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離開,我馬上衝到冰炎身邊。

  「冰炎!」我焦急的察看他的傷勢,比較嚴重的傷口不多,大多都只是小傷而已。冰炎的白西裝上被沾染上了些許的黑血,在白色的襯托之下,更顯得怵目驚心。整個心揪了一下。冰炎沒說什麼,只是輕輕地撫著我的臉。

  「你沒事...你沒事...」我驚魂未定的跌坐在地上,雙手掩面。剛剛他在和安地爾纏鬥的時候,說不緊張、不擔心是騙人的,我真的好怕。整個人放鬆下來之後,眼前便有些發昏。在我失去意識之前,最後見到的景象是:冰炎抱住了我的身子,焦急的喚著我,朋友們全部圍上來,而那個蓬毛土著也在其中,他衝出來,蹲在我身邊查看。之後,我便完完全全的失去了意識。

*  *  *
   大家的傷勢都不是很嚴重,在醫療班的醫治之下,大部分都好得差不多了。
  
  「褚!」你看著戀人倒在你的懷中,除了焦急之外,你已經無暇思考別的了。提爾冷靜地看了下褚的傷勢之後,面色有些凝重地說:「我們得替他做更精密的檢查。」你不願放手,無可奈何的提爾只好由著你抱他到醫療班。

   到了提爾的住所兼醫療班的本部之後,你將褚輕輕地放在病床上。

   你這才能好好地端詳他。褚的面容顯得有些蒼白,在黑髮的襯托之下,更顯得有些面無血色。婚紗仍舊穿在他的身上,但竟沒有沾染任何的灰塵或血跡。原本他在加入戰鬥之前挽起的頭髮也散開了,如瀑的黑髮披散在他的腰旁。

   因為要醫治的關係,提爾千方百計才將你「請」了出去。

   你焦急的在外踱步。誰想的到,好好的一場婚禮竟然變成這樣,不但被入侵,褚現在還受了傷。你憤恨地往旁邊的牆打了一拳,牆上出現了些許裂痕。敞開著的大門忽然走進了兩個人。是千冬歲和夏碎。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他倆一到你眼前,千冬歲第一句話就是這個。他低著頭,聲音中有些哽咽,還有滿滿的自責和抱歉。

  「我當初如果阻止漾漾加入戰局就好了...」夏碎摟著千冬歲的肩,默默地看著冰炎,眼神中也全是哀傷。

  「褚他,不管有沒有勸,都一定會加入戰局的。這絕對不是你的錯。用不著對我說抱歉。」沒有責怪,你只是淡淡地告訴千冬歲。

  「不...我...,」千冬歲還沒講完的話被走出來的提爾打斷了。

  「褚的情況怎麼樣了?」你趕緊上前去問著。

  「不太樂觀,他被安地爾的黑針刺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