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饒富興味地看著若有所思的坐在地上的褚冥漾,想著他會如何將截然不同的兩樣東西結合在一起。

    忽然,褚冥漾站了起來,臉上帶著了然的微笑。

   「想到了?」冰炎挑了挑眉。

   「嗯。」
 
   「那就直接開始吧!」由於這首曲子還蠻長的,所以就算從中間切入也沒問題。

    褚冥漾首先做了一個漂亮的跳躍,接著,隨著曲子加快的旋律,他俐落地跟著節拍
隨意地混入了些許的芭蕾基本動作,但竟然一點不協調的感覺都沒有。

    最後,他做了一個完美的旋轉,正好配合音樂的結束。

    冰炎訝異地看著氣喘吁吁的褚冥漾,訝異於他傑出的表現。

    就算是比他大很多的學生也未必能夠做得如此出色。這孩子...是難得的天才。就像只要磨過後就會散發光芒的鑽石,他只是一直沒遇到賞識他的老師,否則他今天並不會只有這程度,他會有更傑出的表現。

   「還可以。」冰炎遞了一瓶礦泉水給仍在喘著氣的褚冥漾。

   「喔!」我微微笑了一下,便打開礦泉水,一口氣灌了半瓶。

   「別喝那麼快,慢慢喝比較好。」冰炎皺著眉說著。

   「喔喔。」我只好慢慢一小口一小口啜著。

   「中間那個部份可以再多加一點動作,那邊太空了,停頓太多。還有最後的那個旋轉,眼睛要看著定點,才不會不穩。」冰炎環著手,一一點出了我的缺點。

   「喔!」唉~原來這麼多地方啊...不過這是第一次跳,應該算還可以吧!我暗暗想著。

   「還有進步空間。好了!今天就先這樣。先回去吧!不早了。」

    我拿起一旁的包包,看到冰炎似乎還沒有要回去的打算。

   「老師,你不回去嗎??」我好奇地問著。

   他背對著我搖了搖頭。

    我只好先回黑館。

*           *          *

            冰炎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在寂夜中讀書,或思考事情。對於他來說,睡覺並不是那麼重要的一件事。

    在褚冥漾走出教室後,他一直站在窗戶旁。

    褚冥漾走了幾步後,似乎是放心不下的,他頻頻回頭。冰炎靠在他看不見的地方,但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褚冥漾臉上的表情。冰炎微微的勾起嘴角,沒想到這孩子那麼關心他啊!

     冰炎一直等到褚冥漾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他才轉身,拾起地上剛才褚冥漾來之前就隨意丟著的資料夾。

     他直接就地而坐,翻開剛剛夏碎走之前塞給他的資料夾。他隨手翻了翻,竟然是學生基本資料!這應該是機密文件才對,夏碎竟然有辦法弄到...冰炎這時候還真的有了些許的佩服。

     冰炎翻開到標示著褚冥漾的那一頁。

     他入學時的評比好像才中等而已。嗯...去年的審查委員是...對了!是休狄跟阿斯利安。難怪...不過阿斯利安應該有阻止休狄把所有新生都刷掉吧...還記得有一年休狄跟別人一起做審查委員,結果那年的新生被休狄刷得只剩下3個人,跟他搭檔的那個人根本阻止不了他。結果最後還是阿斯利安出面才解決了那次的新生錄取。之後所有人都記取了教訓,再也不敢讓休狄和阿斯利安之外的人搭檔當審查委員。

     嗯...不過就算是阿斯利安的標準也沒低到哪去,所以他能拿到中等算很好的了!尤其是他好像沒有推薦函。

     冰炎繼續往下看,隨即瞪大了眼。

     家人那一欄寫著他是單親,不過,令他驚訝的不是單親這個,而是在他的兄弟姊妹那欄。上頭寫著,姊姊:褚冥玥。

     褚冥玥,在舞界也算是頗有名氣的人物。她17歲時,以敦煌(一種結合彩帶以及琵琶的舞蹈)在一次的全國大賽中勝出,後來更參加了世界大賽,抱了三面金牌回來,便揚名國際,雖然說是敦煌,但她跳出了完全不同的韻味。現在,要說古典舞跳得過她的,大概找不到5個人以上。

     冰炎發現褚冥漾都是讀一般學校,沒有讀藝能類的學校。看來,應該是私底下練舞的,或許褚冥玥有另外教。

     他闔起資料本,站起身來,看了看一旁牆上的時鐘。已經快5點了。

     冰炎拿起資料,鎖好教室後,便邁步回到他的辦公室。

*             *             *

           

        回到黑館後,我看了看時鐘。天哪!十二點了!明天大概要賴床了。不過好家在明天只有下午有課。

   我幾乎是一沾枕就睡著了,但,噩夢一直糾纏著我。

   夢中,我看到冰炎背對著我,一直向前走,不曾回過頭來。任憑我如何喊他,他像是沒聽見似的一直走,離我越來越遠。我只能無助地坐在原地,眼中含淚。接著,畫面一轉,立刻變成不同的樣子,這次是喵喵和千東歲跟萊恩離我而去,一旁還有許多不知名的人臉嘲笑著不知所措的我。

   我被嚇醒了。

   冷汗自我的臉龐滑下,眼中還帶著些許的淚水。

   真是好笑,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為什麼又會夢見呢?我還以為我已經能夠徹底的忘掉了...沒想到過去的夢魘太沉重,竟然繼續糾纏著我。

   眨眨眼,已經天亮了,我看了看一旁的錶。才六點。真是的。

   我倒回床上,閉上眼睛,打算再睡一會兒。

   但,天不從人願。我竟然完全睡不著了。真該死的!!!要不是那個噩夢...我一定還在我舒服的床上睡覺!!!我一邊咕噥著,一邊下床到浴室梳洗更衣。

   既然沒甚麼事,就先去外頭逛逛吧!不然無聊也是無聊。

   我走出黑館,經過了冰炎的教室,不經意地探頭望了一下,果然,裡頭沒人。

   我打算到學校旁找間蛋糕店坐坐的時候,竟然遇到了抱著一本東西的冰炎。

   「這麼早,要去哪?」冰炎焰紅的眸子緊緊地盯住我,讓我忽然有一種做錯事心虛的感覺。

   「沒有啦!就想說出去吃點東西。」我不敢直接對上冰炎的紅色眼眸。

   「那,先回我教室等我,我有新的練習要讓你做。」冰炎說完後,就留下仍在發楞的我,很快地走了。

   我只好又走回冰炎的教室。掏出備用鑰匙開門。

   因為閒著也是閒著,所以我就先做起了基本的拉筋。一會兒,冰炎就來了。

   他手上用托盤端著一些食物,竟然都是我愛吃的耶!太厲害了!

   我開心地接過托盤,就地而坐的吃了起來。冰炎也坐到我的對面。

   總覺得...有種莫名的壓迫感...。忽然,冰炎開口了。

   「今年的比賽和之前的比賽都不一樣,因為這是首次開放跟老師組隊的。所以,題目勢必回比前幾屆的還難。所有的雙人舞都要考慮進去,我要你現在想出可以跳雙人的舞蹈。」冰炎嚴肅地說。

   「嗯...街舞、國標、探戈以及芭蕾。」我想了一下。

   「很好,那麼,等一下開始練習雙人舞。」冰炎說。
   
   我很快地將盤中的食物吃完後。我起身:「冰炎,現在要先練甚麼?」

   冰炎沉思了下:「就先從國標來吧!你會嗎?」「會一點點。」

   「好,那,等一下你只要跟著我的步伐就行了。跳錯也沒關西,反正只是練習。」

   「喔...」我緊張地回答。說真的,我還蠻緊張的耶...跟冰炎跳雙人舞...。

   他放下音樂。這是一首節奏緩慢的慢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楠
  • 探戈也是雙人舞哦!
  • 哦哦對耶謝謝提醒^^

    琴羽兒 於 2016/10/14 22: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