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隨著夏碎,走到了雪野家前的庭園中。

    兩人一直沉默著,直到夏碎確定走到了其他人聽不到的地方,他才開口。

   「冰炎,你的期限還剩多久?」夏碎臉上是那一如往常的溫文儒雅的微笑。

   「應該還可以再延一點時間。」冰炎低著頭,讓人無法看到他的表情。

   「你很擔心是吧?」夏碎的笑容擴大了。

   「...廢話。」冰炎抬起頭,銳利的紅眸瞪著笑的刺眼的友人。

   「別擔心,今晚說不定就行了。是說,再來你有甚麼打算?要回家繼承家業嗎?」夏碎收起了方才戲謔的笑,臉色帶了點平時見不到的嚴肅。

   「最好今晚就行。」冰炎斜著眼,睨著他的搭檔兼友人。

    冰炎仰起頭,看著天空,臉色平淡的讓人猜不出他想說甚麼:「我也不知道,」他繼續凝視著天空:「這些都等追到褚之後再說。」

    夏碎淡笑,冰炎他果然還是有自己的一套原則哪!

   「倒是你,追千東歲追了多久?」仍仰頭望著藍天的冰炎突然冒出這一句,讓夏碎有些措手不及,但精明如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怎麼?想當參考啊?」他笑著,但看在冰炎的眼中,這根本就是老奸巨猾的笑。

   冰炎這倒是回過頭來望了他一下:「並不是,只是單純想知道而已。」面無表情的,這讓夏碎猜不透友人的想法。但是,就是因為這樣他才願意跟他搭檔的,這樣才能添增一些樂趣嘛!不過,跟冰炎相處了這多年以來,他也知道玩笑的分寸大概在哪。所以,看到冰炎已經開始用充滿殺氣的眼神盯著他時,他就知道,再開玩笑下去,冰炎的怒火可不是好惹的。

   「其實一開始只是單純的企業聯姻,但是久了,就漸漸愛上他了。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總比娶其他那些花瓶還好吧!再說,既然我愛他,那就沒更甚麼阻礙了吧!」夏碎微微的笑著,真誠地說著。

   「...是嗎?」冰炎倒還有些迷惑。「難道一開始訂婚的時候,你就下定決心了嗎?」

   「不,並沒有。聽過日久生情吧!大概就是這樣。雖然剛開始,我一度有想要拒絕的念頭,不過後來想一想,如果真的解除了婚約我大概會恨死當初的自己吧!」夏碎有些感嘆的說著。

   但冰炎聽著,倒是只有一個念頭...果然,戀愛中的人智商都是零嗎??...

   兩人走著走著,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庭中的池子邊。

   夏碎俯身看著池中悠游的魚兒:「所以呢,冰炎,你最好趕快把褚娶回去,這樣子就皆大歡喜啦!多簡單啊!而且我看褚對你,好像也不是普通的樣子喔!說不定他只是需要有人推他一把而已呢!」

   「你說的倒輕鬆,要是他不喜歡我,那就糗大了。」冰炎有些埋怨的看相一派輕鬆的友人。

   「嘖嘖,這是拜託人應該有的態度嗎?」夏碎嘴角漾著一抹淺淺的看好戲的笑。

   焰紅的眸子瞥了他一眼,難得沒有任何的情緒。

   「....」

   「罷了,反正要是你真的對我說拜託你這種話,我大概會先送你到醫院去檢查腦袋是不是壞了。」夏碎笑著擺擺手說,語畢,不意外的引來了一個瞪視。

   「不過你倒不必擔心他會不喜歡你,千冬歲有調查過了,你都不覺得褚對你好像特別好嗎?他對別人都不像對你那麼好耶!」夏碎蹲下身子,輕觸了一下池水,使池中盪起了一波波的漣漪。

   「這樣啊!」夏碎瞥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冰炎,奸笑的看著一抹微笑悄悄爬上冰炎的嘴角。

   「時間不早了,先一邊走回去吧!」夏碎帶著笑,告訴仍沉浸在思緒中的冰炎。

   「....」焰紅的眸子瞥了他一眼,轉身朝他們來時的方向逕自走了,而仍止不住笑意的夏碎則是後來才跟上冰炎,兩人一同走回庭院的出口。

 

*    *    *

       

       其實祭典的場地離雪野本家不遠。開車大概十幾分鐘就到了。

   紅色的燈籠高高掛起,就像直接掛在天空中,點亮了喧鬧的人群。各種誘人食物的味道瀰漫在空氣中,讓人不禁嘴饞了起來。看來千冬歲他們的祭典辦得非常成功。

   一下車,我興奮地就想到處看看,卻被千冬歲抓住了:「漾漾,等等,先別亂跑。人多,小心迷路。」我這才先乖乖跟著千冬歲他們先站到一旁。

  「好了,現在呢,我看我們就分組行動吧!」夏碎先轉過頭看了下人潮,才轉過頭笑吟吟的對我們說。

   「我跟歲,米可蕥就跟萊恩吧!而漾漾就跟冰炎一起。」我倒是沒什麼意見,不過,不知為何,有冰炎在身邊的時候我總會覺得莫名的安心。冰炎露出了然的表情,悄悄的對夏碎使了個眼色。

   「對了!晚一點會放煙火喔!後山上有個檯子,那個地方是看煙火的最佳景點。最後我們再一起去那邊集合吧!」千冬歲習慣性地想推推眼鏡,但是他忘了眼鏡已經被摘掉了,所以手只好尷尬的撥了下頭髮之後,才放下來。我還蠻想笑的,不過我還是拼命忍住了笑。

   喵喵率先興奮地拉著萊恩衝進人群當中,一下子就不見蹤影了。而千冬歲和夏碎則是手勾手朝我們輝了下手之後也隱沒在人群中了。而我則是好奇地拉著冰炎,到處看著所有的攤子。

   所有的東西對我來說,都是全然的新鮮,像這麼熱鬧的地方我還是第一次來。

   我們走了一會兒,我才發現我這樣拉著冰炎好像有點...沒規矩。畢竟我們又不是什麼戀人之類的。我忽然震驚了一下,我為什麼會為了我跟他不是戀人而有點失落阿阿阿啊????我鬆開抓著冰炎手臂的手。低下頭,一個勁兒的往前走。

    突然,一隻有力的大手握住我的手。

    我有些錯愕地看著已經趕到我旁邊,手緊緊的握住我的手的冰炎。突然,心跳好像...漏了一拍。冰炎的手有些微涼。

   「人多,等一下可能會走丟。」冰炎簡短的說。

    有點開心。心跳也有點快。

    我默默地微紅了臉,任他牽著。冰炎唇邊勾起了一抹笑意,看到微微臉紅的褚冥漾,他很開心。

   「喔喔,他們不會太閃了一點嗎??千冬歲,你說對不對?」喵喵睜著碧色的大眼睛,手遮住眼睛,笑著對一旁的千冬歲說。

   「看來進行的挺順利的嘛!再來應該就可以等著收喜帖了。」夏碎笑吟吟的說,內心正盤算著要如何敲詐友人這筆帳。

   「算了,我們還是各自去逛逛吧!他們應該不需要我們跟蹤啦!」千冬歲下了結論。兩組人馬便各自解散了。

    走到一半,我看到一旁有一個撈金魚的攤位,我好奇地拉著冰炎去看看。

   「哟,兩位帥哥美女,要來玩嗎?」老闆熱情的遞給我一隻小網子。我興奮地已經不在意老闆對我的稱呼,蹲下身,就拿著網子在水盆中撈了起來。撈了十幾分鐘之後,害是甚麼東西都撈不到,讓我有些喪氣,網子也換了好幾支了。

   「給我吧。」冰炎接過我手中的網子,彎下身,很快就撈到了一隻色彩鮮艷的小金魚。

   「哦哦!這位帥哥技術不錯喔!」老闆笑吟吟的把那隻金魚放進了一個裝水的小袋子中:「帥哥,看你女朋友那麼可愛,再多送你們一隻好了!」老闆很阿莎力地又從旁邊的盆子撈了一隻放進去。

    我紅了臉,看冰炎沒有否認的意思,我臉又更紅了。

    我們繼續往前走,看到一個賣棉花糖的攤子,我開心地上前買了一支。

   「喏,吃吃看吧!」我撕了一點,遞到冰炎嘴邊。冰炎顯得有些詫異,但還是張嘴吃掉了。旁邊的人都下意識的閃開這對放閃放得很嚴重的未正式情侶。

   「太甜了。」冰炎皺了皺眉頭,評論著。

   「會嗎?」我倒是一點都不在意他的評論,繼續咬著我的棉花糖。

    走沒多久,棉花糖也吃完了,我看到了一攤賣糖葫蘆的攤子。我又興奮的拉著冰岩過去。

   「你還吃得下啊?你剛剛吃很多糖了。」冰炎無奈又有些寵溺的對我說著,但還是認我拖著他到攤子前。

   「歡迎,帥哥美女要幾支?」老闆滿臉笑容地問著。

   「給我一支。」我開心地要了一支。

    老闆身手俐落的弄了一支給我:「帥哥,你女朋友很可愛唷~多送你們一顆糖。」

    又再度被誤認了啊...我接過糖葫蘆,瞄了眼冰炎,他看起來倒也沒有特別要辯解的意思。我害羞地低下頭。

    等等等...害羞?!我在幹嘛啊啊啊??!!我該不會...喜歡上冰炎了吧?!害羞?!就目前的情形來看...好像...是這樣。

    冰炎看著褚冥漾一下轉青一下轉紅的臉色,覺得很有趣。

    我還在神遊時,冰炎不知何時臉湊到了我面前。他輕輕舔了下我的嘴角。

    我整個愣住了。

    冰炎倒是好心情的笑了:「嘴角沾到糖了。」

    我整個臉爆紅。嗚...你不能用正常一點的方式告訴我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