快的步伐。

    「那隻瓷瓶是叫什麼名字?」忽然想到,再怎麼說,一定會有一個名字的吧!

    伊颯傑停下腳步轉過頭。

    他雙手插在風衣的口袋中,臉上的表情是彷彿在審視一個最鍾愛的東西一般柔和。那淡淡的笑意依舊沒有退去:「它叫,青花瓷。」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占卜完了之後,夏辰也沒有那副出來逛的興奮了。

    沒辦法,雖然說不相信,但是,那女人的預言真的挺不吉利的,而且讓人背脊發冷。無奈之下,我們只好打道回府。

    夏辰進去之後,只是回頭對我們笑了下:「你們倆今天就住下吧!我已經請人替你們準備好房間了。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晚餐見囉!」說完之後,他便頭也不回的就急匆匆的走了。

    是因為剛才的占卜讓他覺得不愉快嗎......??我擔憂地看著他遠去的背影。

    忽然,伊颯傑的一隻手輕輕地搭上了我的肩:「夏他...應該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別擔心那傢伙,等晚餐的時候就又變回之前的那副樣子了。」我也不知道要回他什麼,只好點了點頭。

   「黎蕥殿下和伊颯傑殿下嗎?」一個女人的聲音自一旁傳來。我和伊颯傑一同轉身。

    那個穿著黑色套裝制服的女人從外表來看,年齡約莫是三十幾歲的年紀。髮色黑色中不知為何已經夾雜了些許的白絲,臉蛋就是東方人的那種,中文說的也挺標準的。

   「對。」伊颯傑先行回答。

   「那麼,兩位殿下請隨我來,我帶您們去看看房間。」那女人笑容可掬地朝我們恭敬的鞠躬之後,便轉身向前走。

   「那個...」我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問。

   「怎麼了?黎蕥殿下。」那女人回過頭來,仍舊是那親切無比的閃亮微笑。

   「請問妳的名字是...?」總不能這樣一直喂喂喂的叫人家吧!

   「啊!您不需要如此多禮的,我只是個服侍您們的僕人而已。」那女人還是掛著親切到不行的笑容。我堅持地看著她。

   「好吧!如果您堅持的話,」女人嘆了口氣:「我叫娜拉。」

    接著,娜拉帶我們到了兩扇隔不到兩公尺的門前。

   「鑰匙在這裡,兩位殿下想在王城住多久都行。房間裏頭都有衛浴設備,而這棟樓層的盡頭有大浴池,如果您想要泡的話,也可以去那邊。另外就是娛樂區,也是在長廊的盡頭,」她指了個大概方向給我們看。不過我覺得她應該是指給我看的,畢竟伊颯傑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樣子在一旁打著呵欠。

   「那麼,用晚餐前我會再來告知兩位殿下的,請兩位殿下先休息一下。」娜拉笑笑地退出了房間。

    我在房間四處好奇地看著。真不愧是王城,東西都很高級呢...看著奢華的房間,我的結論就是這樣。看著看著,忽然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東西。

   「喂,這是什麼?」我從書櫃抽出一本紅皮大書,抱到坐在沙發上的伊颯傑面前揮舞著。

   「初級咒術使用方法啊!妳看不懂字?還有,我叫做伊颯傑,不是喂。」...我又不是在問你這個!!!不要給我答非所問好不好啊?!討厭的伊颯傑!!!哼!我就要叫你喂,怎樣?!!

    送了個白眼給他,抱著書坐到了他的對面。

   「啊,對了,你們的世界又沒有這個。」伊颯傑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地低聲笑到。......對啦對啦!!沒有不行後?!!

   「一般的人類應該是學不來的,不過,你也算是我們的一員,所以,你就試試吧!」伊颯傑站起身說道。他走到我的身後,將書翻到了其中一頁。

   「諾,這個是比較基礎型的,妳先按照書上的步驟試試看。」伊颯傑指著一個上頭標著”基礎型借物咒”告訴我。

    不覺得這種鳴子真的還蠻像那什麼哈§波特的東西嗎?我就不信真的可以弄出東西來。

    然後,我就真的按照書本上的去做了。

    然後,何謂絕對不要自己亂試符咒,我現在體會到了。

    本來是想要將另一邊桌上的水杯”借物”過來的,結果...變成了一個花瓶是怎樣啦!!!!努力地忽略伊颯傑非常無良的笑聲,我端詳著這個被我借過來的花瓶。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欸欸,小蕥,妳既然都來到了王城,我就帶妳出去逛逛吧!好不好??」某個據說是王子殿下的傢伙用一副根本是自己想要出去玩的無辜眼神直直地盯著我。

   伊颯傑一副好笑的樣子看著不知道到底該說什麼的我:「宮中的規矩是王子平時不許出宮的,除非是有特別的理由,否則,門可是不會打開的。會這麼做,是因為怕王子被刺客暗殺所採取的保護措施。」真是可憐的小孩...不覺得這很像被禁足嗎??

   「呃...好...。」結果在伊颯傑的解釋之下我還是答應了。

   「哈哈~耶!太好了!走吧!」然後我就被一副很樂的樣子的王子殿下拖著跑了出去。

   話說因為這邊最繁榮的商圈就在這邊不遠處的另一座漂浮島嶼,因此,我們很快就到了。對了,夏辰也有翅膀,不過,跟伊颯傑的差別就在於,那是一對純白色的翅膀。陽光之下,還會微微地閃著銀白色的光芒。就跟他的眼眸同色的微光。

   「在這邊,翅膀的顏色也可以看出一個人的身分地位。像夏,他的白色翅膀是王族的象徵。而顏色越純的翅膀所代表的位階也越高。」飛在我身邊的伊颯傑看我一臉好奇地看著宛如脫韁野馬到處亂飛的夏辰,這樣跟我說道。

   夏辰跟伊颯傑幾乎是腳一碰地就將翅膀收了起來。我想,大概是不想引人注目吧!一樣,伊颯傑讓我坐在米洛兒的背上,沒有要我下來的意思。而夏辰則是一整個興奮地到處看著。

   這邊的這個商圈和昨天伊颯傑帶我去的那邊不太一樣。嗯...應該說,之前那邊就有點類似菜市場這樣,然後這邊就像是貴族會來逛的地方。不過奇形怪狀的東西也是很多。

   我們倆落在夏辰身後一些些的地方,就像看著小孩的父母一樣,努力地不要讓夏辰跑出我們的視線之外。唉......原來這個王子殿下也還是個屁孩這樣嗎...???

   不過,他很快地就興奮地跑回來:「小蕥、颯,前面有一攤好像是在占卜的耶!!我們也去看看嘛!」我瞥了伊颯傑一眼,剛好看到了他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哦哦!原來這傢伙平時都是在當夏辰的保母的?!

   「知道了,走吧!」伊颯傑倒是沒說什麼,只是順著夏辰指的方向牽著米洛兒過去。

   那是一個小小的紫色帳篷,在其他較為華麗的店面之中一點兒都不顯眼。夏辰率先掀開了帳篷前的簾子,帶頭走了進去。而伊颯傑則是在將我從米洛兒背上抱下來之後也跟著進去了。說真的,我真的非常地想要跟伊颯傑說...拜託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把我當小孩一樣抱下來了好不好啊?!!下來我也可以自己下來的好不好啊?!

   瞪著伊颯傑沒入簾子後的背影,無聲的抱怨著,不過我還是跟了進去。

   裏頭是濃重的薰香甜味,濃到令人有些作嘔。不過習慣了之後就還好了。帳篷的正中央擺著一張桌子,一個蒙住臉的人坐在桌子後頭。桌子上有一顆水晶球,還有一副很像塔羅牌,可是上頭的圖樣又不太像是的牌子。伊颯傑和夏辰都已經過去圍在那張桌子旁了。

   「歡迎你們,孩子們。」沙啞的聲音自那塊蒙著他的臉的布下頭傳來。可以聽得出來是個女人。

   「請問三位可愛的孩子們想要算什麼呢?愛情?事業?還是...」那女人舉起手,畫著深紫色指甲油的長指甲在空中一揮,瞬間出現了一小片的薄霧,霧中,隱隱約約地閃過了幾個人影:「未來?」女人說完後,還低低的笑了幾聲。我總覺得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看到伊颯傑和夏辰偷偷地交換了個眼色,接著,伊颯傑便開口了:「未來。」

   「這樣子啊!孩子們,永遠要記住,未來是不可滲透的天機,當你們得知了之後,雖然還是有改變的機會,不過,」那女人將那副牌子翻到背面攤開:「往往會因為只認定了結果而裹足不前。而且──」她忽然壓低了聲音,將留在手中的最後一張牌子亮起來給我們看:「會招致,毀滅。」牌子上,是一張猙獰的獸臉,就像是老虎、鷹、狐狸、獅子綜合在一起的臉。

   伊颯傑蹙眉,趁我沒注意到時擔憂的揪了我一眼。夏辰則是往後了一步,站到我的身旁。

   「好了,孩子們,一人拿一張吧!」女人揮了揮手,那一整副的牌飄了起來,背面對著我們,在我們身邊漂浮著。

   我們三人伸手,各拿了一張牌。

   伊颯傑率先將牌亮給那女人看,不過他自己並沒有看。

   「孩子,務必要小心,這是血色薔薇。」那女人看了看那張上頭是一朵赤紅色薔薇的牌,沉吟了下:「薔薇多刺,你的未來將會是一條荊棘之路,並且,會有血光之災。不過,只要小心點,還是有機會可以避過的。」伊颯傑點了點頭,還是那副就算天塌下來還是面癱的表情,正要退開時,那女人手在空中畫了一圈,一朵和牌中一模一樣的薔薇就這樣出現在她手中。她將薔薇遞給伊颯傑:「切記,這一切的發生與否,全看你自己了。」

   接著,夏辰也將自己的牌亮給女人看,很顯然,夏辰也沒看自己的牌。而且,她已經將剛才笑嘻嘻的樣子換下,換成了一副有些嚴肅的臉龐。

   「孩子,這是命運之弓。」女人微微前傾,仔細地端詳著那張上頭是一把散發著雪白色光芒的銀弓的牌子:「箭在弦上時,你不得不發。但是,你只有兩個選擇。當你墜入地獄,你深愛的那人將會獲救;當你所深愛的人墜入深淵之中,你將會獲得解救。而不論是哪個選擇,你都將和那人永遠分離。」女人的語氣聽起來很嚴肅。夏辰臉上沒什麼表情,很是淡定。一樣,他正要退開時,那女人又將手在空中畫了一圈,這次落下來的是一把弓箭,銀色的,是那張牌子上的迷你版。她也將弓遞給了夏辰:「慎選你的未來,你只有一次改變的機會。」

   我將一直握在手中的牌子亮給女人看,當然,我也沒看內容。

   那女人看到我的牌子,小聲的,有些驚恐的叫了一聲。伊颯傑和夏辰全都湊到我旁邊。

   「孩子...妳這個是...」那女人微微地顫抖著:「Joker.」

   鬼牌?我好奇地看了看,那上頭,繪著一對在我看來非常漂亮的焰色眼眸。不過,那對眼眸中是滿滿的怒意。背景沒有什麼東西,只有一片黑暗。

   「孩子啊孩子,很抱歉我得這麼說,不過,妳最終的結局就只有一片黑暗。Joker,代表著一切都將因妳的毀滅而得到救贖。」女人仍在微微顫抖著:「我占卜了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有人拿到鬼牌。」女人這次還是將手舉起,只不過,她將我的瀏海撥開,輕輕地用手指點了下。一股冰涼的麻癢感瞬間從她手指觸碰的地方傳來,不久,整個額頭都是那種感覺。那女人將我的瀏海放下,低聲地用另外兩人聽不到的音量對我說:「這是我給予妳的祝福,希望妳可以善用它。年輕的孩子,永遠要記住,相信妳自己,妳擁有能夠改變世界的力量。」我只有道了聲謝,就跟著夏辰和伊颯傑離開了。走之前,夏辰留下了一疊應該是鈔票的東西在那女人的桌上。

    「小蕥,相信占卜嗎?」我們三人沉默地繼續逛著,只不過這次夏辰倒是乖乖地待在我們倆身旁,伊颯傑走在我的左側,而夏辰則是走在右側。夏辰忽然問道。

    「呃...其實我不太相信的。」畢竟這種東西無憑無據的。

    「啊!這樣啊,」夏辰在我的身後跟伊颯傑交換了個眼神:「那就好。」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我們今晚落腳的地方後,我這才能夠仔細地看看這個地方。其實這邊就很像我們的五星級飯店,整個裝潢就是給人很高級的感覺。

   「喂,你...有替我跟院長聯絡了嗎?」伊颯傑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

   他帶著我走到了在十五樓的房間。

   「諾,」他拋給我一把很精緻的小鑰匙:「房間的鑰匙,雖然明天就要走了,不過妳還是自己保管吧!我的房間就在隔壁,如果有事的話,可以從陽台過來。對了,房間裡衣櫥的衣服妳可以自己穿。明早穿的正式一點。」說完,他就進旁邊的那間房間了。
  
   我站在原地整理了一下他剛剛那一長串的話之後,才進房。

   從衣櫥勉強的挑了一件看起來比較舒服的棉質洋裝後,這才上床睡覺。說也奇怪,我竟然沒有睡不著,反而是沾枕就睡了。

*  *  *
   伊颯傑還沒睡。應該說,他不太需要睡眠。

   他靜悄悄的走到了兩間房間相連的陽台。輕手輕腳的打開落地窗,看到的是她平靜的睡臉。

   伊颯傑不得不承認,這女孩真的很漂亮。不過這也不足為奇,畢竟她有一部分的血統是『那個』族群的。安靜地看著她純淨的睡臉,伊颯傑歛下了眼睫。

   不知道...她能否承受他所隱瞞的那件,十多年前的真相...

   真相,總是殘酷的。

   伊颯傑憐惜的看著她。

   「晚安,親愛的公主殿下。」低聲地留下了一句話,轉身,離開了。

*  *  *
   翌日早晨,平時的生理時鐘讓我一早就醒了。

   眨著惺忪睡眼,但一看清楚房內景色便整個清醒了過來。咦...??原來...不是夢啊。

   拖著腳步走到衣櫥前,瞪著眼前整個衣櫥的裙子,心不甘情不願的挑了一件銀色的及地長裙,在罩上一件附上的黑色風衣。

   時間真的抓得剛剛好。剛換好,伊颯傑就來敲門了。

   很快地收拾了一下房內的東西,其實也沒什麼東西好收的,便出去了。

   伊颯傑上下打量的我一下,點了點頭:「還可以,走吧!」...為甚麼你每次都要評論我的衣著啊啊啊??!!

   之後,坐在米洛兒背上昏昏沉沉的又睡了三個小時,這才到了王城。

   呃...其實這個王城真的有點像中世紀的城堡那樣,如果真的想知道的話,可以去google一下天鵝堡長什麼樣子,大概就是那個樣子了。

   守在外頭的那些應該是士兵的人一看到伊颯傑,便立刻行禮放行,連識別或什麼的都不用。

   「欸,你...地位好像很高?」再看到連著五個士兵都對他做出九十度鞠躬時,我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他看了我一眼,眼中難得的帶著笑意:「算是吧!」他熟門熟路地繼續帶著我在曲折宛若迷宮的城堡內轉了一個又一個的彎。

   不久,終於到了所謂的王座廳。

   王座廳的門很大,而且還是用那種很高級的木頭做的。兩旁各守著四名士兵。

   那些人一樣看到我們,喔,是看到伊颯傑,就打開了大門讓我們進去。

   一進去,整個裝潢就是氣派到不行。華麗的大型水晶燈、舖滿整個房間的紅色地毯、採光良好的落地窗、漂亮的畫像和裝飾品、還有很多很多的書...一整個就很像電影裡面才會出現的場景。

   一位金髮的少年,看起來應該是和伊颯傑同年的少年正從一旁的書堆抽了一本書,隨意地翻閱著。雖然只有看到他的側面,不過還是可以感受到他的魄力和俊美。

   他應該是聽到了我們的腳步聲,抬起了頭。在他那張真的很俊美得臉上,漾起了一個很燦爛的笑容。他將書放回去,快步走到我們的面前。

   「颯,你總算是回來了。你不在的時候真的超無聊的。」他伸手,輕輕地擁抱了下伊颯傑。

   伊颯傑也難得地笑著說道:「最好是你會無聊啦!」

   這時,那位金髮的少年這才注意到我:「颯,是她嗎?」

   伊颯傑點了點頭:「嗯。到時候你可要好好的補償我一下,這任務見鬼的難辦,這傢伙超難找的。」他有些抱怨的說道。

   不過金髮少年沒有理會他的嘀咕。他走到我的面前,輕輕地拉起我的一隻手,在手背上吻了一下:「初次見面,我是這裡的王子,夏辰‧亞斯汀。叫我夏或辰就行了。請問這位美麗的小姐,您的芳名是?」他非常有禮貌的說道。近看才發現,他的眼睛竟然是銀色的,超酷的!!!

  「...初次見面。我叫黎蕥。」從他對我行吻手禮的驚嚇恢復之後,我很快也回答了他的問題。

  「黎蕥啊...那我可以叫你蕥嗎?」夏辰王子笑咪咪的這麼說道。

  「亞斯汀...殿下,隨便您怎麼叫都行。」既然是王子,那還是有禮貌一點比較好吧?

  「欸欸,不對不對,不要叫我殿下好不好啊?這樣感覺很疏離耶!」喂喂喂我說這位先生我有跟你很熟嗎?我們才剛認識不到一個小時耶!!!還有拜託你不要擺出那一副很無辜的臉好不好啊?!

  「...夏。」勉勉強強的開口叫了一聲,他這才又滿意笑了出來:「嗯嗯,很好很好。」...這位王子感覺好像小孩子...

  「欸欸,那你都怎麼叫颯的啊?」他將不知何時已經看起了書的伊颯傑拉了過來指著他對我問道。

  「...」我覺得我帶著些許微笑的嘴角在抽搐:「......傑。」我跟你打賭如果我不這麼說他又會用那副無辜的樣子看我你信不信?!!!!!

  「哦哦,醬子啊!很好很好。」好你個大頭。眼角餘光瞥見伊颯傑仍是那副面癱的樣子。

   就這樣,這就是我和這位王子的初見面。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繼續逛著,直到黃昏。

   伊颯傑在逛著的途中,總會時不時的遞給我一些東西。有時是吃的,有時是一些小玩意兒。而且,他是個挺不錯的嚮導,總會在我提問前就先介紹給我聽。

   我突然注意到,這裡的女性幾乎都穿著長裙。而男性則是一般的襯衫和牛仔褲。放眼望去,沒有任何女性是穿著褲子的,全都是長裙。就連嬉鬧著的小女孩們也都是穿著洋裝。

   「伊颯傑,」他看了看我。

   「為什麼這裡的女人都穿著裙子?」這裡該不會還是像十幾世紀那樣子的吧!規定女性不能穿褲裝,只能穿裙裝的那種...

   「嗯...因為,這裡的傳統就是這樣。」...我想罵髒話了耶...為啥女性就一定要穿裙子啊...真的是...沒想到這麼漂亮而且繁榮的帝國也是這樣的守舊...。

   「喔。」算了!這是他們的風俗嘛!我也不好去評論太多。

   伊颯傑牽著米洛兒,走到了一間應該是餐館的地方。

   那是一間雅致的小木屋,旁邊束著一塊淡色的招牌。我很確定那不是中文字,也不是英文,不過,我還是看得懂。

   這間店的名字很特別,叫做「輝」。

   在我還沒反應之前,伊颯傑又把我抱了下來:「走吧!晚餐在這兒吃。」...我說啊,下來我也可以自己下來的好嗎?!

   伊颯傑將米洛兒栓在一旁的馬廄裡,便領著我進入了店裡頭。

   雖然外頭看起來很小,不過裡面其實非常的寬敞。一位頭上有著貓耳朵和貓尾巴的女孩來招待我們。

   「歡迎兩位喵~」我注意到她的字尾都會帶著個喵字。而且,她還有意無意地對著伊颯傑拋媚眼。雖然他都無動於衷就是。

   他領著我們到了一個雙人座位。這裡的每個座位都有用透光的紫色流蘇遮掩住,讓人不會覺得沒有隱私。伊颯傑低聲跟那貓女孩說了幾句話後,那女孩便一臉不高興地走了,尾巴還低垂著。

   「那女孩...??」我好奇地問道。

   「她是獸族的人。」伊颯傑仍舊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樣子和我解釋道。

   「獸族?」該不會是那種可以變成人的獸類吧...這種東西一般來說是不存在的吧...。

   「就是可以變成人的獸類。」...我隨便想想的耶!!最好是這麼有默契啦!!!

    沒再說什麼,因為那個貓女孩端了兩個盤子來了。

   「請兩位客倌慢慢享用喵~」她重重放下盤子,使盤中的湯汁撒了點出來。放下之後,她便踏著重重的步伐離開了。

    盤中是一團白色的糊狀物,散發出陣陣撲鼻的香氣。而糊狀物的旁邊還點綴了些許的綠色蔬菜。小心翼翼地吃了口還在冒煙的糊狀物,不禁發出驚嘆。

   「好吃。」有些甜,但又不會過於甜膩,淡淡的薄荷味混在其中,還有恰到好處的鹹。

   「這是里兒巴納樹的果實。」伊颯傑很優雅地舀起一湯匙吃著。

    我都不知道果實還能這麼好吃:「這是你們的主食嗎?」

   「嗯,在這裡,我們不種稻米或麥子,但是我們種樹。能夠結果的樹。這些就足以提供我們的飲食。」伊颯傑不知道到底怎麼吃的,他的盤中已經全空了。

   「噢,對了!那你是什麼族的?」既然都有獸族了,想必應該也有其他族群吧!我慢慢地咬著食物,一邊問道。

    伊颯傑露出微微有趣的神情:「和你一樣。」這樣啊...還以為他是什麼比較有趣的種族呢!不過他忽然正色道:「等一下回去之後,妳就先去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去王城。」

   「喔。」幹嘛一直提醒我啊?!本姑娘記性才沒有那麼差呢!!!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回房間內,關上落地窗。

    伊颯傑不知道從哪邊變出一套衣服丟給我:「換上吧!外面會比較冷,而且,妳穿這樣也不太好。我到外面等妳。」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

    對厚,現在才想到,我還穿著學校的制服和短裙呢!手中的服飾,是一件淺藍色的長袖長裙,長度及地。上頭繡著銀色的圖騰,一整個感覺就是很優雅,設計的也很好看。裙子摸起來如絲綢般滑順,而且,很溫暖。不過,我可以確定這不是絲綢。

    換上後,不禁暗暗訝異於剛剛好的尺寸。他們也太強了吧!!!根本就像是為我訂做的一樣。將亂掉的頭髮梳順後,綁起一個馬尾。

    走出房間後,差點被靠在旁邊牆壁的伊颯傑嚇死:「好了?」

    不然我幹嘛出來啊...??突然發現他很愛問廢話的說...

    他打量了下我的衣著,淡淡的點了點頭,說了聲:「還不錯。」便逕自向前走,也沒有回頭看看我有沒有跟上。嘖嘖,這傢伙真沒禮貌耶!!!雖然被他稱讚了,不過我還是不喜歡他!!!

    趕緊跟上他略快的步伐。他領著我,走下了長長的螺旋狀樓梯,差不多下了兩三樓之後,他帶著我走進了旁邊的走廊。一直到了有些陰暗的盡頭,我不解地看著眼前:「...馬廄??」沒錯,就是馬廄。盡頭的這個房間內竟然是碩大的馬廄!!!是說帶我來這邊幹嘛?不是說要出去逛逛嗎?

    伊颯傑沒說什麼,只是走進了馬廄。我只好跟著進去。其實這個馬廄整理得非常乾淨,沒有臭味或什麼的,只有一股淡淡的新刈青草的味道。

    但是,這不是普通的馬廄。

    在看到第一匹馬的時候,我整個嚇到了。雖然說我住在都市中,很少看到馬,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一般的馬不會長翅膀吧?!!!!馬廄中的每一匹顏色各異的馬兒,全都有著和馬身的顏色相襯的巨大翅膀!!!

    馬兒一看到伊颯傑,便立刻全靠了過去。看著他一一撫摸著每一匹飛馬,說不定...他其實還蠻溫柔的??

    他牽著一匹赤色的、馬身上有著金色的漂亮圖騰,而且有著一對暗紅色翅膀的美麗飛馬到我面前:「跟米洛兒打聲招呼吧!說不定妳可以跟她合得來。」

    飛馬差不多比我的身高還高了二十多公分,而且,也沒有馬鞍。我盯著米洛兒形狀漂亮的靈動褐色眼眸,努力地思索著我到底該怎麼坐上馬背。

    伊颯傑看了我一眼,忽然放開套著米洛兒的繩子,走到我的身後。

    這次我真的被他嚇到了。他從後面將我抱起,抱上馬背,讓我側坐著。瞪大了眼看著他。心中第一個念頭是...比我高了不起啊?!!拜託你也不要這樣把我抱起來啊!!!快被嚇死了啊啊!!!不過伊颯傑的身高比我高很多...這是事實。

    伊薩傑接著又回去拉起鬆鬆的套在米洛兒的脖子上的繩子,牽著她到了這個馬廄盡頭的大陽台上。

    「準備好。」他說道。不過,在我還沒回應之前,他就鬆開了米洛兒的繩子,然後在馬背上輕輕拍了一下。

    米洛兒展開了巨大的暗紅色翅膀,直直地衝向前方的藍天。我閉上眼,彎下身子伏在米洛兒的頸子上,緊緊的抓住她的鬃毛,抵抗迎面颳來的強風。

    一會兒後,狂風停止了。只剩下輕暖的微風柔柔的撫在我的臉上。一個很好聽的輕柔女聲在我腦中響起:「主人,別怕,睜開眼吧!」我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破開了一層層的雲,湛藍的天際就在我們的眼前。我們,真的飛在天空上。正當我困惑著是誰在跟我說話時,那個聲音又響起了:「是我,米洛兒。」米洛兒?不就是我現在騎的飛馬嘛!!等等,飛馬?!說話?!

    「只有我會。還有,請您不要告訴伊先生這件事。」欸?這樣啊!我知道了。話說這種溝通方式好方便哪!!

    這才想到伊颯傑,不知道他跟來了沒有?我回過頭,想確認一下他到底有沒有跟來。他的確是跟來了。以另一種方式。

    他飛在我們的後面。是真的在『飛』。他的背後,黑色的羽翼正撲搧著,揚起了他的黑色風衣和微長的髮。陽光灑落在他的身上,有種陰暗的美麗。

    沒多久,我們便降落在一處熱鬧的市集。

    正在買賣東西的人彷彿見怪不怪,連頭都沒有抬。不過,這倒也是,因為除了我們之外,很多人也是或牽或騎著飛馬,也有人身後的翅膀還沒有收起來。伊颯傑一站到地面上,立刻將羽翼收了起來。黑色的羽翼就這樣縮入了黑色的風衣底下。

    「雲影帝國的主要交通工具是飛馬,還有,這裡幾乎大部分的人都有著翅膀。畢竟,這個帝國是四散在空中的。」伊颯傑對一臉不可思議的我解釋。他沒有扶我下來,只是繼續讓我坐在米洛兒的背上,牽著米洛兒走入了應該是市集的地方。

    「四散在空中?」我一邊發問,一邊好奇的東張西望。

    「嗯,像王城就是在另一邊的雲端上。不過,說雲端好像也不太對,反正就是在沒有和這邊相連的地方。」他和一旁的戴著帽子的小販說了幾句,接著便遞給我一顆蘋果。

    擦了擦後咬了口,超甜的!!!「那,王城長什麼樣子呢?」我再咬了一小口蘋果。

    「明天,會帶妳去王城一趟。」伊颯傑有些複雜的看了我一眼。他自己也拿出一顆蘋果咬著。

    「欸?去...王城??」我只是問問看而已,沒有說想要去啊!!
 
    「對,王子殿下要見妳。去的時候,最好有禮貌點。」他把吃乾淨的果核準確地拋到不遠處的垃圾桶,還一邊說著有點像警告的話。

    「你們...還有王子?」現在有王室的國家很少了耶!!!這邊竟然有說...不知道這個『王子』是怎麼樣的人...

    「當然有。」伊颯傑一臉理所當然地說道。

    說真的,其實我對於王子實在沒有什麼太大的幻想,畢竟,童話什麼的,我覺得有些不太實際...。反正,只要這個『王子』不要太機車就好。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眼前所見,令人驚嘆。

    我們在雲上。雲層之上。
  
    柔白的雲朵就這麼在窗前飄移,湛藍如水的天空也彷彿觸手可及。

    俯視下方,這房間預估最少也有十層樓以上。建在雲之上的房屋。

   「歡迎,來到雲影帝國。」伊颯傑伸出手,輕輕推開沒有拴上的落地窗,轉過身來面對我。

    柔和的微風帶著熙暖的陽光吹進房中,揚起了他的風衣和額前些許的黑色碎髮。為他那總是冷著的俊美臉龐柔和了線條。

    向前踏一步,踏到外頭的陽台。

    不可思議。

    我們所待的房間是位於一棟高樓。四周也建了許多高高低低的大廈、房舍。人們在規劃完美的街道上悠閒地漫步、談笑、聊天。遠處,有某個亮色的小點正閃爍著。瞇起了眼,我努力地想看清楚那在遠方的小點,但它還是被剛剛飄過來的雲層遮住了。

   「這裡是住宅和商業區,叫做岡斯拉。」聽到他的介紹,我轉過頭,正好見到他靠在窗框旁,點了一支菸。說是菸,可是又不像,比較像那種老式的菸斗改良版。但是,白色的煙飄過來時,我還是嗅到了煙味。奇怪了,明明點菸這麼個不健康的動作,他竟然能做的這麼優雅。真是,果然人帥就是不一樣嗎?!

   「你...幾歲?」飄過眼前的菸味毫不留情地竄進了我的鼻腔中。我真的真的超討厭菸味的。好想吐。不過基於禮貌,我拚命壓住胃中作噁的感覺問道。

   「十七歲。」伊颯傑似乎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繼續吞吐著那難聞的白煙。

    比我大一歲啊...那根本還沒成年嘛!抽什麼菸啊?!

   「那個是菸吧!未成年應該是不能抽菸的。而且抽菸對身子不好。」皺著眉委婉地說道。講白一點,這句的意思就是:拜託你不要再吸了,臭死了。我快被熏死了。這樣。

   「沒什麼大不了的。」他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說了句。不過他還是有將菸收起來。

   「妳想出去逛逛嗎?」他走到我的身旁,靠在前方的欄杆上問道。  

   「...嗯。好啊。」反正也一直待在房裡也是無聊,不如出去看看這個奇妙的地方吧!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呃...那個,伊...」我微皺著眉頭,一方面為了他的話而感到不解,另一方面則是努力想著他那饒口的名字。

   「颯傑。不過,我想依妳的記憶力,妳還是叫我傑就好了。」......你...你這傢伙!!!我很用力的翻了一個大白眼送給他。這人...搞什麼啊?!我一定跟他八字不合!!絕對!!!而且,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還是掛著那在我看來,有些戲謔的笑容。

   「妳要問什麼?」伊颯傑這才收起了笑容,有些嚴肅的問道。他嚴肅起來的樣子...說實話,很有魄力,有一種讓人不容忽視的感覺。

   「我...天女是什麼東西??還有,什麼帝國?為什麼需要我的幫助?」沒辦法,問題實在太多了,只能先挑幾個比較在意的問題問。

    伊颯傑凝視著我,碧色的眸子深邃。

    我讀不出來他在想什麼。因為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關係,我練就了觀察別人的專長,只要稍微看一下,就大概可以知道這個人目前的心情狀況之類的。但是,他眸中的情緒太複雜,我讀不出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解釋起來會很麻煩,我還是慢慢地告訴妳吧。」他在椅子上換了個姿勢後,繼續說道:「妳是拯救這個帝國的唯一人選,我們的希望。妳的身上有能夠改變一切的能力。而且,妳就是預言中的天女。」

   「...呃,抱歉,我想我還是不太懂。」改變一切?預言?什麼東西啊?!沒頭沒腦的。

    他從椅子上站起身,在房中踱著步:「沒關係,我會將一切都告訴妳。不過,要一步步來。妳剛來這邊,或許會不太習慣。等妳全都習慣了之後再說吧!這段期間,我會負責教導妳。」伊颯傑揮了揮手,像是在驅趕什麼似的。我注意到他的手上戴著戒指,連上套著整隻手臂的...應該是手套吧!他繼續說道:「這裡的一切都跟你們地面上全然不同,所以,妳必須要適應。」

    「地面上?這裡...不是在地面上?」我發現到了他的用語。不在地面上?!那是在地底下?!原始人??不對,也不像啊!不然...是怎麼回事?!

    「啊,是的。我忘記說了嗎?這裡不是地面上。」伊颯傑一派輕鬆地說道,但仍然繼續在房中踱步著。

    「那...?」不要告訴我我們在天上之類的東東...

    「這裡是天空啊!」......真的在天上啊...我隨便說說的耶!!!為什麼成真了啊?!等等,天上?!這根本違反常理吧?!看了看周遭,也不像在飛機上啊?!還有你那個理所當然的樣子是怎樣啊?!

    「用說得太慢了,你自己過來看看吧!來吧!」他停下踱步,轉身走到房間盡頭的落地窗前。我赤著腳,跟了上去。

    湊上前去,眼前的景象,令我驚詫的瞪大了眼。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強烈的光線刺的我睜開眼。

   「唔...還沒早上啊?」眨了眨還有些迷濛的眼,腦袋正努力地想著。奇怪...鬧鐘呢?

   我倏地從床上坐起。瞇起眼打量四周,這裡絕對不是我的房間。絕對。

   米白的淡色牆面、華麗的水晶吊燈、柔軟的白色大床、床几上,還擺著一籃新鮮的水果。房間的擺設簡約大方且華麗。轉著還有些搞不太清楚情況的腦袋,努力回想著...打工回去的路上被拉上一輛詭異的黑色轎車,然後又莫名其妙的被弄昏...等等,這個發展是...強暴?!不過不對啊,身上的衣服都還好好的穿著啊!!那那那...現在是什麼情況?!正當我非常努力地想要理解目前的這個狀況時,一個清冷的低沉聲音打斷了我。

   「妳醒了?」不然我看起來像還在睡嗎?問這不是廢話嗎...而且這位老兄,我很早就醒了好嗎??看向門邊,那個聲音發出的地方。我愣住了。

   那個少年看起來比我大一點,穿著黑色的長大衣。黑色的瀏海垂落在他的額上,更襯出他蒼白的膚色、碧色的漂亮眸子冷冷地打量著我、薄唇抿著,面容俊美、但沒有任何的表情,但一整個就是給人很冷的感覺。

   他走向我,隨手拉了張椅子坐在床邊。我警戒的看著他。好吧!他真的是個大帥哥,不過,那個很像在瞪人的眼神是怎樣啊?!我也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我們兩人就這樣沉默的互相『瞪視』著對方,直到他忽然打破了沉默:「名字。」他那形狀漂亮的薄唇吐出了兩個字。

   「蛤?」這位先生,你只講兩個字別人是聽得懂後?

   「你的名字?」喂喂喂,難不成你是隨便找個路上的路人然後綁架這樣?哪有先綁了人之後再來問你的名字的啊?一般不是都會事先調查好然後再決定下手目標的嗎??那我也未免太衰了吧!!

   「...你應該要先報上名來吧?」皺著眉頭,我語氣有些不太客氣的說道。這個是一般禮貌吧?再怎麼說,應該是對方要先報上名來吧?!

   他挑了挑眉:「果然。」

   「果然?」我疑惑的看著他。突然就冒出這一句話,滿頭霧水的看著他換掉了冷冰冰的眼神,換成了略帶有趣的眼神,不過臉還是沒有任何表情:「果然很有趣。」

   有趣?我又不是玩具,有趣個頭...。

   「你不打算解釋這是怎麼回事嗎?莫名其妙就被你們綁到這裡,卻連一句解釋都不給?」瞇起眼,有些不悅的看著仍舊面無表情的黑髮少年。

   那少年又盯著我半晌,隨即勾起一抹淺笑:「呵,既然妳都說到這份上了,那我也沒有理由不告訴妳了。」雖然他笑起來很好看,不過我還是雙手抱胸的瞪著他。

   「我叫伊颯傑。」他是這麼說。這個名字...好奇怪...。外國人?

   「還有,我們並不是蓄意要綁架妳的。」不是蓄意?不然咧?綁架人還有不小心的喔?路上隨便挑一個人綁架然後又好死不死挑到我這樣?所以是我衰囉?!

   他看著我,臉上的表情一副很想笑的樣子:「妳需要先冷靜一下嗎?」

   「不需要!」我斬釘截鐵的說道。呃...顯然我真的是有點激動...這句話已經近乎是用吼的了。

   「妳需要。」碧色的眸子有些責備的看著我,但他唇邊的那抹笑意仍舊沒有消退。

   「......」我很用力的瞪向他,瞪到我自己都覺得我的眼球不知道會不會迸出來時,他又再度開口了。這次的內容整個讓我楞很大。

   「天女,整個帝國,需要妳的幫助。」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如往常的早晨。

   懶洋洋地按掉響個不停的鬧鐘,就著灑進狹小房內的陽光換上了制服。

   一踏出房間,小朋友們馬上圍了上來。給他們講了幾個故事後,便趕緊找機會脫身。和院長打了聲招呼,便快步走向其實離孤兒院不遠的永明高中。

   我叫黎蕥,從小在孤兒院當中長大,現為高一生。

   「黎蕥,早安。」這位是我的同學,方曉筠。

   「嗯,早。」淡淡的點了點頭。由於自己這種漫不經心加上沒有很親切的個性,現在也沒什麼人會刻意來和我搭話了。大概只剩下曉筠了吧!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不知不覺地就到了學校。

   一樣的課程、一如往常的...無聊。

   撐著頭,無聊的轉著筆。因為在孤兒院的時光還蠻閒的,所以,幫著做完院內的工作後,剩餘的時間我全都拿來念書了。學校的課程我已經全都自己學完了。

   下課的時間也同樣的無聊。畢竟曉筠也有自己的朋友,而我也不太想加入那一圈圈的女孩,反正她們的話題不外乎是誰喜歡誰、班上的誰怎樣怎樣...之類的東西。

   圖書館的話,對我也沒什麼吸引力。因為,學校中的圖書館陳列的全都是一些學術性質的書籍,根本沒什麼學生會去借閱。

   不過,說到底,我自己也很喜歡一個人獨自待著。是單獨,但是不是孤獨。身在嘈雜的班上,我總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好不容易熬完了八節課,不同於班上同學的匆忙,我顯得較為悠閒。慢慢地收拾好東西,今天要先去打工。

   孤兒院並沒有那麼多的資金來供給我們讀書,所以,較大的孩子便會自主的出去打工,為院裡分擔一些。

   下了班之後,已經是九點多了。

   打工的地方離孤兒院有點遠,不過,我還是選擇走回去。畢竟,能多簪一分錢下來,就能多替院裡的孩子們爭些機會。

   晚風徐徐吹來,城市的夜空是漆黑一片,不見任何的星光。只有一片繁華而不真實的七彩霓光。路上的車子也少了,沒有白天的那種壅塞感。

   比起白天,我更喜歡夜晚。喜歡這種神祕的感覺。

   由於路上都沒什麼人了,所以,當有一輛車很明顯的一直跟著你的時候,真的會很明顯。

   沒有做什麼大動作,只是稍稍加快了腳步。

   沒想到,那輛車加了速,直接開到我的旁邊。

   車門開了,裏頭的人迅速的將我拉進漆黑的轎車內。

   綁架?!!

   一塊布摀上了我的口鼻。嗆著將那塊布上的東西吸入後,很快的我便陷入了昏迷。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