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哇!喵喵眼睛好痛。明天一定要去看看眼睛了。」躲在暗處的喵喵揉著眼睛,笑著低聲說。

   千冬歲默默地將一副墨鏡遞給喵喵,順便將備用的墨鏡遞給其他人。

   「呵呵,成功啦!歲,真有你的。」夏碎一如往常的笑的溫文儒雅,內心卻在暗暗盤算著要怎麼好好運用這個冰炎欠下的人情債。

   他低下頭,輕輕的吻了一下千冬歲的額頭。

   「夏,別在這...」千冬歲有些埋怨的嬌瞪了夏碎一眼,惹的夏碎又吻了他一下。就算在漆黑當中,也能清楚的看見千冬歲緋紅的雙頰。

   「萊恩,你看你看,他們又在放閃了啦!走走走,我們到旁邊去吧!不打擾這兩對小情侶啦!不過再看他們繼續閃下去,喵喵就真的要瞎囉!」喵喵一臉歡樂的說著跟她的表情不太搭調的話,一邊拉著萊恩:「我們再去逛逛祭典好了!」然後這兩個就又消失在喧鬧的嘈雜人群當中了。

   「吶,夏哥...你...等一下啦!」千冬歲一邊推拒著又要吻上來的夏碎,一邊好好的觀察了下漾漾和冰炎。

   夏碎可惜的嘖了聲,這才離開千冬歲的誘人紅唇,不過手還是放在他的腰上,摟著他。順便暗暗將這一筆也記入要跟冰炎討的那份帳當中。

   冰炎和漾漾吻的正熱烈。

   千冬歲衷心地替友人感到開心。因為他也知道,從小,漾漾大概連戀愛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吧!所以當然也沒嘗過戀愛的滋味。現在,出現了這麼一個願意愛他的人,千冬歲自己當然也樂見其成嘛!說不定不久之後,就可以收到喜帖了呢!

   是說連千冬歲到現在也不知道冰炎的身家背景到底是甚麼,沒人知道他到底打那兒來,就算千冬歲問了夏碎,夏碎也只是笑而未答。總之雖然冰炎是個神祕人物,不過,不可否認的是冰炎的確是個才華出眾的人,也能帶給漾漾幸福。

   不過,千冬歲偏頭,忽然想到一件事。

   他們...有可能讓冥玥大姊和然大哥同意嗎???基本上,依照這些年下來對他們兩的認識,千冬歲只能很肯定的說,絕對不會。這個他倒是沒有事先想到...。

   「夏,你有沒有想過,要是冥玥大姊跟然大哥不同意的話,要怎麼辦啊?」千冬歲不禁提出了他的疑惑。

   「這個呀...,」夏碎難得的也嚴肅了起來。

   「對耶!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夏碎沉思了一下:「嘛!不過這個靠冰炎來解決就好了吧!」

   「也是。」千冬歲望著不遠處相擁著的兩人:「希望可以。」他低聲為友人祈禱著,希望他的戀情能順利。

   不過...千冬歲現在也很想吐槽自己了,這種要嫁女兒的心情是怎麼回事啊?!唉,人也好像跟著老了...。漾漾那就是一副好傻好天真的樣子這樣,真的很容易被別人騙走的說......。千冬歲想到這,不禁輕笑了出來。

*      *     *

         夜空中的煙火不停的綻開。

   七彩的火光照亮了整個漆黑夜空。

   我和冰炎只是並肩坐在一起,他摟著我,我依偎在他溫暖的懷中。真想就這樣讓時間停下,給我們能在一起的永恆。

   沒多久,煙火結束了。底下的人群們紛紛向出口湧出去。

   我們倆又默默地坐了一會兒。直到冰炎感覺到我因為冷風而微微發抖時,他才抱著我起身:「走吧。先回去了。」他牽住我,脫下他自己身上的外套,替我披上:「穿上吧!」我不禁為他的貼心而感動。

   「嗯,謝謝你。」我感激地穿上他的外套,趁他不注意時,偷偷嗅了下他的外套上那淡淡的冷香。不知為何,冰炎的身上總是帶著這股令人安心的冷香。

   我們慢慢的走回祭典的場地,人潮幾乎都散的差不多了。攤販也開始收拾了。我看了看手錶,已經十一點了。我覺得挺興奮的,畢竟我從來沒有待在外面待到那麼晚,所以覺得很好玩,不知道哥和姊知道了會是什麼表情。我打賭千冬歲絕對沒有告訴他們會這麼晚才回到家。

   我們倆慢慢地走到了我們原本停車的地方,只見喵喵、萊恩、千冬歲和夏碎正靠在休旅車旁笑吟吟的等著我們。

   一看我們來,夏碎馬上笑得很燦爛地迎向前來,直接搭著一臉不悅的冰炎,就先上車去了。

   而剩下的三人則是圍過來:「漾漾,你們好久哦!」喵喵有些埋怨的告訴我。

   「啊?是喔,抱歉。」反正先道歉就對了啦!是說怎麼總覺得他們三個人的眼神都怪怪的呢???

   「對了!剛剛你們怎麼都沒去看煙火?」我忽然想到這件事,雖然說他們沒來我倒是有一點點高興啦!我絕對不會跟你們說是因為能跟冰炎單獨相處很開心的原因的!!!絕對不會!!!是說如果說了,不知道喵喵他們又會說些什麼...。

   而且,根據我最近的觀察,喵喵最近有越來越變成腐女的趨勢...因為她每次看到我跟冰炎,眼睛都閃得跟什麼一樣...。

   他們三人對看了一眼,千冬歲向我靠進一步,笑著對我說:「我們都各自去看了呀!想說不要打壤你跟冰炎嘛!」

   聽完千冬歲的話,我的臉馬上紅透了。

   喵喵看到我的反應之後,狡笑著問我:「漾漾臉紅了!你們該不會...??」她的那雙碧色眼眸還一直閃呀閃的,興奮得很。

   「唔...這個...」

   「漾漾,你的臉又紅了。」一項鮮少說話的萊恩也開口了。

   萊恩老兄啊!你不開口沒人當你啞巴啊啊啊啊啊!!!!你這是害死我啊!!!!

   「哦哦!漾漾害羞了耶!」我說這位小姐,妳是在興奮什麼啊?!

   我深深地覺得,我好像不太能跟他們溝通了...望著我這群青梅竹馬,我真的有種汗顏的感覺...。

   「上車了!」從車上探出頭的夏碎朝我們喊著。

   「來了!」喵喵拖著萊恩,很快就跑上車了。

    千冬歲故意放慢腳步,走在我的旁邊:「漾漾,你們告白了嗎?剛剛有看你們牽手了,該不會也親吻了吧?!」

    我被千冬歲這麼露骨的問題嚇了一跳,好不容易才不紅的臉頰又紅了起來:「嗯...有...。」因為他問得太直接,所以我竟然直接說了出來!

   「這樣啊!那,漾漾,你...」我還是沒聽到千冬歲要問甚麼,因為我們已經到車子的旁邊了,所以我們只好將這話題打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