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開到了一棟氣派非凡的獨立豪宅。甚至比我家還要氣派些。

   黑白色的房子採用的是巴洛克式建築,輝煌、莊嚴。穿過前頭大的不像樣的院子,其中種滿了奇花異卉,卻一點兒都不會不搭調。

   雕著細緻花紋的門扉旁站著一整排的警衛。一看到冰炎,他們全都整齊劃一的九十度鞠躬然後喊著:「歡迎回來,少爺。」

   ......這排場也太大了吧...。大的有點離譜,真的。

   不過,看冰炎一臉稀鬆平常的牽著我走進去,我倒是也不好說什麼啦...。

   冰炎領著我走進前廳。華麗的水晶燈、柔軟的地毯、簡約又不失優雅大方的設計格局,令人嘆為觀止,我好奇地打量著每一處。

   「唉唷,小傢伙回來啦!」忽然,一個穿著日式和服、手拿摺扇,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少女笑嘻嘻地走到我們面前:「這就是小漾漾吧?果然很可愛呢~嘖嘖,小傢伙的眼光不錯嘛!」那少女一面說著,一面在我臉上摸了一把。

   「老太婆,妳不是出去了嗎?」冰炎是滿臉不爽的樣子,還把我拉到他的身後。呃...這個女生砍起來不太像是冰炎的姊妹呢...也應該不可能是他的媽媽吧??

   「唷唷,小傢伙,怎麼那麼兇呢~我可是有幫你哦!還有,不幫我介紹一下嗎?」少女依舊笑嘻嘻地打開摺扇。

   「...褚,」冰炎看起來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地瞪了那女生一眼之後才轉過身對我介紹:「這位是扇,我的老師之一。」老師???能教冰炎,那她到底幾歲了啊?!

   冰炎冷哼了聲:「實際年齡不可考。」那不就代表...

   「對,她說不定已經好幾百歲了。」那她的樣子...

   「誰知道。」冰炎聳了聳肩:「喂,老太婆,我爸呢?」

   「辦公室吧~話說小傢伙你還是對我好一點吧...」扇明目張膽的嘀咕著。真不愧是冰炎的老師啊....看著冰炎一臉手很癢的樣子,我不禁對扇佩服了起來。

   冰炎沒再說什麼,直接拋下扇,便拉著我走上一旁鋪著黑色地毯的旋轉樓梯,走上了二樓。二樓的格局基本上就是一上去就是一條長廊,而長廊的兩旁則是一扇扇的門。

   冰炎逕自開了第一扇、也是最大的門。一看到門內的景象,我不禁趕緊用手摀住嘴,以免自己笑出來。

   一位黑髮的男子手上拿著一大疊的紙張,很顯然是準備行兇的樣子,而另一邊嚇得撲在地上的銀髮男子則是不斷的求饒:「對不起啦!!!!對不起我錯了啊───」

   兩人看到我們倆近來,一瞬間就這樣僵在那邊。忽然,我不小心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接著,地上的那個銀髮男子也跟著我笑了起來。而黑髮的男子則是帶著有些無奈的眼神看了銀髮男子一眼,便也帶上了淺淺的微笑,而冰炎竟然也是淺淺的笑著。

   「抱歉穰你們見笑了。」那位黑髮男子很有禮貌地說道。這個人是冰炎的父親嗎???

   「不會的。」冰炎也挺有禮貌地應了聲,接著便轉向我,臉上是微微好笑的神情:「並不是。他是凡斯,我父親的秘書。」欸欸??這麼說...

   「對,」冰炎無奈地嘆了口氣,瞥了一眼正從地上爬起來的銀髮男子:「他才是我父親,亞那。」

   仔細一看,冰炎的臉上果然有些許的,亞那的神情。

   「冰炎...你跟你爸差好多...」我複雜的說道。是說為甚麼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像到他就慘了。」一旁的凡斯笑也不笑的補充了這一句。忽然覺得他說得很對...在看到冰炎的爸爸剛剛又差點滑倒之後。

   「因為你在想甚麼都寫在臉上了。」冰炎冷笑了聲,捏了捏我的臉頰。

   唔...揉了揉有些疼的雙頰,我才沒有咧!!!

   「你有。」...算了,跟你逗只會氣死自己。我賭氣的將臉轉向一邊,但輕輕的將我的臉版過來,將我擁住。

   「咳咳,那個...亞,這是誰呢?不給我們介紹一下嗎?」凡斯出聲說道。我紅著臉想掙脫冰炎,可惜憑我的力氣,根本掙不開。

   「這位是褚冥漾,我的未婚妻。」冰炎似乎是很順理成章地說著。等...等一下!!!未婚妻?!我是男的耶!!!

   但是冰炎還沒有回應我的話之前,凡斯就先笑著開口了:「那祝福你們了。」

   而終於站穩的亞那則是跑到我面前,揉了揉我的頭髮:「唔~我們家小亞的眼光不錯,漾漾很可愛唷~」亞那露出一個稚氣的笑容,輕輕在我的臉頰吻了一下。

   我愣住了,不過還是結結巴巴的紅著臉道謝。

   出了辦公室之後,冰炎拉著我往走廊的後面走去。繞過轉角之後,是一座露天的空中花園。這裡的花園一樣很美,美的彷彿置身在天堂。

   「亞?你回來啦?」碩大靜謐的花園中,忽然響起了一個清亮好聽的女聲,柔柔的、很舒服。接著,一個女子便從小徑上現身。

   她有著一頭漂亮的柔順紅長髮,火焰般的顏色在微風中輕輕的飛揚著,隨著風兒,帶來了一陣好聞的柔軟香氣。穿著白色的衣裙,雖然只是簡單的白色長裙和白色襯衫,卻更襯得出她的清麗氣質。五官雖然有些銳利,不過在她的微笑之下,便顯得柔美許多。總而言之,是一位美人。真不愧是冰炎的母親哪...應該是他母親...吧?

   「母親,我回來了。」冰炎的唇角也難得地帶上了一抹淺淺的笑意。

   「這位是?」

   「他是褚冥漾,我的未婚妻。」

   「哦哦,這樣啊...。」冰炎的母親給了我一個友善的微笑,牽起我的手:「歡迎你哦!小漾漾。」

   「嗯...嗯。」我趕緊也回以一個微笑。冰炎的母親輕輕地捏了捏我的手,微笑著:「亞就拜託你了,雖然他的脾氣有些暴躁,而且講話有時候很不客氣,不過,我相信他一定是很愛你的。」

   「嗯。」我燦爛的笑開了:「我知道了,謝謝您。」無視於冰炎有些抗議的神情,我就這樣和他母親聊了下天,才依依不捨的揮別了他的母親。

   「沒想到你的家人人都很好呢!」

   「等你住進來就知道了。」冰炎陰沉地說道。

   「欸欸?不會啦!」我看向冰炎:「反正,有你在啊!」

   冰炎愣了一下,隨即淺笑著在我額頭上落下輕吻:「真是的...。」

   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歸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