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利安在一旁的人群中,目送車子離去。

   清脆的手機鈴聲響起,他拿起了手機,瞥了一眼來電顯示之後,臉上的笑容歛了起來。

   「喂,是我。」對方清冷的嗓音透過話筒而放大。

   「你想做什麼?」平時極少發怒的、總是笑臉迎人的阿利,這時臉上的表情是絕對冷寂的,冰冷的語氣令人備感威脅。

   「你自己最清楚。」對方也沒被他的冰冷嚇到,只是也用同樣冰冷的語調回應。

   「哼。」

   「今晚,十二點整。Blackˊgray。」對方不等他說什麼,便立刻掛斷了電話。

   看著螢幕上閃著通話結束的字樣,阿斯利安緊緊地將手機握在手中,用力地彷彿想將之捏碎。柔和的臉龐閃過了一絲不悅、冷酷以及帶有濃厚較量意味的神情。

*  *  *
   一回到家,下了車,一團金色的影子猛地撲上,讓我退了幾步才穩住腳步。

   「喵喵,不是讓你們先進去了嗎?」略帶著無奈和笑意,看著金髮的少女帶著撒嬌的神情在自己懷中蹭著。越過比自己嬌小一些的少女的頭頂,不意外的也看見了帶著眼鏡的黑髮友人和應該在的很愛消失的另一個友人,以及笑吟吟的那個某人的未婚夫。

   「欸~因為漾漾還沒回來就進去好像也不太對啊~畢竟我們是來找漾漾的啊!」喵喵笑得燦爛,這才從我懷中跳了出來,帶頭走向守衛。

   千冬歲朝我笑了笑,夏碎則是朝我笑著頷了頷首。萊恩則是忽然從我身邊飄過,然後一顆顏色怪異的飯糰就被塞到我手中了。

   守衛一看到我,當然是直接放行。

   到了中庭,賽塔已經等在那裏了。他笑著朝我們一行人鞠躬,便轉身領著我們大家走到大廳。

   夏碎加快腳步,走到賽塔旁邊和他談笑著。而千冬歲則是刻意放慢腳步走到落在最後面的我身邊。

   「漾漾,你還好嗎?你看起來有點累。」千冬歲推了推他的眼鏡,關心的問道。

   「嗯,我沒事的。」服了服額,的確,最近發生了令人不敢置信的事,精神上有點衝擊到。本來以為藏得很好的,不過還是逃不過千冬歲的眼睛哪!

   「是嗎?」千冬歲一臉不相信的皺著眉頭打良著我。

   「漾漾,」千冬歲忽然停住腳步。故意和其他人保持了點距離。

   「你很累。不要以為我們看不出來。而且,」千冬歲輕輕按住我的肩膀,眼神中是全然的擔憂。

   「我從然大哥那裏無意中得知了那件事。」我猛的震了一下。

   「千冬歲,我───」話尚未說完,便被千冬歲打斷:「漾漾。」

   「漾漾,冷靜一下。我沒有要逼你說任何事,你也不必一定要告訴我,但是,我要你知道,作為你的摯友,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我都會支持你的。不過,不管最後你選的是誰,我都希望你能夠得到幸福。」千冬歲的眼神真誠,沒有一點虛假。

   心中彷彿有一小部分釋懷了。鼻頭酸酸的,眼角有些迷濛。為了他的關心。

   千冬歲溫柔地拿出衛生紙,輕輕地擦拭著我的臉。我正搞不懂他在幹嘛時,忽然意識到。我在流淚。不知為何,我真的在流眼淚。閉上眼,唇角掛上微笑:「謝了,歲。」

   「嗯。」千冬歲輕輕地摟住我,熟悉的溫度從他那兒傳過來。

   「漾漾,你這陣子一定累壞了吧!等等去好好睡一覺。還有,別擔心,我們都會陪著你的,我的摯友。」千冬歲帶了點笑意這麼說道。

   真的很謝謝你,歲,我的摯友。

   
   「看來千冬歲已經解決了呢!嗯、嗯,真是太好了。」金髮少女用眼角餘光悄悄的注意著後面的兩位黑髮友人,直到千冬歲輕輕地摟住了似乎在哭泣的漾漾。

   「是呢,歲對這種事情很在行的。尤其又是漾漾的問題。」萊恩也難得出現的負荷了這麼一句。

   「啊~不管如何,漾漾知道了就好啦!」喵喵笑著說道,抓著一旁又要消失的萊恩就是一陣猛晃。

   我們都要你知道,你並不孤單。在面對愛情的二選一時,我們都會一直陪著你的。而且,會一直無條件的支持你的決定的。

   我們四個可是青梅竹馬呢!

*  *  *

   其實喵喵他們並沒有待很久,不同於以往,他們這次真的就只是規規矩矩地坐在大廳聊著天,而冰炎當然也有出來和夏碎聊天。

   大概兩個多小時之後,喵喵他們就走了。

   臨走前,千冬歲還遞給我一個小小的香包。聽說是有助於睡眠的。

   等到送走客人之後,我馬上就躲回自己的房間。其實,心裡有一塊一直叫囂著要冰炎的陪伴。但是理智上,我並不想面對冰炎。對於今天跟阿利出去的輕快心情,在見到冰炎的那一瞬間,全部化為濃的化不開的愧疚。

   由於房內就有衛浴設備,所以我就隨便沖了個澡,便倒到床上。掏出那個小巧的紫紅色香包,淡淡的柔柔香氣飄在空氣中,很舒服。沒過多久,我便墜入了夢鄉。這次,一夜好眠。

*   *   *

   午夜,牆上的鐘面精準地敲了十二下。

   冰炎隨手拿了一件黑色的風衣披上,便從四樓高的窗戶翻身下去。由於要通過正規的檢查再出去會很麻煩,所以乾脆就用翻牆的就好。

   街上已經一片漆黑,但撒落的微弱月光還是讓他可以清楚的看見路。

   快步的在寂靜的夜裡奔著,但卻安靜的一點聲音都沒有。直到兩條街外的一家夜店。

   通過了門口的檢查,踏進了高格調的夜店。一進去,搖滾樂就令冰炎不禁皺了皺眉頭。

   隨手招了個服務生,要了間最大的包廂,點了瓶名貴的紅酒。

   赤紅色的酒液,被訓練有素的服務生動作優雅的斟在澄澈剔透的高腳玻璃杯中,在微弱的燈光下,更添了一分血色。

   冰炎舉起杯子,晃了晃,看著酒液在燈光之下散出漂亮的晶瑩光芒,唇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仰起脖子,優雅的一飲而盡。

   包廂的門忽然被推開,褐髮的少年在服務生的帶領之下,走進了包廂。他看見冰炎,只是冷漠的哼了聲,便隨意地坐在冰炎的對面。

   冰炎示意服務生再斟一杯紅酒給少年。少年沉著一張帥氣的臉接下了酒。

   「我就知道,你會為了他而來的。看來我的預估並沒錯,你說是吧?阿斯利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