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循著越來越濃厚的,褚冥漾的血味,來到了一個被封印起來的王族禁地。據說,這是從前的,祭壇。只有大主教能夠進得來。但是,後來因為凡斯的詛咒,這邊也被波及到,所以下令封印起來。

   握了握拳,冰炎正準備踏向前,開始破壞很明顯是不久前才加上的結界時,有個聲音叫住了他:「冰炎殿下。」

   轉身,帶頭的夏碎仍是笑吟吟的:「你不介意和我們一起吧?」

   冰炎沒有說什麼,只是又轉過頭,輕輕的,點了點頭。

  「漾漾他...是我們重要的朋友。我們一定會和殿下一起救他出來的。」千冬歲走向前,站在夏碎的身邊說道。

  「那,拜託了。」冰炎一向清冷的聲調說著,連頭都沒轉。

   眾人沒再多說什麼,開始用行動來表示。千冬歲又向前了一步,口中低喃了幾句,不怎麼堅固的結界就消失了。

   此時,東方,第一道曙光升起。

*  *  *
   頭腦因為鎮定劑的作用,仍舊昏昏沉沉的。

   但是,鑰匙轉開鎖的清冷聲響卻讓我警戒了起來。

  「王妃殿下,時間到了。」這次是一個較為柔和的女聲說道。

   我被她從瑟縮的角落拉起來,她輕柔地解開了束縛著我的繩子,似乎是知道了我沒有力氣逃跑。

  「走吧!殿下。」她扶著我,因為我已經沒有任何力氣了。萬念俱灰。

   她帶著我,沿著囚室外的一條陰暗的走廊走著。高跟鞋的聲響清楚地敲在石板地面上,每一聲,就代表著,我離死亡,又更近了一步。

   沒走多久,我們便到了一個巨大的地下廣場,陰暗的廣場四周點燃了一支支的火炬,讓氣氛更加詭異。

   所有的紅衣人全都圍在一個五芒星的周圍。差不多有三十幾人,但是鴉雀無聲。我聽到有人叫這個女人瑟西莉亞。

   瑟西莉亞將我拉到五芒星的正中央,將我銬在正中央的一副懸著的手銬。留下了一個憐憫的眼神,便加入了場邊的紅衣人。

   一個看起來最少也有五十幾歲的男人走向前:「各位王族,」滄老的聲音和已經有些濁白的眼睛足以讓我得知他,或許是從前的主教所留下的遺族。

   「現在,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我們將以王妃殿下的鮮血,換取永恆的和平!歡呼吧!」他向群眾伸出佈滿皺紋的雙手。

   一直沉默著的眾人忽然爆出了一陣歡呼。震耳欲聾。

   是啊,他們...也沒有錯。如果,犧牲一個人,能夠救接下來數以百計,甚至是數以千計的生命,那麼,誰不會那麼做呢?

   每個人誕生到這個世上,都一定會有一個註定的宿命。

   而我的,就是以自己的死,換取永世的和平。

   那位蒼老的男人走向我,手中的匕首閃著森白的寒光。濁白的眼中,狂熱的情緒燃燒著。

   群眾很明顯的鼓譟了起來。

   靜靜地閉上眼,最後的一刻,我讓自己的思緒全都充滿著冰炎的樣子。他的笑聲、容貌、體溫...。等待死亡。

   但是,預期的疼痛並沒有落在我的身上。另一個清冷的,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聲音卻迴盪在地下室之中。

   「放開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