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人都會有生理需求的嘛!當然,吸血鬼也會有。

   「冰...冰炎。我說啊...」現在,我正處於一個進退不能的狀況中。

   「嗯?」罪魁禍首一臉非常悠閒地繼續著動作。

   「你...你...一定要在這種時候嗎??」我忽然覺得我的脾氣真的是太好了。

   「怎樣?」他還是沒有停下動作。

   「你一定要每次吸血的時候都故意挑這時候嘛?!!」

    裸著身子,被冰炎抱在懷中。吸允聲從頸子旁傳來,嘖嘖作響。令人臉紅。

    冰炎每次都喜歡挑做完...之後吸我的血。這不是什麼大事,不過,問題在於,每次被他...完之後就已經全身痠痛了,再被他一吸血下去,整個人就是兩三天都會沒有力氣這樣。而且,某隻欲求不滿的吸血鬼是幾乎每天晚上耶!!!每‧天‧晚‧上!!!我嚴重懷疑這隻吸血鬼不知道什麼叫做『克制』!!!

   「噢!」聽完我腦中的話之後,冰炎瞇起眼,故意很用力地咬了一口。鮮紅色的血液從傷口流出,他將唇湊上,彷彿在享用美酒一般地舔嘗著。

   「很痛耶...」我低聲地抱怨著。眼角溢出了些許淚水,被冰炎輕柔的舔掉。

    真是不好意思打斷了你們大家的幻想,但是不要以為被吸血鬼吸血是一件很爽的事。我跟你講,那叫做根‧本‧痛!!!就是那種痛到你會麻掉的感覺。具體來說,就是你去拿很利的針或刀子,直接插進你的皮膚裡這樣。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不過,其實吸血鬼的唾液中有可以讓傷口復原的成分,所以其實不會留下咬痕。就算這樣,我身上還是被某隻非常惡劣的吸血鬼留下了很多『其他』的痕跡。

    「那就不要再亂腦殘了。我聽的頭都痛了。」冰炎非常順手的從後腦勺巴了下去。

    知道了啦...奇怪了,你看看,賽塔那麼疼安因、蘭德爾也對尼羅不錯、而夏碎殿下跟千冬歲就更不用說了,每次都公然放閃給我們看。嗚嗚,就我們...

    「怎樣?」冰炎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傷口,這才抬起頭來,臉上是邪魅的笑容。

    「沒有...」不好意思我是卒子。這種話一說,不被他吃個三天三夜我才輸你。

    「哼!沒有就好。喏,穿著。去吃飯。」冰炎終於放開我,丟給我一件過大的襯衫。

    「...冰炎,」我抓著手中的襯衫,很明顯,這件是他的。

    「你拿錯了。還有,褲子...」我想起身自己去找衣服時,冰炎又轉回來,將我推進棉被裡。

    「我沒有拿錯。還有,不需要。」他勾著在我看來真的叫邪惡的笑容說道。

    ......算了。我知道,如果再抗議下去,就連襯衫都不用穿了。乖乖地套上遮得剛剛好的的襯衫,努力的壓抑住心中的嘀咕。

    這樣子的生活,似乎也是一種性福呢。冰炎暗暗的想著。看著自家愛妻白皙的大腿,心情也不禁好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