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喵喵興奮的拿著她的戰利品給我們看。我不禁驚訝於她的購物能力...不過她們家也有辦法付得起倒是啦!

   那兩隻小魚因為看千冬歲很喜歡,所以就送給他養了,畢竟我真的不太會養寵物。還記得在我八歲那年,姊和哥送給我一隻小貓當禮物,不過也被我弄到奄奄一息,最後只好送去給哥的女朋友養。對了!然哥的女朋友我也沒看過很多次,聽說是指腹為婚的,不過他們倆是青梅竹馬,所以感情倒是好的很,所以然哥也沒拒絕,不過倒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娶啦!然哥已經跟她交往了大概有十年以上了吧!好像叫辛西亞的樣子...印象中,就是那種很漂亮又很溫柔的大姊姊。

   冰炎一路上雖然在跟夏碎聊著天,不過我怎麼...總覺得他好像一直在看我的樣子說...。算了,我還是來吃剛剛千冬歲給的和菓子好了。

   總之,沒有很久,就回到了我們家。

   跟大家道過晚安之後,我和冰炎便轉身進入宅邸。

   警衛恭敬的開門讓我們進去。冰炎拉著我的手,完全正確而且毫不猶豫的就走到了大廳。連我都是花了好幾年才搞懂我家的所有房間跟路線圖,但是冰炎竟然只花幾天就記住了?!真是太恐怖了...不知道他腦袋到底是用什麼做的。是說然哥和姊會挑中他當我的家教應該也是這個原因吧!

   打開門,偌大的大廳中的豪華沙發上,坐著一個我熟悉到不能再熟的身影,她旁邊則是站了另一個人,正焦急地來回踱步。

  「褚冥漾!」坐在沙發上的大魔女首先對我開砲。姊姊她如果喊我的全名的話,一般來說,就是大難臨頭的時候。

  「呃...嗨!姊。」我怯怯地打了個招呼。身子稍微往冰炎那邊靠了一點點。

  「嗨你個頭!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我跟你哥今天匆匆趕回來,想說早點回來陪你,結果呢?你給我出去鬼混混到那麼晚!」糟糕...姊的怒氣已經爆表了...。

  「小玥,別這樣。漾漾,你是跟千冬歲他們出去對吧?」然哥一如往常地掛著溫柔的微笑替我擋下了姊的斥責。

  「嗯...對。」我看著然哥的微笑,心裡鬆了一口氣。

  好在然哥有一起回來,要不然都不知道要讓姊罵到什麼時候了。姊姊平常都冷著一張臉,生起氣來更是恐怖,她生氣的時候,就只有然哥可以安撫她,雖然大多時候她生氣的對象都是我啦!其實姊很少對我生氣。

  「姊姊,對不起嘛!下次不會那麼晚了。」看著然哥鼓勵的微笑,我趕緊跟姊姊道歉。

  「哼!知道錯了就好。」姊她冷冷地哼了聲後說,看來她已經原諒我了。

  「漾漾,你先回房去吧!」然哥和藹地對我說。

  「冰炎小弟,你留下來吧!我們有些話要跟你談談。」姊勾起一抹令人膽寒的豔麗微笑。然哥示意我趕緊回房。我擔心的看了下冰炎,見他鎮定自如,才有些放下心來。

   焰紅的眸子迅速的瞥了我一眼,又轉回去。

   我一邊走向我的房間,一邊偷偷瞄著冰炎。不知道姊要問冰炎什麼東西......但是,看姊那個笑,越想越不妙。希望冰炎不要有事啊...我默默祈禱著。希望他這次能逃過我姊的魔爪(?!)

*       *       *

       「坐啊!冰炎小弟。」褚冥玥依舊帶著那令人膽寒的豔麗微笑。冰炎倒是一點都不客氣地直接坐下。

   褚冥玥銳利的視線直盯著冰炎,而冰炎當然毫不迴避的直視褚冥玥刺人的視線。褚冥玥正要開口:「冰炎小弟,」卻被然打斷:「小玥,我來說吧!」

   「我們知道你喜歡漾漾。不是嗎?」然帶著一如往常地微笑問道。冰炎默認。

   「那你或許有權知道這件事。」然的微笑似乎帶點別的意味。

   「漾漾...他有未婚夫了。」然盯著仍舊面無表情的冰炎,猜著冰炎的情緒。

   「這件事連漾漾自己都不知道。好幾年前,對方找上我們。」然頓了一下,又接著說:「但是我們遲遲沒有給予回答。所以,對方同意在兩人年紀大一點後,見一面。如果可以的話,就要馬上結婚。」

   「所以?」冰炎的聲音淡淡的,但仔細一點聽,似乎有一點不穩。

   「明天。」褚冥玥收起微笑。

   「...是嗎?」冰炎依舊面無表情:「你們應該不只要告訴我這個吧?」

   褚冥玥和白陵然互換了個眼色,最後是由仍微笑著的白陵然發言:「明天,如果漾漾和對方同意訂婚的話,我們就必須解聘你。」

   冰炎挑了挑眉:「就這樣?」

  「到時如果真的必須解聘你,我想條約中應該寫得十分清楚。你不許再和白陵家有任何往來,就算你用你們財團的力量來打壓,我們也不會屈服。」白陵然雖然笑著說,不過話語中帶了明顯的威脅。

  「我會遵守條約的。不過,如果褚不願意嫁給他,就代表他可以自由選要嫁的人吧?」冰炎問道。

  「沒錯。到時如果他願意嫁給你的話,你要娶他也無妨。」褚冥玥環著手,唇邊帶著一抹挑臖意味濃厚的笑。

  「我知道了。」冰炎起身,頭也不回地轉身直接走回到他的房間,遠遠的,還可以聽到他用力摔上門的聲音。

   然看著冰炎遠去的方向,露出了有趣的神情:「看來,他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棄的。」

  「難說。」黑髮麗人唇邊的笑依舊沒有褪去的跡象,反倒有增大弧度的趨勢:「有點期待。不是嗎?」

  「嘛!算了。不過,小玥,這次你可不能再在幫他了。這樣不會公平的。」然笑著說。

  「我有幫過他嗎?」褚冥玥挑了挑眉:「我可不記得了。」

  「哦?」

  「哼!那小子...也不會需要我的幫忙吧?你說是吧。」褚冥玥狠狠瞪向依舊笑得溫文儒雅的然。

  「難說。」然模仿著褚冥玥方才的語氣說道。

  「別亂學。」褚冥玥冷冷地哼了聲,便也起身回房。

  「再來又有麻煩事要處理了呢!」白陵然若有所思地留下一句,也轉身回房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