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大廳的時候,賽塔已經準備好一壺奶茶還有一些小點心了。

  「少爺,冰炎先生沒有要一起嗎?」

  「他說他等一下再出來。嘿!賽塔,一起坐下啊!」我坐下並要賽塔一同坐下。

  「好的,少爺。」賽塔一邊微笑著在我對面坐下,一邊遞給我一盤精緻的小蛋糕。還替我倒了一杯奶茶。

  「謝謝你,賽塔。你也一起吃吧!」我推了桌上另一盤小點心過去給賽塔。

  「好的。」賽塔滿面笑容地接下點心。

   有一陣子,我們都沒說話,各自吃著點心,享受著這難得的悠閒與舒服的沉默。草莓蛋糕甜而不膩,味道也不會太濃,恰到好處。而那壺奶茶則是焦糖奶茶,溫潤的滋味令人回味無窮,不會很甜,但配上些許焦糖的味道和甜度,更顯得好喝。

   一會兒,一旁的電話響了。

   是樓下的警衛撥內線近來說喵喵他們到了。賽塔從容地叫他先開門讓他們進來,他等等再下去帶他們上來。因為我們家很大,所以如果不熟的人進來可是會迷路的,所以來訪的客人都必須先通過警衛室,再到中庭花園去等管家來帶路。就連喵喵他們來過這麼多次了,還是要賽塔帶路。

  「少爺,我先下去帶他們。」賽塔對還在慢慢品嘗蛋糕的我說。

  「嗯。」

   賽塔才剛走出去,冰炎就從一旁的書房走進來大廳了。

  「他們來了?」冰炎看了下,沒看到賽塔,看來是去帶客人了。

  「嗯。喏,這盤給你。」我把另一盤點心遞給冰炎。

   他接過盤子,沒說甚麼。他很優雅地慢慢吃了起來。不過賽塔也還真是神通廣大,竟然知道冰炎喜歡吃什麼。

  「漾漾~我們來找你玩了!」喵喵人未到聲音先到了。她很快就跑進來大廳了。千冬歲和萊恩,還有看起來已經聊開來的夏碎跟賽塔跟在後面。

  「漾漾,等一下準備一下,我們要去逛千冬歲家的祭典了唷~」蝦?不是說下禮拜嗎??

  「因為出了一些狀況,所以臨時決定辦在今晚。」千冬歲推了推眼鏡這麼說。

  「喵喵有幫漾漾帶和服來喔~」為什麼我總覺得喵喵的笑容好像有點燦爛過頭了?是我多心了嗎??總覺得有點毛毛的...。

  「冰炎的也有準備喔!」笑吟吟的夏碎忽然插了一句話。

  「各位是要去那邊吃晚餐嗎?」
 
  「是啊!我們今天在那邊吃就好。賽塔,今天就不用勞煩你準備晚餐了。」夏碎直接回答賽塔。

  「那麼,漾漾可以借我們更衣室嗎?我們先在這裡換好和服再去吧!」千冬歲又推了下他的眼鏡。

  「漾漾~千冬歲~過來吧!你們的和服是喵喵準備的喔!」難怪我總覺得有些不妙...我看到千冬歲的臉似乎也有些黑了,看來他也不知道這件事...不過我眼角餘光很明顯的瞥到夏碎在偷笑!!!他一定是主謀!!!

   喵喵看我們沒動作,直接一把抓住我們兩個:「走啦!換衣服去~」

   敵不過喵喵驚人的力氣,我跟千冬歲就直接這樣被拖走了。

   到了更衣室,喵喵遞給我們各一套和服。問題是...為什麼都是女款的啊啊啊!!!

  「有什麼問題嗎?漾漾?」我覺得你現在這個表情就是如果我說有問題你就會親自把我...的表情,然後這故事就完結了這樣。天哪好恐怖啊啊!!!!

   我和千冬歲只好認命地穿上。

   千冬歲穿的是一套紫色的和服,雖然沒有什麼圖案,但剪裁的非常高雅,很適合千冬歲的氣質。

   而喵喵遞給我的則是一套藍色的和服,上頭有一些水的圖紋,我覺得還蠻漂亮的。

   我們都穿好後,喵喵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很神奇地穿好了和服。

   她各給了我們一小瓶淡藍色的東西:「喝下去吧!」嗯...我不敢喝來路不明的東西啦!!!!不過在喵喵的鄧氏之下,我和千冬歲只好乖乖喝完。其實那瓶東西沒什麼味道啦!不知道是幹嘛用的。不過...我馬上就知道了。

   才過了大概兩分鐘,我和千冬歲的短髮就已經長到腰部了。...生髮劑是吧!弄這幹嘛啦!好麻煩!!!

   喵喵直接用幾個黑色的髮夾將我額前的瀏海夾向一邊,然後順了順我的黑髮,讓它自然披在肩上。而千冬歲的頭髮則是被喵喵晚成一個髮基,再用一支漂亮的髮釵固定住,而且還把千冬歲那副無度數的眼鏡拿下來。

   喵喵直接把我們推了出去。

   冰炎和夏碎還有萊恩早就已經穿好和服等在大廳了。

   ...真的不是我要說,看到他們三個穿和服穿起來真的超帥的。

   他們三人似乎是聽到了我們的聲音,一起回過頭來。

   冰炎驚呆了。

   好美。

   看到褚穿成這樣真的很漂亮,尤其是配上那頭長髮,更顯得清麗脫俗。

   夏碎也稍稍愣了一下,之後就露出笑容,過來牽起紅著臉的千冬歲的手:「那,我們走吧!出發去祭典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