抿緊了唇,走到他們四人面前。

    冰炎一臉深沉,不知道在想什麼;阿利一臉殷切期望,似乎希望我選擇的是他;姊姊冷笑著,臉上帶著彷彿能夠洞悉一切的表情;哥哥看著我,臉上仍是那溫和的微笑。

   「我...」努力地發出細小的聲音,但在一片沉默之中,還是顯得特別突出。

   「少爺,恕我潛越,不過,您還是先坐下比較好。」賽塔似乎是看出了我的進退兩難,趕緊打破了我的困境。

    我感激地朝賽塔笑了下,他也朝我眨了眨眼。

   「漾漾...」阿利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不過被哥哥伸出手制止了。

   「漾漾,現在是你做決定的時候了。我想你應該聽得很清楚了,關於這兩個人。你自己決定吧!這已經不是我們可以幫你做決定的事了。」然溫和地說道。

   「我...,」我低下頭。但是還是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冰炎的目光,那專注而帶了些期盼的目光,緊緊地鎖定在我的身上,看得我渾身不自在。

    閉上眼,從與冰炎相遇的第一天開始,我的生活早已整個翻天覆地。嘗試了更多東西、感受了更多的情緒。這才發現,記憶中,總有著那一抹銀紅色的身影、他不經意間流露出的溫柔、總喜歡實行斯巴達教育...這才發現,原來,他早已佔據了我的整個視線、整個世界和...整顆心。原來,從第一眼看到他開始,愛情,就已經滋生了。猛然驚覺,我愛的人...我愛著的人,一直都是冰炎。我怎麼那麼傻?傻到現在才發現,他對我,我對他的感情。

    就算他的來歷不明、就算他是我的家教,我還是愛他。

    我愛著冰炎。

    我睜開了眼,站起身:「我愛的人,他總是對我很好、很好,還有一點彆扭的溫柔。所以───」

   「你願意也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給你我的溫柔嗎?冰炎。」我站在冰炎的面前,微微一笑,朝他伸出手。

   「...當然。」冰炎勾起了一抹笑,不是平時的冷笑、皮笑肉不笑、嘲諷的笑,而是完完全全發自內心的笑。

    他沒有牽住我伸出的手,他只是站起身,將我擁進懷中。

    一下子,他便放開我。

    姐姐環著手,嘴邊是一抹不意察覺的笑意:「冰炎小弟,希望你能履行你的諾言。」姐姐走過來,拍了拍我的頭,便轉身回房了。

    「恭喜你。」然帶著一如往常的溫和笑容,不過殺氣挺濃的倒是。

    我轉身,脫離冰炎環著我的手,面向一旁的阿斯利安:「對不起,阿利,我...」還沒說完,便被阿利打斷。他一臉苦笑的說道:「別說了,漾漾。我知道。伊沐洛他...感情放得比我還深,他才是能給予你幸福的人。祝你幸福了。」他說完,便轉身就走。

    「等等!」他困惑的回過頭。「我想告訴你,我一直都把你當成像然一樣的哥哥,所以...,」

    阿利淺淺的笑了,他又走了回來,輕輕的揉亂了我的頭髮:「放心吧!我還會一直跟你保持連絡的,我可愛的弟弟。」語畢,他便真的走了。

    等到他走了之後,然開口了:「冰炎,昨天晚上,你們本家打了通電話過來,我只能替你壓到今天晚上,你自己要趕快。」

    「我知道。那,褚我就先帶走了。」冰炎抓起我的手,連問都沒問就拉著我向前。轉過頭,看到然哥默許的表情,也只好跟著冰炎走了。

     一出大宅,一輛黑色的四人座轎車已經在等著我們了。冰炎示意我坐上車。

    「這是怎麼...??」車子剛駛離宅邸,我便禁不住好奇的問道。

    「褚,你想知道我的身分嗎?」坐在旁邊的冰炎橫過身子,焰色眸子認真地看著我。

    「嗯。」

    「那麼,聽好了。我的真名叫做,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冰炎帶著笑意,看著我錯愕驚訝的表情。

    「伊沐洛‧巴瑟蘭??」那個全球數一數二的伊沐洛集團還有與伊沐洛集團同等的巴瑟蘭集團...為什麼姓氏會一樣??

    「我是兩集團現任當家的獨生子。由於兩家結婚的消息並沒有傳出去,所以只有極少數人知道我的身分。還有,可別亂招搖啊!會惹來殺身之禍的。」冰炎帶著有些惡質的笑看著已經整個呈現呆滯狀態的我。

    這這這這這是怎樣啦???!!!我的...戀人,竟然是這種身分???

    「所以,做好準備吧!做我的妻子,要學的東西可不少。」冰炎挑起了我的下巴,臉慢慢湊上前:「認命吧!這可是───」他吻上我的唇。

    「你自己決定的呢。」

    這段緣份,是從家教與學生開始。但是,我們會以夫妻的身分,一起走到最後。

*         *          *

          有在鮮網看羽兒文文的親們,因為有的篇章羽兒弄成兩篇到三篇合成一篇,所以這個篇幅就比較少,絕對沒有偷工減料唷!!!

          希望你們能夠繼續支持羽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