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碎和千冬歲交換了一個眼神:「知道。」三人陷入一陣沉默。

  「冰炎,你應該不只要問這個吧!」夏碎打破沉默,單刀直入的問。

   你啜了一口咖啡,才緩緩地開口:「你們...對於凡斯的詛咒了解多少?」夏碎皺起眉頭,看向千冬歲。

   千冬歲直視你:「殿下,您是指凡斯留給吸血鬼帝國的那個詛咒嗎?」「沒錯。」

  「褚他...,」你覺得似乎有東西梗在喉嚨深處,使你無法說完。

  「漾漾,他是凡斯的後代,對吧?」千冬歲冷靜地推了推眼鏡。

  「原來你們情報班已經查到了...嗎?」對於比狗仔還厲害的情報班,你倒是一點都不訝異他們會查到這件事。畢竟褚又是他的血僕,當然更容易被情報班調查。

  「不。這是我自己查到的。」千冬歲親自去查的??

  「你暗中調查褚很久了?」語氣中只有滿滿的怒氣。

  「冰炎,別激動。千冬歲並沒有將這條消息告訴情報班的任何人。雖然他是奉命去調查褚的,不過他封鎖了這條消息。我們才在想,你什麼時候會來呢?你就來了。」許久都沒說話的夏碎開口,臉上仍是萬年不變的微笑。

  「那就好。」你又啜了一口咖啡,臉上仍是面無表情。

  「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這條消息不可能永遠封鎖住的。」夏碎也難得地收起微笑,正經地問著。

  「尤其這關係到了帝國的毀滅與否。明年,就又是第一百年了。」千冬歲替他的主人兼情人接完話。

  「冰炎,你千萬要謹慎處理,畢竟這也會牽扯到你。」夏碎神色凝重地說。

  「我都知道。」一如往常,精簡俐落的回答,面無表情的臉龐,讓人猜不透你到底在想什麼。

  「漾漾的姊姊有說什麼嗎?」你挑眉,沒想到千冬歲調查的這麼徹底,連褚的姐姐也查出來了。

  「巡司沒說什麼。但她要求我們先不要透漏給任何人。」冰炎的語氣複雜,令人無法真正的判斷出他的情緒。

  「最近就先不要帶漾漾出門,讓漾漾沉澱一下吧!」千冬歲的語氣當中只有滿滿的關心。

  「我知道。但,再來呢?我們不可能永遠藏著褚,保護著褚,相信他也不會願意這麼做的。」冰炎難得露出些許的無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