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開!!!」清脆的喊聲使的正準備關上車門的俊美少年嚇了一跳。

     在那少年還反應不過來時,一個黑影迅速地竄上了車。關上賓士車的車門,方才的那個黑影搖下了車窗,愣在旁邊的那個俊美少年這才看清楚了車內的人。

     少年又好氣又好笑地對著車窗內滿臉不高興的美麗少女喊道:「小藜,別太晚回來啊!」

     被喚作小藜的少女朝著少年扮了個鬼臉,便立刻將車窗關上。

     少年無奈地看著揚長而去的賓士車,轉身走進後頭的豪華宅邸中:「母親,小藜又離家出走了......。」

*  *  *
     賓士車內,沉重的氣氛凝結著。

     「真是的...動不動就要人家去相親...搞什麼啊?我也才十多歲耶!開什麼玩笑嘛!」坐在後座的少女環著手,標緻的臉龐上是滿滿的怒氣。

     「小姐,老爺和夫人也是為了妳好啊!」在駕駛座開著車子的和藹中年男人笑笑地對著不停抱怨著的少女說道。

     「為我好?他們根本是把我當物品準備交易吧!張叔,怎麼連你也站在他們那兒啊?」少女嘟起嘴,不滿地對中年男人說道。

     被喚作張叔的中年男人也只是無奈地笑笑。

     「啊!」忽然,少女像是看到了什麼東西一般:「張叔,停車!」

     車子一停,少女馬上打開車門跳了下去。她向張叔得意的笑了笑:「張叔,幫我告訴他們,不用來找我了,等我氣消了、玩夠了,自然會回家。」語畢,少女的身影便淹沒在茫茫人海中。

     「唉...算了!先回去跟老爺報備再說。」本要追下車的張叔後來想了想,因為自己大概也追不到那鬼點子特多的大小姐,那還不如先回去告訴老爺這件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賓士車掉頭,朝著來時的路開回去了。

     躲在人群中的少女一見車開走了,立刻小心翼翼地閃至一旁人煙罕至的暗巷中。

     沒多久,一個全身黑的騎士便從巷子中出現,騎著哈雷揚長而去。

*  *   *
     「母親,你們這次又逼小藜去相親啦?」少年帶著淡淡的無奈,看著眼前焦急的優雅貴婦。

     「呃...因為對方說想認識藜兒嘛!」看著裝無辜的母親,少年只能扶額嘆息。

     「你明知道小藜最討厭去相親了...」少年有些指責的對著母親說道。

     「欸...這個嘛...這是不可抗力的......」優雅的婦人越說越小聲,整個完全敗在自己兒子的氣勢底下。

     「哎呀,燿,你也知道,藜兒總有一天還是得嫁人的啊!」

     再度嘆了口氣,被喚作燿的俊美少年懶得再和母親爭論,轉身便走回自己的房間。

     「啊!真是,忘了給燿看這次為他找的對象...」女人喃喃自語著,快步離開了布置的美輪美奐的大廳。

     一回到自己的房間,燿馬上打了手機:「風嗎?過來一下。」

     沒多久,自己的房門便被另一個長相酷似燿的帥氣少年推開了:「哥,你這個時間沒有在幫老頭子,在幹嘛啊?我晚上還有比賽耶!」風看了一眼懶懶的賴在床上的燿,大概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藜又翹家?」隨便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翹著腳的風有些幸災樂禍地問道:「老媽又叫她去相親啦?」

     燿點了點頭。

     「又不是啥大事,反正過幾天她自己就會回來了嘛!」風悠閒地說道。

     「不行,我擔心她。天知道她一個人到底又會闖出什麼...」想到自家妹妹的鬼靈精,燿不禁擔憂了起來。當然,是為了他們其他人。

     「哈哈哈哈!好啦!手機拿來。」等到滾在地上大笑的風笑完,燿才將手機拋給風。

     風迅速地撥出了一個號碼。沒多久,便接上了。

     「燿哥?」

     「嘖嘖,連你分不出來我跟燿,真是太令我傷心了...」

     「你剛剛又沒有出聲...好啦!你要幹嘛?我現在在離家出走耶!風。」清亮的女聲從手機的另一端傳來。

     「唉唷,哥哥我想你啊!」風剛說完這句話,趴在一旁的燿忍不住噗哧的笑了出來。

     「風,你真的有夠噁。」另一端的妹妹非常冷靜地吐槽比自己大了一歲的哥哥。兩兄弟互看了一眼,不禁同時笑了出來。畢竟,兩人想到的都是藜翻著白眼的樣子。

     「沒幹嘛的話我要掛了,去跟老媽說,最好不要叫人來找我!順便告訴她,那個川洋集團的公子真的是醜到爆還很沒禮貌!」接著,電話便被掛掉了。

     「你有錄音嗎?」燿翻著不知從哪拿出來的書籍問道。

     「當然。」風賊笑著點了點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