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沖了個澡後,便心煩意亂的躺到床上。瞪著白色的天花板,老實說,真的有點害怕。好不容易抓住了......

   不!他有信心。褚不會變心的。眼角瞥到了今天的日期。快要到期限了呢!看來還是要趁早行動才好。忽然,輕輕地敲門聲傳來。

   冰炎迅速地開了門:「...褚?」他不禁訝異於來者。

   「我...我可以進去嗎?」褚冥漾紅著臉,看著冰炎有些錯愕的表情,怯怯地問著。

   你當然開了門給他進來。

   他赤著腳,黑髮還有些濕濕的,看來應該是剛洗完澡。淡淡的沐浴乳甜香傳來,令你差點把持不住。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你從廚房泡了一杯熱可可給他。

   「啊,謝謝。」他接過溫暖的杯子,你不禁為了他冰冷的手的溫度皺了皺眉:「手,怎麼那麼冰?」

   「欸?有嗎?」他舉起手碰了下脖子:「還好吧!」

   你直接將他的手握住,讓自己掌心的溫暖傳到他冰冷的手中。

   他似乎嚇了一跳,但還是紅著臉回握住你,沒有放開。

   「對了!剛剛然哥跟姊跟你說了什麼?」他仰著臉看你,墨瞳中是掩不住得滿滿的好奇。你總是覺得他很有趣,什麼表情都會表現在臉上。

   你饒富興味地打量著他似乎很緊張的樣子:「就為了問這個?」

  「不然咧?」他嬌瞪了你一眼,不過,在你看來,這根本沒有任何殺傷力,只是讓你更想撲倒他而已。

  「不重要。」你微微一笑:「現在...應該有別的事可以做吧?」沙啞低沉的嗓音讓他的墨瞳染上了一層迷濛:「...甚麼?」

   你慢慢靠近他,微笑慢慢擴大:「有句話說,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不是嗎?」那有些迷濛的墨瞳終於明白了你的意思,他一瞬間跳起:「我我我我剛剛想起我還有事!!」

   你還是慢慢靠近一直後退的他:「時間多的是。不必急著處理。」

  「我...」他紅著臉,撇過頭不看你:「呃...我先走了!!!」他急急忙忙地衝出去。

  「嘖。」你可惜的嘖了聲。真是的,到手的獵物逃了。算了!反正就像自己說的,時間多的是。你走進浴室,再沖了些冷水,這才解決了你的慾望。

*  *  *
   我喘著氣,靠在自己房間的門上。

   頭抵著冰冷的門扉,想讓紅燙燙的臉降一些溫度。冰炎剛才低沉沙啞的磁性聲音在我耳邊繚繞不去,暗下來的焰紅瞳眸彷彿有火焰燃燒著。

   說真的,有點嚇到。也不是說不願意跟他做...那種事,只是...我發現我自己的臉又滾燙了起來。

   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不過,最重要的事還是沒問到...哪知道最後會變成這樣啊!!!都冰炎害的啦!我氣惱的想著。

   抱著床上的抱枕,冰炎他...怎麼會突然想到那檔事去...我不解地想著。

   唔,算了!不想了!還是睡覺吧!

   我躺下閉上眼,至於姊姊跟哥哥和冰炎的談話,就等到明天再說吧!

*       *       *

     

         一大清早,賽塔就來敲我的房門:「少爺,該起床了。」

   我迷迷糊糊地應了聲,看了下時鐘。才七點。基本上,要不是有重要的事情、姊姊跟然哥有事找我或是冰炎早上要上課的日子,賽塔都會讓我睡到自然醒。

   一邊納悶著今天到底要做什麼,一邊隨便拿了件襯衫套上,綁了簡單的馬尾之後,便走出房間。

   到了樓下,難得的沒見到冰炎,說不定是在書房。沒見著冰炎,倒是看到哥哥姊姊都在大廳。兩人都各自在處理手上的文件,過了一會兒,然哥才發現我已經下樓站在旁邊看了他們好一會兒。

   「啊,漾漾,早啊。」然抬起頭來對我笑了下,又繼續處理手邊的文件。冥玥則是瞥了我一眼之後,又低下頭去忙她的了。

   他們倆每次回家都還會帶一堆工作回來,我早就習慣了。不等他們忙完,他們就不會來理我。他們倆能幹是能幹,不過自從公司成功之後,他們陪我的時間越來越少,雖然說也不是在抱怨什麼的,就是只希望他們可以多陪陪我。物質生活固然是有一定的品質的,不過還是會覺得有些空虛。

   賽塔靜靜地幫他們的端上兩杯咖啡,替我端了杯熱巧克力之後,就又靜靜的退下了。

   慢慢啜著手中的巧克力,開始慢慢感到無聊。放下杯子,我起身,走到書房,想去看看冰炎是不是在書房。

   推開書房的大門,靜悄悄的關上、靜悄悄的溜進去。果然,在書架後面看到了冰炎垂頭看書的身影。一時玩性大起,我無聲無息地繞到他的後面,從後面竊笑著抱住他,想看看他的反應。

   沒想到他竟沒嚇到,反倒一個轉身,將我帶進他懷中:「還玩?」他輕笑著說道。

   我笑了下,把玩著他的長髮:「真可惜,沒嚇到。」

   他吻了下我的額:「要是被你嚇到我也不用當你的老師了。怎麼來找我?你哥哥姊姊不是都在外頭嗎?」

   「沒事不能來找你嗎?」我嘟著嘴,有點撒嬌,有點埋怨。

   他笑而不語,抱著我坐了一會兒。突然,書房的門被人打開,我連忙想掙脫冰炎的懷抱,但他卻抱得更緊。

   然哥從書架中探出頭來,笑吟吟的走過來:「你在這兒啊!漾漾,我們有一些事要告訴你,先出來一下吧!」他瞄了眼冰炎,目光中似乎還有點敵意。但他的視線很快就又回到我身上:「走吧!」我不禁懷疑剛剛那是不是我的錯覺。

   書房的大門關上,冰炎這才瞇起了銳利的紅眼。看來褚的哥哥似乎沒有很喜歡他呢!不過,這樣就更有趣了。不知道對方是誰呢?

*  *  *
   「呃...我有聽錯嗎?」我不解地看著悠閒的翹著腿的冥玥和笑得一如往常的然。

   「婚約?這...有點離譜吧...」我不敢置信的喃喃念著。

   「你沒聽錯唷,就是這麼回事。」然哥笑著說。「好了,你就先跟我們出門一趟。至少先和對方見見面吧!」然看起來一派輕鬆的說著。

   問題根本不是出在這裡好嗎......我現在真的超想吐槽這整件事的...婚約咧!我才不信誰會看上我,我又沒有很常露面,最好是會有人看上...不過我根本來不及表達我的意見,就被然哥和笑的一臉詭異的姊姊拖到樓下,推上車。

   怎麼有種被綁架的感覺...我坐在後座的唯一感想是這個。

   不過...冰炎怎麼辦?我憂心地想到他,他不會准許這種事情發生的啊!坐在前面的冥玥似乎是看透了我的心思:「怎麼?在擔心那傢伙啊?」我馬上紅了臉。

   「別擔心,漾漾。我們跟他談過了。」然應該是從後視鏡看到我緋紅的雙頰,他一如往常地笑著說道。

   談過...難不成昨天的...?!

   在我的腦袋不停地想著時,車子已經在一家典雅的餐廳停了下來。

   「你就自己下去吧!慢走不送。」褚冥玥一把我送下車,馬上就吩咐司機疾馳而去。

   我咧...你還是我姊嗎??真狠...我一邊咕噥著,一邊自己走進餐廳中。

   侍者一見我進來,馬上迎上前來:「褚少爺嗎?這邊請。」他將我領進一個獨立的雙人雅座,從這裡看出去可以看到整個餐廳。

   剛坐定不久,餐廳就一陣騷動。

   我好奇地看著。原來是一個男人推門走了進來。

   他很帥,一進來就吸引了整間餐廳的目光。

   我轉開了頭,反正也不甘我的事。哪知,這時我對面的座位被人拉開。

   是剛剛那個人。

   他對我爽朗的笑了下:「你就是褚冥漾吧?」他的聲音也很好聽耶!

   「...嗯,我是。請問你是?」該不會是他吧......?!

   「我是阿斯利安,叫我阿利就行了。」...賓果。就是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