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那你可要好好學哦!冰炎殿下不隨便教別人的。」這個正在品茶、金髮綠眼、很像精靈的優雅男子,就是賽塔,學院的宿舍管理員兼安因的戀人。

   「喔,嗯,我知道。」我吞下一大口蛋糕,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

   「漾漾,如果不行的話一定要跟冰炎說哦!受傷了就不好了!」安因細心的叮囑著。

   「哦,好,我知道啦!」安因有另外教我一些舞蹈的歷史之類的,而且我有不懂得我都會去問他,所以他總是對我很好。

    一會兒,吃飽喝足後,我便回到樓上的房間。

    仰躺在大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原來我比想像中還緊張...

    就這樣,在凌晨一兩點的時候我才恍恍惚惚地睡著。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猛地從床上跳起來。該死!是不會轉成別的鈴聲嗎?!我一邊碎碎念一邊找到了那支詭異的手機。這支手機是和入學通知一起寄來的,基本上,對於能拿到一支新手機我是很高興啦!但‧是,這支手機的鈴聲整個詭異到爆!!!!每次都是尖叫,我真的很懷疑這支手機的原本的主人到底有沒有品味啊?!

   「喂?」「啊,漾漾,我是喵喵啦!我在黑館樓下,你趕快出來。」說完就掛斷了。喂喂喂,我說啊,好歹也顧慮一下我的人權好嗎???!!!是說行動力還真強....

   我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看了下鬧鐘。

   你們好樣的。

   靠!現在才早上七點欸!!!!你們不睡我還要睡啊!!!!重點是我今天下午才有課啊!!!!

   可是,我還是很沒種的在三分鐘後到了黑館樓下。

   「漾漾,來吧!喵喵帶你去一個地方~」說完就很樂的把我拖走了。我可以說不要嗎?!可以聽一下我小小的要求嗎???最起碼把我放下來,不要拉著我領子!!!!!!

   然後,喵喵把我拖到了風之白園。

   「漾漾!冰炎老師要親自指導你的消息是真的嗎?!」喵喵一臉興奮地問我。「嗯...他是有這麼說啦!」我小聲地回答。是怎樣???!!這消息已經傳遍學院了嗎?!!!我在一次地為女人的八卦能力感到驚嚇。

   「那上完以後一定要跟我們說感想唷~」小姐我覺得如果不跟你說應該會被銬問致死。

   於是,吃過喵喵準備的午餐後,我們便一起到冰炎的教室準備上課。

*          *          *

        

         冰炎的上課方式跟其他老師很不一樣。不像其他老師,會先示範,叫我們依樣畫葫蘆地學起來,冰炎會先放一段音樂,然後要我們自由發揮,再一一糾正。因為他的這種上課方式,很容易就能知道每個人的程度,所以他在第一堂課的時候,就毫不留情的把一堆打算來打混摸魚的學生和衝著他而來的女生轟了出去。


    下課鐘響。

   「褚,你留下。其餘解散。」意料之中。這時喵喵她笑得一臉詭異地向我揮了揮手,朝我大喊:「漾漾,加油囉!」千冬歲向我走來,拍拍我的肩,然後眼鏡還反光了一下...而萊恩老兄則是默默地在我旁邊浮現,又默默地遞給我一顆飯糰,然後就回去繼續他的消失大業了。

    嗯...這應該算是關心吧!我默默地將飯糰裝起來,準備等一下還給萊恩。

    冰炎等到人都散光了,他才開口:「褚,過來。」他直接坐在地板上,並示意我坐他對面。「你今天沒課了,對吧?」他不知道從哪拿出一本記事本翻著。

   「嗯,是的。」我很緊張地回答。

    出人意料之外的,他笑了。

    平時總緊抿著的唇微微勾起了一抹漂亮的弧度,為他精緻但不失帥氣的臉龐添加了一些柔和的線條。額前的一搓焰紅的髮更襯出了他的五官。

   「用不著那麼拘束。」他對我說。

    我愣愣地看著他,他輕敲了下我的頭:「喂,回神。」唉~又變回原本的冰炎了啊!是說雖然說是輕敲但還是痛啊....

   「你現在沒有任何一科被當,也沒有參加舞團,所以你應該常常泡在黑館裡面。」天哪!!!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東西啊????我被人監視了嗎???

    啪!!!噢,痛死我了。老大你也沒必要這樣賞我一記爆栗吧!很痛耶!!!基本上,我已經習慣了冰炎的暴力,因為我常常在課堂上被他這樣K。是說你知道這樣會變笨嗎???如果我變笨了我一定第一個找你算帳!!!!!雖然我沒那個膽啦!

    冰炎看著眼前學生表情豐富的臉,不禁覺得好笑。

   「那麼,我要你每天一上完最後一堂課立刻到這兒來。我記得你選的課幾乎都在早上跟下午。」我現在真的懷疑他說不定有跟蹤我。

   「好了,」他站起身。「你最會的是哪一種?」我偏頭想了一下:「都可以耶!沒有特別練哪種。」冰炎一邊撥弄著一整盒的CD,一邊端詳著我:「那好,locking(鎖舞)可以吧?跳一次給我看。」

   他放了音樂。說真的,我對locking有點不熟,但我還是隨著音樂跳了起來。基本的我還是會一些的。

   冰炎挑眉,按下暫停鍵。

   我一頭霧水的停了下來。奇怪,剛剛我哪邊有弄錯嗎???

   冰炎走近我:「褚,你做的算不錯,但『停頓點』不夠。」他把音樂倒回,貼近我的背後:「開始吧。」他站在我身後,要我重複一次。

   我再一次重複,忽然,冰炎低沉好聽的嗓音傳來:「褚,記住,身體別放太軟,但也別太僵硬。」

   這次,冰炎讓我跳完整首曲子。

   音樂停止後,他焰紅的眸子緊盯著我:「今天先這樣就好,去換衣服吧!還有,明天記得。」我這時才發現我已經汗流浹背了。

*         *           *

 

          我換好衣服之後,才發現外頭已是黃昏了。

    當我一邊聽著音樂一邊走回黑館的路上,一個人擋住了我。

   「漾~跟本大爺一起去闖蕩江湖吧~」這個身穿花襯衫、夾腳拖的五彩雞頭,是我的...嗯,應該算是同學。名叫西瑞‧羅耶伊亞,主修武功,雖然我個人覺得台客舞更適合他...,聽說羅耶伊亞家是有名的黑道世家,而且大家私底下都叫他五色雞頭。

   「啊!五色...不對,是西瑞,我現在有點忙耶!不好意思。」一秒拒絕。天知道他又會把我拖到甚麼詭異的地方。

   「漾~身為本大爺的小弟怎麼可以如此絕情呢???你辜負了本大爺的一片苦心哪...」我說五色雞頭啊,你那條繡花手帕哪來的啊???要演歌仔戲請到旁邊去好嗎謝謝,我現在真的很想回黑館啊啊啊!!!

   「褚,你怎麼還在這?」救星~~

   「啊,嗨,冰炎老師。」我趕緊用求救的眼神看著冰炎,他看了下跩著我的手臂的五色雞頭。

   「西瑞,你爸剛剛傳話,要你回去你們本家一趟。」五色雞頭聽了之後對我說:「真是可惜啊!漾~下次有機會再一起闖蕩江湖吧~」說完就很快地跑走了。我一點都不覺得可惜好嗎你可以不用再來了真的那樣我會更感激你的啊啊啊!!!

    冰炎看著自己學生豐富的表情,不禁覺得好笑:「別再腦殘了!回去了。」

   「咦???冰炎你也住黑館???」我回神來,才發現他已經拉著我的手往前走了。

   燄紅的眼睛盯著我一會兒。他點了點頭。诶诶诶诶诶诶????我怎麼從來都沒看過你?????你是鬼啊?????噢!!!好痛...老大對不起我不會再腦殘了拜託您手下留情啊啊啊!!!

   他哼了一聲,繼續向前。

   我說啊...老大你可以放開我的手了嗎???這樣子...有點尷尬說...。

   「放心吧!不會有人說甚麼的。」喔好吧。

   等等等你給我等一下,這根本不是重點吧???就在我一邊進行腦部思考的時候,我們已經到了黑館。

   一進到大廳,全場看著我們倆牽著的手,靜默了三秒。

   然後...

   大家繼續裝沒事,聊天的聊天,喝茶的喝茶。喂喂喂我說你們也太...

   「來一起坐啊,漾漾,冰炎。」安因好心的招呼我們。我忽然看到一群人迅速的清出一個連在一起的位置。很好啊,現在我們都被誤會了是吧???

   不得已,我只好跟冰炎一起坐在那兒。

   「對了!漾漾,今年學院的舞蹈競賽你想參加甚麼呢?」賽塔微微傾身,遞給我一杯奶茶,一邊問著。

   「舞蹈競賽???」我一邊喝著奶茶,一邊問。

   「啊!漾漾你是新生所以不知道吧!這邊的校慶之類的大型活動,基本上都會舉辦舞蹈競賽,年級不拘,但僅限本校學生。」安因好心的為我解答。

   聽起來好像蠻好玩的,明天再去找喵喵他們問問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