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舞蹈學院中,Atlantis舞蹈學院是整個舞蹈界世界知名的學院。

  所有的學生夢寐以求的最高學府。

  我,褚冥漾,竟然考上了這樣的學校。連我媽都特地打電話去確認。

  「漾漾,你在發甚麼呆啊?」這個差點嚇死我的金髮女孩,是米可蕥,大家都叫他喵喵。主修韻律舞,我新認識的朋友。

  「啊!沒事啦!只是在想一些東西。」是說你甚麼時候來的啊?!可以不要這麼無聲嗎??

  「漾漾,你很愛發呆耶!」喵喵都著嘴向我抱怨著「你剛剛一定都沒聽到我說甚麼。」「你剛剛不是在說你家的蘇亞嗎?」我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

  「漾漾,你最近發呆的頻率比之前多了33.333個百分比。你沒事吧?」這是端正地坐在我對面的千冬歲,主修日本舞。雖然我懷疑他是衝著自己的哥哥去修的。「沒事啦!」是說同學,你這數據到底哪來的?!也太...

  這時,一旁突然浮現的萊恩推了千冬歲一下。萊恩平時超沒存在感的,但是把頭髮綁起來的時候會存在令人很有壓迫感。主修武功。

  千冬歲瞥了下錶,催促我們:「走吧!這節有課吧!」我跟喵喵互望了一眼,很有默契地把頭撇開,避免被千冬歲發現我們在偷笑。

  學院的必修學分其中也有日本舞。所以我們四個乾脆選同一時間。

  日本舞教室是那種日式的房間。我們到的時候,因為提早到了,所以只有我們四人跟老師。

  這位紫色眼眸,黑色的長髮束馬尾的,就是藥師寺夏碎,我們的日本舞教師,聽說他得過許多世界級的競賽獎杯。千冬歲同父異母的哥哥,千冬歲會學舞好像也是他的關係。

  他朝我們笑了下。我看到千冬歲臉微微地紅了。

  喵喵和我想用咳嗽來掩飾笑聲,但很明顯地失敗了。因為千冬歲轉過頭來瞪了我們一眼。而一旁的萊恩早就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

  「千冬歲,喵喵不舒服想先出去一下,等等再回來。漾漾,萊恩,陪我去吧!」然後她就笑著把我和萊恩抓出教室。留下千冬歲跟夏碎老師。 

*         *       *

      鐘響之後,喵喵才願意放我們回教室。

   班上同學幾乎都已經站定位置了。我們三人溜回千冬歲的旁邊,他的臉還是有些紅紅的。真不知道剛剛發生了甚麼事??我覺得等一下依喵喵的八卦能力一定會打破砂鍋問到底...不過我也很好奇是真的。

   我們的注意力很快地被拉回夏碎老師身上。說真的,我還沒看過有誰日本舞跳得比他好。一舉手一投足都有一種優雅的日本韻味,我們常常看他示範看到出神,太優美了!不過這時候千冬歲就會一一用威脅的眼神瞪過去。真是的,我們看老師示範也不行啊?!

   一下課,喵喵馬上把我們三個全部拖到外面:「吶吶,千冬歲,剛剛你和夏碎老師到底發生甚麼事?告訴我告訴我!」喵喵你那一臉“不告訴我就殺了妳”的表情真夠嚇人的...「秘密。」說完鏡片還很詭異的閃了一下,但還是遮不住臉上的紅霞。千冬歲我佩服你的勇氣!!!竟然能夠一臉沒事的忽略喵喵剛剛的那張臉!!!真不愧是火星人嗎??


  我掏出課表,竭力想忽略面前上演的追逐戰(喵喵一直追著千冬歲)

  「啊!下節是冰炎老師的課,等下如果遲到就不好了!」喵喵聽到我說的話之後,眼睛馬上亮了起來:「走吧走吧~先去教室吧~」我說小姐,要發花癡也不是這樣好嗎?

  說到這個冰炎,可說是舞蹈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天才舞者。從小就拜這學院的三董事之一 ── 傘董事為師。俐落的高難度步法是他的招牌,帥氣的外表引來了許許多多的愛慕者,就像我旁邊這位小姐一樣。不過他的脾氣也是一等一的差,上起課來操死人,所以到最後,只剩下一些不怕死的人會選他的課,包括我們四個。

  是說當初拿到選課單的時候,喵喵一直不斷的告訴我們,冰炎的課有多輕鬆啦、多好混之類的,所以我才會選了這門課當主修。事後我才發現被騙了!

  走到冰炎的教室,寬廣的大房間中,四面都擺了鏡子,好讓我們能立刻調整自己的姿勢。

  我們到的時候,鐘剛好響了。幸好幸好。

  這個穿著白色上衣配黑色牛仔褲,一頭銀髮束在腦後,額前還一抹紅髮的帥氣男子,就是冰炎。專教街舞。也就是我主修的舞蹈。

  正當我一邊神遊一邊複習上次的舞時:「褚,上我的課敢發呆?膽子不小嘛!過來做一次我剛剛的舞步。」在他美麗的焰紅眼眸的瞪視下,我緩緩的上前並重複了一次他的動作。

  冰炎並沒有把驚訝顯露出來。這黑髮少年只看一次就記住了?!這動作可是要苦練好幾年才行呢!這少年...有趣。

  這時,鐘響,在一片叫好聲中下課了。

  冰炎勾起了一抹沒有人看到的笑,第一次對某個學生這麼感興趣。

  就這樣,褚冥漾在不知不覺中被一個危險的獵者盯上了。

*        *        *

       「褚,過來一下。」奇怪了,我有做錯任何事嗎?!冰炎叫我要幹嗎?!我看向狂冒愛心的喵喵和拿著筆記本不知道在寫啥的千冬歲還有消失的萊恩老兄。心裡明白:別奢望他們會救我。

   我認命地嘆了一口氣,冰炎總是有辦法讓我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事了。

   他勾了勾手示意我跟他到他的辦公室。

   我尾隨著冰炎來到教師辦公室,這邊的教師辦公室是一人一間分開的。畢竟這裡的老師也不多。冰炎帶著我到了最後面的一間。一打開門,我只在裡頭看到一張大大的辦公桌還有一整櫃的精裝書。整體給人的感覺就是貧...不是,是乾淨。

   「坐。」他坐在他的辦公桌後,指了指桌子對面的一張椅子。

   我緊張地坐在他對面,焰紅的漂亮眸子緊緊地盯著我,使我沒由來的感到了一種奇怪的情緒。臉有些紅燙。心跳快了一些。

   「你從甚麼時候開始學街舞的?」冰炎低沉好聽的嗓音問著。

   「咦?!我想下....好像是從小學的時候吧!」我不太確定的回答,好奇地盯著他。

   「考不考慮課餘時間繼續跟我進修?」

   「...咦欸?!甚麼?!」我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冰炎耶!!那個從不另外指導別人的冰炎耶!!!!

   他不耐的表情證明了我沒有聽錯:「要或不要,一句話。」

   「啊,請多指教了。」我連忙答應。
  
   總之,雖然有可能是那種操死人不償命的魔鬼課程,不過,能讓冰炎親自指導可是難得的機會呢!

   這時候,我們的漾漾小朋友還不知道,他的生活將會因此而翻天覆地。

*         *        *

       我如獲大赦的走出冰炎的辦公室。

  「漾漾!」果不其然,喵喵他們果然在外頭堵我。

   看著喵喵和千冬歲的笑容,我十幾年來的衰運告訴我:此地不宜久留!!!!

  「啊,是你們啊!」嗯...從千冬歲旁邊衝過去應該可行...

   深吸一口氣,我用我畢生最快的速度衝過千東歲的旁邊,不意外地看到了千東歲詫異的表情。抱歉啦!各位!我迅速地衝到兩棟樓外的宿舍,跑上我位於四樓的房間,緊緊的鎖上門。呀呼!脫逃成功!!!我高興地想歡呼,畢竟這群火星人不可能這麼簡單的放過我。明天大概慘了...

   正當我整個人成大字狀的仰躺在我的床上時,輕柔的敲門聲傳來。

   我赤著雙腳去應門。這位臉上掛著親切的笑,金髮碧眼,給人一種很像天使般聖潔的氣質的男子,是學校的行政人員,安因。

  「漾漾,要不要下來一起喝茶?剛剛本來想叫你,但是你跑太快了。」安因滿臉笑容地詢問著我。「喔!好啊!我馬上就下去。」安因笑笑的帶上門。

   我穿好鞋襪,走出房門,又好奇的想到我旁邊的房間到底住誰啊?!從來沒看過。

   到了樓下,許多人向我招呼。這棟大樓呢,其實是建給高年級的學長姊和行政人員以及教師宿舍用的。至於我這菜鳥新生為什麼會住進這棟通稱『黑館』的宿舍?!是因為剛開學的時候,我笨到想要用通勤的方式來學校。結果,搭過一次的瘋狂校車後,我馬上放棄通勤。但是當我要登記宿舍時早就全部都登記完了。負責宿舍的賽塔好心的讓我住進了黑館。雖然我當時興奮地忘記聽他後面的那句話...。

   然後呢,我就住進了怪人雲集的黑館。

   這裡的東西都很...友善,所以剛住進來的第一個禮拜,我尖叫了362次。這是千冬歲是後一臉憋笑的告訴我的。

   我坐下後,滿桌的蛋糕看得我口水直流,安因微笑著遞給我一盤蛋糕,還貼心地叮囑我別吃太多。

   舞者必須維持在適當的體重才能夠展現最完美的演出。

   尼羅做的蛋糕果然是最棒的!!!

   補充說明下,尼羅是蘭德爾學長的僕人兼戀人,蘭德爾學長主修國標,搭檔當然是尼囉。而且聽千冬歲說蘭德爾學長好像是某個地方的貴族之類的...

   忽然,安因笑著對我說:「漾漾,聽說冰炎殿下要親自為你上個別課程?!」

   我噎到了。

   安因擔心的遞給我一杯茶:「漾漾小心點哦!」我灌了幾口茶,意識到所有人的是瞬間集中在我的身上。

   我小心翼翼地開口:「應該算吧...冰炎老師沒有說得很清楚耶...」挖哩咧你們這群火星人情報哪來的可以請你告訴我嗎????這是二十分鐘前才發生的事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