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你感到一顆心沉了下去。

   「不!!」千冬歲的反應更加激烈,他本來想衝入醫療間看友人的狀況,要不是被夏碎拉住,他早就衝進去了。

   「歲,冷靜點。」夏碎將千冬歲抓住。

   「那褚他現在...」你垂在身邊的雙手握緊,緊到指甲都快嵌入肉中。

   「針留下的毒是清掉了,不過什麼時候會醒過來就不知道了。因為那針上除了毒之外,還淬了些會使人昏迷的物質。」提爾難得正經地告訴你。

   「...我知道了。」心中是憂喜各半。憂的是不知褚何時醒來,喜的是他已經脫離險境。你走進醫療間。

   輕輕拉開簾子,看到的是躺在床上的戀人。

   如瀑的黑髮散落在腰旁和臉旁,使他的臉顯得更加蒼白。朱唇微白,闔上的眼簾使他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而已。身上的禮服依然閃爍、美麗。他就像沉眠著的睡美人一樣,彷彿就只差王子的那個吻來救醒他。

   「褚...」你憐惜的摸著他柔軟的臉頰:「你聽得見我嗎?現在我們是夫妻了呢!你要趕快醒來,我們有好多事情要做呢。」你柔聲對著仍昏迷著的人兒低聲說著。

   握住他冰冷的手,冷得似乎沒有溫度。平時他總說你的手太冷,但現在就連你的手也比他的溫暖許多。你將他的手放到自己頰邊,希望能讓些許溫暖染上他冰涼的手。

   你靜靜地凝視著他的面容,稚氣純真的不可思議。天使般無邪的面孔。

   盼著或許他下一刻就會再度張開眼,張開那如夜空般美麗的墨瞳,對你漾起甜甜的微笑,告訴你他沒事。可惜每每總是落空。

   忽然,一個女子的形體在你眨眼之間就出現。那是一個由水構成的女人形體。女人長得十分美麗,也氣質非凡。

   「冰炎殿下。」她的聲音柔和似水,非常好聽,也讓你放下了警戒。

   「您是...?」你不自覺的使用了敬語,還站起身來。

   「我是龍神精靈。」女子簡短的回答。你想起了褚有跟你提過幾次的。說龍神精靈好像是他的守護者。

   「您有何事呢?」你恭恭敬敬的問著。

   「只是來轉達一聲。我會盡我所能的縮短這孩子的昏迷時間,請您不要太過操心。」她說完,眼神有些哀傷和憐惜的看著旁邊的黑髮孩子:「這孩子就拜託你了。」語音剛落,龍神精靈便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不禁有些懷疑剛剛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幻象。不過當你看到褚一直不拿下來的手環正微微發著藍色的光芒時,你便膫解到著一切都是事實。之前褚跟你說得時候,你總是半信半疑的微笑聽著。沒想到竟是真的。

   這幾天,你總是寸步不離的守在褚的床邊。就連公文也是夏碎送來這邊給你批改的,自從褚昏迷之後,你還沒有真正的上過朝,都是夏碎或扇替你上朝。

   朋友們似乎都有約好要輟開時間,才不會打擾到褚。

   紅著眼眶的米可蕥和難得看到人的萊恩、仍舊自責的千冬歲和夏碎、安因和賽塔,就連褚冥玥都來了。

   「冰炎殿下,請你出去一下,我想單獨跟弟弟待一下。」仍舊冷著美艷臉孔的巡司一來就對你提出這個要求。你當然沒有拒絕,也不能拒絕。

   褚冥玥要離開前,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她神色複雜的瞥了你一眼,便紫袍一揚,離開了醫療班。

   褚冥玥本想好好地罵罵冰炎。但是一看到他整個人哀傷欲絕,也罵不下去了,剛要出口的話便就這麼又吞回肚中。褚冥玥最後瞥了冰炎一眼,便走了。轉身之後,展開傳送陣之前,褚冥玥悄悄的落下了一滴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