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的三個字,蘊含了狂暴的怒氣。

   但是,卻讓我熱淚盈眶。

   那是,屬於冰炎的聲音。

   睜開眼,那抹銀紅色的身影就在那兒。焰紅的眸子中,是炙熱的怒氣,彷彿想將一切全都燃燒殆盡。他的身後,還有一大群人。全都是朋友們。強忍住眼淚。

   開戰的叫喊聲充斥在房中。

   冰炎像後頭的夏碎點了點頭,便奮力地衝入紅衣人當中,殺出了一條血路。他來到我的面前,並沒有先行踏入五芒星,而是小心翼翼地從懷中掏出一小包銀色的粉末,撒在正發著微弱光芒的五芒星上。接著,五芒星不再發光,冰炎才踏入了陣法之中。

   微冷的大手輕輕地觸上了被銬住的手,輕柔但迅速地解開了手銬。我無力的跌入了他那熟悉無比的懷抱。微微顫抖著,眼淚,不禁潰堤。

   憐惜的擦去他的眼淚。紅眸在看見了戀人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和一些還在滲血的傷痕時,眸中的殺氣立刻濃烈了起來。但是,冰炎知道自己現在應該要做什麼。

   抱起了我。冰炎沒有再繼續在戰場逗留,他馬上以吸血鬼的速度奔向外頭。沒多久,便到了御醫的住處。輔長難得正經地向冰炎保證會好好照顧我後,冰炎在我額上輕輕留下一吻:「在這等我。」便離開了。我知道,他會回去找那些王族。輔長再度替我注射了鎮定劑,讓我先陷入昏睡。

*  *  *
   來到了滿是血腥味的地下室,嫌惡的皺了皺眉。這些血液的味道...汙穢、噁心。紅衣人大多都被消滅了,畢竟,這些幾乎都只是低階的王族罷了。
 
   阿利架著一個金髮的男子到了冰炎面前。他的臉上已經浮現了許多的瘀青,面容早已難以辨認。

  「他是首腦。」阿利只冷冷地說了一句。隨手將男人推至地上,男人顯然無法走動了。其餘的人也差不多解決完了紅衣人,全都為到了冰炎的身邊。

   冰炎冷冷地笑了。蹲下身,有力的白皙手指握上了男人的脖子。

  「告訴我,」男人被打腫的眼睛驚惶地看著冰炎:「你們...是跟誰借了膽,敢動我的人?」依舊是冷的沒有一絲溫度的語氣。

   男人已經開始哆嗦:「殿...殿下,我們...我們這可是為了所有的血族好啊!」

   冰炎瞇細了眼,眸中的怒意顯而易見:「為我們?」

  「是...是啊!!只要殺了王妃殿下,就足以換取和平!!!難道您...不希望嗎?」男人的語氣激昂,眼神中帶著篤定。

  「你...」一旁的喵喵先沉不住氣,衝上前,狠狠的搧了那人一巴掌。要不是千冬歲拉住,她大概會繼續打下去。

   冰炎也沒有阻止,只是在喵喵搧完之後繼續和那人對話:「所以呢?你們就自以為的將褚帶走了?」一邊說著,手掌一邊收緊。

   「我...」男人無語以對。接著,冰炎放開了他。男人瞪大眼。

    冰炎勾起一抹冷到不行的笑:「去死吧。」

   淒厲的慘叫聲,迴盪在整個地下室。

*  *  *
   醒來時,我還以為我在作夢。

   潔白柔軟的床。不是冰冷骯髒的地板。

   眨了眨眼。

   「醒了?」清冷低沉的好聽聲音問道。

   眼神移到了床邊的正翹著腳翻著書的冰炎。

   黃昏的餘暉自一旁的窗邊滲了進來,映在冰炎的身上。紅髮張揚的似在燃燒、銀髮溫柔的似月光。昏黃的光芒在他身上流轉,形成了一幅美的難以直視的畫。

   微笑。不顧身上的疼痛,撲進了冰炎的懷抱。

   「你...為什麼要來救我?」靜靜地躺在他的懷中一會兒之後,我用有些沙啞的聲音問道。

   冰炎沒有急著回答我的問題。他低下頭,額前的焰色髮絲劃過一絲弧度。俊美的臉上,是混雜了多種情緒的表情。悲傷、不捨、憐愛...他輕輕地吻上了我的唇。但就只是輕輕擦過。

   「...因為我愛你。」

    這是,冰炎第一次對我說愛。

    剎那間,我明白了。

    為了我,他寧願捨棄整個帝國。就算會因此成為千古罪人。

    流下了淚:「你不該...那麼自私。」

   「我是自私的。一向如此。再說,等到災難降臨時,總會有解決的辦法的。」

    止不住的淚不停的落下:「我...」

   「傻瓜。」他輕柔地吻去我的淚水。

 

 

 

 

 

 

 

 

 

   

 

 

 

 

   就算,我的帝國因你而毀滅。

   我也仍會,保護著你。

   我很自私。

   只求你能夠,永遠留在我身邊。

   為了你而在所不惜,

   我的唯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