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聖光之約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翌日,陽光喚醒了我。簡單梳洗後,看了下課表,第一堂課是舞蹈。這所聖森學院,以校風自由和課程多元聞名,當然吸引了許多留學生。我慢慢走到舞蹈室,換上舞衣和舞鞋,紮起棕色長髮,做起了暖身。第一次來舞蹈室,我好奇的看著高挑的天花板、環繞四方的大鏡子,音響設備也十分齊全,很專業呢!做完了暖身操,我照著記憶,跳著媽媽教我的舞步,心中一陣酸楚,眼角忍不住的沁出了些許淚珠。


  剛做完晨間訓練的方傑修,聽見了輕微的腳步聲,便循著聲音,來到了舞蹈室。一個少女,正踏著輕盈的步伐,優雅的躍動著,盡管沒有音樂的伴奏,她的動作依舊十分精準到位,絲毫不馬虎。她的舞姿,就像隻渴望飛翔的美麗天鵝,如此優雅,卻又如此悲傷,令人動容,令人憐惜。方傑修仔細端詳了下那位少女,赫然發現就是德文課上,坐他身旁的藍眼少女。



  方傑修俊美的臉龐浮現一抹笑意,呵!真是神祕的女孩,明明如此出眾,但刻意隱藏自我嗎?真是有趣的女孩呢!生平第一次,他對這女孩然起了一絲好奇心。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獨自一人來到德文教室。靜靜地走進嘈雜的教室後,找了一個牆角的位置坐下。一會兒,一位高大的德國籍教授走進來,他自我介紹後便快速地以德文上起課來。忽然,一個人影衝進來;「我遲到了,抱歉!」接著他抬頭,許多女孩開始騷動。方傑修!我抑制住震驚的情緒,看見他用流利的德文跟教授說著。他說完後,便走向我旁邊的位置。「我可以坐這兒嗎?」我無所謂地聳聳肩,又把注意力轉回原文書上。眼角餘光瞥見他大喇喇地盯著我,我好奇的偷看著他的側臉:烏黑的短髮不聽話的亂翹著,顯示出他不訓的氣質,棕色的細長眸子、挺拔的鼻樑、漂亮的小麥膚色,的確挺帥的,難怪那麼多的女孩倒追他。他抓到我盯著他的視線。棕眸深深望進我的藍眸,又看見了,那一閃而逝的情緒。
   
  
    鐘響打斷了他對我的凝視,我迅速地衝離教室,試著平復剛才激烈的心跳。我慢慢地走到圖書館多借了幾本書後踏出幽暗的圖書館。等到四下無人後,我拐進另一條走廊。推開盡頭的門後,我走進這間舊音樂室。雖然看起來已經堆積了厚厚一層的灰塵,但樂器依然保存得十分良好。輕輕撫去鋼琴上的灰塵後,我解開髮辮,任長髮散落在腰間。柔柔的彈著琴。
    
  
  
    無意中路過的方傑修聽見了這溫柔又悲傷的琴聲。他好奇地循著樂聲找到了音樂室。他瞪大了眼。多麼美麗的景象!一位有著棕色的柔順長髮的少女優雅的彈著琴,白皙的纖長手指靈活的飛舞於琴鍵上,奏出動人的旋律。陽光灑落在少女的背影上,使她整個人似乎散發著微微的光芒。就像天使一般。
   
  
    方傑修靜靜地倚在門邊聽著,直到少女彈完一曲。「你....」他才剛開口少女便頭也不回的跑掉了。只留下一絲絲的清香和困惑的方傑修。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個陽光燦爛的午後,我遇見了他。

球場上躍動的靈活身影,不經意地吸引了我的目光。

陽光在他黑色的柔順短髮上灑下美麗的光輝,周遭的人彷彿成了陪襯。

「小雅~妳怎麼又自己跑來這啦?都不說一下的,害我找個半死!」我回過神來,好笑的看著死黨淳淳氣喘吁吁地跌坐在我身旁。她喘完氣後,順著我剛才的視線望了過去,一臉賊笑地看著我:「妳在看誰呀?」我趕緊用書遮住我的臉:「沒事。」「呦!臉紅了說!」她一把抓下我的書「別鬧了!」我把書從她手中拉回來,想起身走回教室時,淳淳拉住我,指著球場上那靈活的黑髮少年說:「嘿!小雅,妳看妳看,那個帥哥叫方傑修,學生會長。聽說他是混血兒喔!」我靜靜地起身,拍了拍腿上的草:「該走了,下節德語精修我可不想遲到。」「疑?還早嘛!」「不等妳了!」「是是是,走吧!」

經過球場時,我瞥了一眼被一群女孩包圍著的方傑修,卻對上了他望向我的目光。

他那雙迷人的棕色眸子對上了我的藍色眼瞳。

一種不知名的情緒從他眼中一閃而逝,我還來不及細看時,我就被淳淳拉走了。

往回走的路上,我能感覺到:他的目光一直跟隨在我身後。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0 Sat 2014 22:11
  • 序章

           豪華的大廳中,一群穿著奢華晚禮服的人們,圍繞在一個少女身旁。                                                                                                      那少女身著一件淡藍色的雪紡紗長裙,襯托出她那雪白的肌膚和湛藍如海洋的美麗大眼。
      她禮貌性的對周遭的人群微笑著,但那深邃的藍眼卻毫無笑意,這使她的美麗更顯突出。
      一會兒,燈光暗下,她拒絕了許多人的邀舞,只是靠牆而立,淡淡地看著舞蹈的人群。
  
     「不跳舞嗎?」一個柔和的聲音響起,她轉身,微微向那女子行了個禮「母后,」那女子一身白色禮服,讓人覺得有種高貴、優雅的氣質「您知道我不習慣這種場合的。」「是嗎?這可是為妳而辦的宴會呢!好好享受一下。」「但...」「沒有但是。」那女子憐愛卻又帶著不容拒絕的威嚴的輕撫她的臉,她無奈的點點頭,女子放心似的轉身離開了。她輕嘆了一口氣,瞄了一下父王和母后,他們正在和一群外地來的使者低聲交談。她轉身偷溜到陽台上。
  
      晚風輕撫,一輪美麗的滿月高掛天空。忽然,一個聲音從她背後傳來,使她身子一僵「您在這兒做甚麼呢?公主殿下」她轉身,用冰冷的藍眼瞪著他,那少年隨意地靠在玻璃窗上,他站在陰影之下,所以她看不到他的面貌,但從他身上隨意穿著的白色襯衫可以得知他似乎是某位伯爵之類的,不過,她感覺得出來:這少年並不是普通人。「你是誰?你...不是普通人吧?你有甚麼企圖?」她握住藏在袖子中的銀匕首,但那少年瞬間就站到了她面前「哎呀呀~真不愧是公主殿下,我的確不是普通人,至於我的企圖嘛...」
  
      忽然,烏雲遮住了滿月,大廳內的音樂聲驟然停止,人群騷動了起來。她感到不對勁,焦急地想衝回大廳,但那少年擋住她。她冷冷地說了一句;「閃開。」少年依然擋著她。她抽出匕首,湛藍的眼瞳漸漸變紅。那是種猶如紅寶石般美麗的紅,令人迷失、淪陷和...恐懼。沒想到那少年不為所動,只是轉身看了看大廳,皺了皺眉頭,嘆了口氣,便一把將少女打橫抱起從陽台上一躍而下。
  
       她閉起眼,準備承受落地時的衝撞,但,在他們要墜到地面時,一對灰白色的大翅膀從少年後展開,他抱著她,衝入黑夜。他們緩緩上升,她一心掛念著父王和母后。沒注意到少年若有所思的眼神。忽然,她感到意識開始消失,眼前一片模糊。她震驚的用恢復為藍色的美麗眼瞳瞪著依然抱著她的少年。在她的眼眸要闔上時,湛藍如海的眼眸對上了黯率如玉的眼眸,不捨、悲傷、抱歉、眷戀...許多複雜的情緒從少年那深邃的眼眸中流露......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