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笑得一臉愉快的冰炎,我真想挖個洞鑽進去...。

   「冰....冰炎??我我我我可可可以自己弄掉啦!」天哪!我也結巴得太嚴重了吧!

   「呵!幫你弄掉不是比較快嗎?」看著難得笑著的冰炎,感覺更加困窘了...。

    嘛!算了!能夠看到冰炎的笑臉也不錯,要知道冰炎平常都不笑的,總讓人覺得很難親近。冰炎這樣子的笑,跟他相處幾天下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好美...但又不失帥氣,他如果是女兒身,大概就是那種會傾國傾城的美女吧!咳,扯遠了!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個完美的弧度,焰紅的眼眸比平常多了些許的溫柔。看到他的笑,心中好像有一點點的東西被牽動了。

    我紅著臉,轉過頭,繼續將我的蛋糕吃完。

    一陣沉默。

   「呼!真好吃~」我滿足地瞇起眼睛,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嗯,這蛋糕還真好吃,下次要叫賽塔再弄。

    看著黑髮孩子瞇著漂亮的墨瞳,滿足的樣子,不禁令冰炎也跟著微笑了起來,真可愛。他艷紅的小舌舔了舔櫻紅的唇,使冰炎輕輕地倒抽了一口氣,那櫻紅的唇瓣的滋味...儘管只嘗過一次,但...使他上癮。

    我看著似乎有些失神的冰炎:「...冰炎?」

    冰炎過了一下子,才回過神來:「嗯?怎麼了?」

    一對上他焰紅的眼眸,我臉紅了一下:「啊!那個...我可以下課了嗎?」

    看著突然臉紅的褚,心裡有種不知所以然的滿足感:「翻譯筆記拿過來吧!」

    他將寫的滿滿的筆記拿過來,你詳細的檢查著。

    圓潤可愛的筆跡,跟他一樣呢!原來字會顯現出一個人的樣子啊!他還細心地一一註解,也注釋的十分詳細。看來在之前,他受到非常優良的教育。

    緊張地在一旁端正坐好,看著冰炎慢慢地檢查著。說實在的,姊跟哥還真會挑人,挑了這麼一個好的家教,是說我倒是還蠻懷疑的,冰炎的樣子看起來不太像是需要以做家教來維持生活的人,依他的程度,我覺得就算他去當大學教授也可以。

    他將我的筆記收了起來:「可以了!還不錯嘛!褚。今天就先這樣吧!」

    聽到難得的稱讚,我開心的抬頭看著高我一個頭的冰炎笑了:「嗯嗯!謝謝冰炎。」

    我轉身收拾桌上的筆和紙,漏看了冰炎一瞬間的呆愣。

   「對了!冰炎,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我一邊將桌子上的翻譯辭典闔上一邊說。

   「嗯?」

   「就...你怎麼會來當家教啊?」我將辭典抱在懷中,轉過身,剛好跟冰炎焰紅的眼眸撞在一塊,他的視線凝視的我無法動彈。

   他起身,向我靠近:「為什麼想問這?」

   他站在我的面前,我只好仰頭望著他:「好奇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