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隔天上課常常莫名其妙的被道具丟到。幸好每次喵喵和千冬歲以及萊恩都會早一步將我拉開。

   「漾漾,你今天好像...特別容易被攻擊。」千冬歲舉起手中的道具用長劍,框啷一聲,替我擋掉從旁邊飛來的假匕首。

   「對啊對啊,喵喵也這麼覺得。」喵喵迅速將我拉到一旁,閃過另一支長棍。

   「呃...就昨天冰炎找我跟他組隊啊...」我無辜的甩著長劍看著瞪大眼睛看著我的兩個友人。

   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原來如此。」而喵喵則是跳上跳下,興奮的咧!真不知道她在興奮個啥勁。

   我們現在在武術課堂上。由於萊恩上的是進階班,因此他沒跟我們在一起。武術課的老師叫戴洛,他也住在黑館,我們還蠻熟的。而且他的課很輕鬆,聽他講解完就可以自由活動了,只要考試有及格,就拿得到學分了。

    下課鐘響,我如獲大赦的和喵喵以及千冬歲走出危機四伏的教室。不過...下一堂課大概也不會多好過吧!我在心底苦笑。殊不知自己苦澀的想法全被友人看了出來。

   「吶,漾漾,我們今天翹課好不好?」喵喵突然跳到我前面笑容燦爛地說。

   「咦咦咦??可是等等是夏碎的課耶!」我看著剛從包包拿出來的課表,疑惑著為啥喵喵突然提議這個。瞥向千冬歲,他似乎也沒甚麼意見,真奇怪,要是平常,他早就阻止我們了吧!

    千冬歲心裡明白,喵喵是為了讓漾漾暫時不要處在危險當中,所以為了好友,蹺課當然只是小case嘛!

    看著仍然猶豫著的漾漾,千冬歲祭出了大絕招。

   「我昨天弄到了新開幕那家甜點屋的折價卷。如果今天不去的話就要過期了呢!」千冬歲一臉可惜地說。他就不信漾漾抵抗的了這誘惑!

   「我去!」甜點當前不去都對不起自己嘛!

    千冬歲趁漾漾沒看到的時候朝喵喵挑了挑眉,喵喵只是回以燦爛過了頭的笑。

   「那就走啦!」喵喵開心的一把抓住我,就拖著我走出了校園。喂喂喂這位小姐我有腳可以自己走好嗎???真是的!!每次都這樣....雖然你們要請吃甜點我是很開心啦!不過真的不用這樣...。

    一下子,我們就到了這家位於學校不遠處的精緻甜點店。進門後,米色與棕色混雜的色調顯出溫馨的感覺。玻璃櫃中陳列著各式各樣的甜點,小巧又精緻。

    我開心地選了一個黑森林蛋糕和蒙布朗,配上一杯伯爵奶茶。而喵喵則是點了一塊草莓蛋糕和一杯大吉嶺紅茶,千冬歲選了一個漂亮的和菓子和茉莉綠茶。

    我們三人拿著餐點,正要找個位置坐下時,喵喵眼睛一亮,把我們倆拖到角落的一張桌子旁。

    庚老師正獨自坐在那兒看著書。

    她抬起頭,看到我們,對我們笑了笑:「要一起坐嗎?」

    喵喵搶在我們拒絕前大力的點頭:「好啊好啊。」語畢,便拉著我們坐下。

   「翹課出來的,是吧?」庚老師低頭啜著她杯中的飲料,我看不到她的表情。隨後,她抬起頭,臉上掛著俏皮的微笑。

   「對啊對啊,庚庚妳好厲害唷~」我說啊...這種時候不是回這種話的吧...不過庚老師似乎沒有責怪我們的意思:「漾漾,你要跟冰炎組隊是吧?」我含在嘴中的奶茶差點噴出來。這事是傳遍全校了嗎???為啥連其他老師都知道了啊啊啊!!!

   「是的...」「那你要好好加油唷~這是冰炎第一次找夏碎以外的人搭檔呢!」庚微笑著說完,便起身付帳離去了。原來是這麼回事...我愣了一下,第一次...嗎?

    千冬歲低著頭在筆記本上迅速地記著,喂喂喂這位同學,這種東西不必記了沒關西!!!!

*        *         *

         回去學院後,千冬歲和喵喵堅持要送我回黑館。總覺得他們今天好像有些...奇怪?不過又好像不能這麼說,我總覺得他們好像有種...在保護我的感覺??是我多心了嗎??

   我現在正躺在床上,百思不解地想著喵喵和千冬歲今天主動提議的翹課。一般來說,像千冬歲這種中規中矩的好學生,實在不太可能答應喵喵的要求。

   「哇啊啊啊啊!!!」我也被嚇得同時跳起來尖叫。靠!不能換一個平常一點的嗎???我覺得我遲早會被這種鈴聲嚇出心臟病來!!!

   我稍微抖了一下才接起手機,一個我絕對不會認錯的低沉又好聽的聲音傳來:「褚,現在立刻來我的教室!」他聽起來似乎很生氣...難怪我剛剛就覺得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我頭皮發麻地掏出課表再確認一次。很好。我翹掉了一堂冰炎的課。我完全忘記在夏碎的課之後雖然有一節是空堂,不過下下節就是冰炎的課了...。死定了啦!!!

   我馬上用我最快的速度隨便套了衣服和牛仔褲,包包拿著就衝出黑館了。

   跑到冰炎的教室後,我正要打門時,隱隱約約聽到了冰炎似乎在跟別人說話,我連忙躲在走廊旁。我發誓我絕對不是要偷聽他們講話的!絕對不是!!!

   「冰炎,你可別太勉強褚。」這聲音...是夏碎。

   「哼!用不著你擔心。」這語氣一定是冰炎...。

   「是說,怎麼會想到要找褚組隊?」我又稍微靠近了一點,畢竟我也很好奇。

   一陣沉默。

   「冰炎...你對那孩子似乎,有莫名的好感,對嗎?」我的心跳似乎快了一些。我可以想像得出,夏碎那張帶著些許奸詐的笑臉。

   不知為何,我竟然有些希望他承認,但,又有些希望他否認。不過心底又矛盾的希望承認的那方面多一點。

   「嘖,有時間在這挖八卦不如回去好好準備明天的課!」「哎呀!害羞啦?」我聽到好像有個東西摔到牆上的聲音...。八成是冰炎丟了東西,但夏碎閃過了吧!真不愧是多年搭檔...。

   正當我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他竟然回答了:「可能...吧!」很小聲,不過我聽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