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到房間,我便直接倒到那張大床上。

   我將被子拉到頭頂上,讓自己被全然的黑暗籠罩住。

   沒多久,我感覺到床的另一邊沉了下去。熟悉的冷香讓我知道,是冰炎。他掀開被子一角,從我蜷縮著的身子後面緊緊抱住我。

  「褚?你怎麼了?你在顫抖。」冰炎抱住褚冥漾後,發現他那略顯瘦小的身子正在輕輕顫抖。

  「...咦?我...我沒事的。」我這才感覺到我自己在顫抖。

  「轉過來。」冰炎難得的用一種柔和但又不容我拒絕的口吻對我下命令。

   我正納悶著他的要求時,他猛地將我整個身子轉過去面向他。

   有一瞬間,我還不太知道他為什麼突然瞪大了焰色的眸子,直到他伸出手,將我臉上的水珠拭去後,我才發現我在流淚。

   「咦?我...」糟糕,我發現流下的眼淚似乎有一點停不下來。我為什麼會哭呢?好奇怪,我明明就沒有什麼感覺啊???

   冰炎慢慢地靠近我,沒有說任何話,只是輕柔的替我吻去臉上的淚水。他的吻很輕,很溫柔。溫柔的讓我真的有了想哭的感覺。

   「哭出來會好一點。」他淡淡地說,但雙手卻輕柔但又緊緊地擁住我,彷彿下一秒我就會消失一般。

   我似乎是哭著睡著了。在冰炎那有著淡淡冷香的懷抱中,我沉沉的睡著了。

   冰炎不捨地看著孩子似乎不太平靜的睡顏,他都還沒成年呢!就必須面對這種事情,想必一定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冰炎心疼地將孩子額前的一縷黑色髮絲略到他的耳後,為他拭去額上的汗。

   「願主神賜予你一個好夢。」冰炎輕輕地伸手將孩子有些糾結再一起的眉頭舒展開,白皙的手覆上他闔起的眼,低聲地留下祝福。

   冰炎起身,留戀地看了孩子的睡顏一會兒,並在他額上留下一個輕盈的吻之後,冰炎直接展開傳送陣。

  「喲!真是稀客。」一臉笑吟吟的夏碎靠在門邊一點都不意外地看著從金色的傳送陣中出現的兄長。

  「你早就知道我會來了吧。」冰炎說的是肯定句。他瞪了自家弟弟一眼。

  「喔?你既然知道幹嘛還問呢?先進來吧!」夏碎笑得燦爛的說完,便逕自走進自己的房間。

   冰炎毫不客氣地直接踏進房間中,順便關上門。

   不意外地看到千冬歲也在這裡。千冬歲一看到你,立刻起身向你請安。你點了個頭,直接坐到對面的沙發上。

   夏碎從一旁的冰箱中拿了一些飲料:「喏,」他拋給你一瓶冰咖啡。

  「真是不好意思,只剩咖啡。」看著走回來摟著千冬歲的夏碎,你不禁翻了個白眼。要知道,在別人面前放閃是很不道德的。

  「那麼,請問你在這深夜中找我是有何要事呢?」夏碎臉上掛著饒富興味的笑容,讓你有種想扁他的衝動。

  「你們兩個必須發誓,絕不再告訴任何人。」你鄭重地對他們說道。

   見你嚴肅起來了,夏碎也收起了笑臉:「以我神之名,我發誓,絕不透漏任何事情給其他人。」你轉向一旁的千冬歲。

  「以我神之名,我發誓,絕不透漏任何事給其他人。」等千冬歲說完,一陣紫色的煙霧圍繞住他們三人,冰炎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們知道凡斯和亞那的那個傳說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