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禁斷、戀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漾~」隨著喊聲,門毫不客氣的被用力推開,撞上了後頭的牆壁後可憐的往回彈。從門口蹦達進來了一個染了一頭五顏六色頭毛的少年。

「西瑞,你很吵。」半起身靠在床頭,膝上放了一本書的墨髮少年瞪了來人一眼。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眉頭一蹙,褚冥漾咒罵了聲,雙手掩著臉忽然蹲下身子。

一旁還沒散去形體的女性守護靈立即將原本的雙腿幻化成了一條長長的蛇尾,將褚冥漾安全的護在裡頭,阻止了冰炎要衝上前來查看情況的舉動。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的心裡,一直住著一個人。

他知道。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沒由來的,褚冥漾想起了之前曾經問過冰炎的問題。

那天也和今天早晨一樣,冰炎沒有和他一同吃早餐。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某些原因,褚冥漾本身有著絕佳的恢復力,身上那些慘不忍睹的傷口大概在兩個星期內就痊癒的差不多了,只留下一些淡淡的疤痕。而那個被安地爾烙上的印記雖然還在,但也被提爾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稍微去掉了一點痕跡。

儘管他恢復得很快,但在冰炎的堅持之下,他還是乖乖的在醫護室躺滿了一個月。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冰炎,」輕輕叩了叩門,夏碎就這樣推門而入:「伊多找。」

紫色的眼眸掃了一眼坐在床沿的褚冥漾,他朝著靠牆環手而立的冰炎比了個手勢:「伊多說是有要事。」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悠悠轉醒,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一縷銀絲。

眨了眨眼,褚冥漾順著那抹銀看了過去。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褚冥漾再度龜縮進被窩裡的三秒後,門被輕聲的推開了。

那細微的咿呀聲讓褚冥漾驚嚇的大大抖了一下。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主。」敲了敲門,女子恭敬的彎身鞠躬。

「有消息了嗎?」看向跟在褐髮女子身邊的黑髮女子,青年蹙著眉,臉龐上是掩不住的焦急。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被拉出了醫護室,阿利一頭霧水的急忙跟上前方悶不吭聲,步伐飛快的夏碎。

忽然停下了腳步,阿利一個猝不及防直接撞上了夏碎的背:「你吃錯藥啦?」捂著被撞得有些疼的鼻子,阿利抗議的問道。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傳說中,在這動盪不安的世代中,存在著這麼個種族。

他們狡猾但善良、愛好和平但也喜歡惡作劇。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血色的天空、血色的夕暮、血色的地面。

我...又......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覺的到直升機在慢慢下降,冰炎也沒多大興趣先看基地到底長怎樣,於是便直接坐到仍躺著的褚冥漾身旁。

下了直升機,將仍昏迷著的褚冥漾打橫抱著的冰炎頓時有些錯愕。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上直升機,你便受到了熱烈的......歡迎。

「冰炎!」阿利直接激動的抱了上來。隨後,重重的拍了你的背一下。勾起一抹淡的看不見得微笑,冰炎明白,那是友人放心的表現。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安地爾。」也沒多想,你直接喚出了你的長槍,焰眸中燃燒著平靜的憤怒。夏碎握緊了方才準備收起來的長鞭。褚冥漾則是被你護在身後。

「啊啦,別露出那副表情嘛!真恐怖。」嘴上雖笑說著,但手上卻以經亮出了幾枚細小的黑針。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匆匆的腳步聲自你們的牢房旁邊遠去。

    你錯愕了一下,畢竟守衛並不是那麼輕易就會離開的。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烽火蔓延。

    城裡火花紛飛,無情的燦紅吞噬城中的一切。孩童的哭喊聲、人們的求救聲,迴盪在城內。

    刀劍鏗鏘聲不絕於耳,整座城鎮的火勢也隨著刀劍交纏聲越來越大。

    提著長槍,你站在最前線。

   「快走!」一邊和敵人交鋒,你一邊朝後頭的人們喊道。

    俐落解決掉身前對手的阿斯利安猶豫地站在原地。但他一停下動作,你便立刻怒吼道。

   「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你還不懂嗎!」彷彿在呼應你的話似的,正前方的王城前的高聳長牆開始倒塌,伴隨著的是裡頭人們慌亂的竄逃。

   「阿利,」身後,夏碎踏出了一步,站至阿利身邊,輕輕拍上他的肩膀:「走吧。別辜負了冰炎。」

    你的眼角餘光可以看到他們倆的表情。阿利臉色彷彿在隱忍著甚麼似的,似乎還夾雜了些不甘心。而夏碎則是一如以往,俊秀的臉上帶著淡淡的溫和微笑,但現在,他臉上的笑容根本只是勉強自己牽扯嘴角後的樣子,看得你不禁低低嗤笑了一聲。

    要笑不笑的樣子真是難看死了。

    「冰炎,」夏碎笑了,至少笑得沒那麼難看:「你可別...死了啊。」

    「囉嗦!當然。」你也沒再多說些什麼,只是有些惡聲惡氣的這麼說道。

    你是有聽到的。夏碎臨走前的那聲小小的嗚咽。

    身後,早已空無一人。徒留一片被無情的火焰照耀的黑暗。

*    *     *

    突然的,你驚醒了。

    其實也不能說是驚醒,自從來到這兒後,你就沒好好地睡過,頂多是小憩罷了。所有的感官都一直保持在最敏銳的狀態。

    沒有睜眼,但你很輕很輕的嘆了口氣。

    懷中的少年似乎也沒有轉醒的跡象。

    夢...嗎?

    但那火的炙熱是如此的清晰,連阿利跟夏碎的聲音都還迴盪在耳邊......。

    有時,你會陷入深深的愧疚中。為了你沒有保護好的那些人。但同時,你又深深地慶幸著幸好自己當時做了正確的決定,他們才能倖免。

    你不是不相信你的朋友,只是害怕有人再度犧牲。既然如此,就只能自己留下,以換取他們的平安。你從來沒有後悔過自己那時的決定,反而,要是那時沒有做這樣的決定,恐怕你會永遠的活在悔恨之中吧。

    一陣規律的步伐聲由遠而近。但你還是沒有睜眼,只是聽著、感覺著。

    「唷,這麼快就混熟啦?」那男人熟悉的嗓音中是你再也熟悉不過的嘲諷。你可以感覺的到他銳利的視線掃過你的全身。

    「殿下啊殿下,這可真是狼狽呢?」語調帶著笑意,你仍沒有睜開眼。但抱著少年的手縮緊了些。

    感受到下巴被那冰冷的手指握住,你感到噁心:「別再裝了,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不耐的睜開眼,你狠狠地用那血色雙眸瞪著那面貌邪美的藍髮男人。想甩開,無奈你現在根本無法動彈。

    「不錯不錯,這眼神我喜歡。」調戲般地說著,但那眼眸裡卻閃過了一絲陰狠:「殿下啊,就麻煩你繼續待在這兒啦!時機還沒到。」說完,藍髮男人便彈了指。

    不知從哪冒出了一個人,恭恭敬敬的單膝下跪:「請問大人有何吩咐?」

    「加派人手,看好這兩個人。」藍髮男人冷冷地交代完,臨走前,又湊近你的耳旁低聲說道:「我...很期待跟你的朋友們會面哦。」語畢,便帶著張狂的笑容離開。

    你的心中竄起了一絲不安。

    會面......拜託,千萬不要是自己想的那樣。咬著下唇,你再度閉上眼眸。

    安地爾......我們走著瞧。總有一天,我會親手,殺了你。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屬晃動所產生的冰冷聲響在寂靜的偌大空間內迴響著。

   早已習以為常的你頭連抬都沒抬。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