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又一天,時間毫不停息。

   你看著床上仍昏迷不醒的戀人,心中可是疼得難受。在他昏迷過後沒幾天,你就把他帶回家中靜養,期望他能早日醒來。朋友們一個個都來探望過了。難過的庚和紅著眼眶的米可蕥、默默帶來一籃飯糰的萊恩、阿利和依舊倔強的休狄、為他帶來祝福的賽塔和安因還有仍自責不已的千冬歲和夏碎。

   但他,還是沒有醒。

   你輕柔的撥開他額上的瀏海,吻了下他的面頰。

  「褚,要記得,我還在這裡等你。」你低聲對他說著。

   他沉睡的面容彷彿睡美人,但是他的王子也無法喚醒他。

   小心地抱起他,準備帶到醫療班複診時,他的眼皮似乎輕輕地顫動了一下。你瞪大了眼,將他放回床上。

   沒過一會兒,他輕輕地呻吟了起來:「唔...」你又驚又喜,耐心地等著他。

  「...」他,終於睜開了他那墨色眼瞳,你深愛的夜色眸子眨呀眨的望著你:「冰...炎?」他歪著頭,似乎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為甚麼在這裡。

   你沒有說話。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你現在的感覺。你只是緊緊的抱住他:「褚...褚...褚...我的褚...」

  「冰炎?你怎麼了?」他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伸手抱住了你。

  「你昏迷了好幾天。在我們婚禮上的混戰的時候,你被安地爾的黑針刺中了。」冰炎在我耳邊輕喃著。

  「欸?是嗎?」難怪...我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我遺失了混戰時的記憶嗎...??

  「應該。不過你沒忘了婚禮吧?」我臉一紅,低聲應到:「當然...怎麼可能忘得了...。」那是我最幸福的一天。

  「那就好。」他還是沒有放手。就這樣,我們緊緊擁著彼此,沒有人願意鬆手。我滿足的輕嘆了口氣,能夠這樣就好。

   冰炎心想,他願意為了褚冥漾放棄整個世界,只求他能夠留在他身邊。這樣子很自私,冰炎很清楚,不過,他真的不能夠忍受沒有他的日子。

   冰炎這時才猛然驚覺,原來自己已經愛的這麼深了,愛得如此無法自拔。

   擁抱過後,冰炎輕輕吻上我的唇。

   很輕很柔,有如蝶翼一般的吻。

   眼角似乎滑落了些許淚水,喜極而泣的淚水。我想起一切。包括昏迷之後聽見的所有聲音,和夢境。幾天的距離,卻彷彿過了好幾年。

   身子還有些虛弱,因此,冰炎不准我到處亂跑,只能在床上好好待著讓他『服侍』直到痊癒為止。說真的,才剛新婚就要這樣讓他照顧,真的很過意不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