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早,我很早就起床了。與其說是早起床,不如說是失眠。昨晚我完全睡不著,也不是說緊張或什麼的,就睡不太著。結果看漫畫看了一整晚,直到三四點附近,才感到有些睡意而稍微睡了一下。表演的服裝好像學校會提供,所以我隨便套了件白色襯衫和牛仔褲就準備出門了。

   現在這麼早,也不知道要去哪,那就乾脆先解決早餐之後,去找冰炎練一下舞再去開幕儀式好了。

   一下樓,就看到一大群人圍在大廳悠閒的聊天喝茶,少說也有十來個人。安因笑吟吟的揮手招呼我過去一起坐。一做好,尼羅便微笑著傾過身來問我:「漾漾,要蛋糕嗎?」「嗯嗯。」我開心的點點頭,道了謝後,便將尼羅遞給我的蛋糕接過來。

   我一邊吃著蛋糕,一邊偷偷掃視著正談笑著的眾人。大多都是熟面孔,還有很少見到人的都回來了。當然夏碎也包括在眾人當中,他正在和安因和賽塔聊得很開心。

   許多人好像都在偷偷打量我,總覺得被看得渾身不舒服。

   我小心地抬起頭回視他們,不過他們接觸到我的目光時,都回以一笑。嗯...好像有點怪怪的...???吃完蛋糕後,我起身:「那個,各位,不好意思,我還有點事,就先告辭了。」「漾漾不再多留一下嗎??」安因問我。

  「不用了,謝謝。我要先去準備等一下的比賽了,先告辭囉!」我微微一笑,告別了眾人,便走出黑館。

  「真期待漾漾這次和冰炎的表現呢!」安因輕輕一笑,望著漾漾離去的背影,意味深長的說著:「不知道這兩個之間有沒有希望呢??」後面那句輕的像風一樣。但賽塔也聽見了。

  「這兩位孩子都會有亮眼的表現吧!」賽塔也笑了,湊到安因耳旁說:「他們倆之間可是很有希望的。」

   離開黑館後,我直接走去冰炎的教室。

   我輕輕地用備用鑰匙轉開門。

   一片漆黑的教室只靠著微弱的晨曦照亮,我忽然發現冰炎似乎靠在牆角睡著了。

  「冰炎教授,醒醒。」我走進他旁邊,蹲在他身旁,輕輕搖醒他。搖了一會兒後,冰炎才慢慢睜開焰紅的瞳眸:「褚?你...怎麼在這?」

  「你剛剛睡著了,教授。」我擔心的告訴他。

  「是嗎?」冰炎倒是反應的很快,一下子就清醒過來了。「現在幾點了?」他起身問我。

  「糟了!我們開幕典禮快來不及了。」我看了下手表緊張的說著。

  冰炎瞥了緊張的我一眼。

  「現在去還來的及,別擔心。」冰炎抓起我的手,一把就往外拖。他用跑的。被他跩著跑的我只想講一句話...靠!!!跑那麼快會死人的啊啊啊啊啊!!!!

  那已經不是正常人的速度了好嗎???你告訴我有哪個正常人可以在兩分鐘內跑九百公尺的????我覺得我快累死了.....

  到了大禮堂,我整個人已經腿軟了。

  冰炎直接跩著我的後領從後門繞進去。不過我還是得說...這樣子真的...耶!不要抓我領子!!!我會自己走!!!冰炎似乎是聽得見我在想啥,冷哼了聲便直接放開我,害我有些重心不穩,差點跌倒。沒良心!!!!

  冰炎帶我從後面繞到學生席,之後他便坐回老師那邊。看樣子我好像錯過了開幕表演和致詞了。既然這樣,那就只剩下最後一樣了。

  「哈囉哈囉~各位同學們~今年的主持人也是最美麗的扇董我喔~」扇董事?!你一個董事跑來跟人家湊什麼熱鬧啊??一般學校的董事都是致詞完就走了的吧!!再說去年聽說拖她的福,去年的競賽真的是『熱鬧非凡』。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話說這位一頭藍色長髮,身著和服,手中展開的摺扇有一下沒一下的搧著的少女(?)就是善董事。雖然她看起來不過比我大幾歲而已,不過聽說她的實際年齡早已不可考了。

  「今年的比賽是由老師和學生們自由組隊,相信一定會很精彩的!扇董我可是衷心的期待呢!所有的比賽題目都是當場抽題唷~那麼,現在就來舉行開幕儀式吧~」她彈了個響指。

  無數的七彩紙片自高挑的天花板上飄落,但在飄落的過程中,一片片的紙片都自己起火燃燒,在半空中形成一片火海的景象。所有師生都目不轉睛地看著上方熊熊燃燒的火牆。火牆慢慢的落下,就在我們可以感覺的到它的熱度之前,火牆一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留下空中飛舞的灰燼。說也奇怪,灰燼紛紛飄落到我們的身上,但一點也不燙。似雪的片片餘灰落下,伴隨著空中淡淡的燃燒味,別有一番特別的感覺。

  禮堂瞬間靜默了一會兒,似乎是因為被剛才壯麗的景象嚇到了,不過很快就恢復到原本吵雜的樣子。大家都熱烈地討論著剛才的景象。

  「好了,各位,」扇董笑得非常詭異的拍了下手:「那麼我就不多說了,我們趕緊進入我們今天的賽程吧!」

  扇董事一蹦一跳得回到了後台,換了一個看起來似乎才國中的活潑金髮女孩上台:「哈囉~大家好呀!我是這次比賽的另一個主持人,蕾雅,早上的賽程都由我主持,至於小扇則是主持下午的賽程唷~還請各位多多指教囉~如果想要我的電話號碼的話請到後台排隊喔!」說完還向台下拋了個媚眼。這女的一定也不是什麼善類!!!我一秒判斷。不過我一定能確定這女孩的年紀一定不是像外表那樣!!!

  「那麼,如果大家都準備好了,我們就一起來揮灑我們熱情的青春吧!耶!」我怎麼聽到疑似五色雞頭會講的台詞?!而且她還一副興致高昂地舉起右手揮舞著。...這是怎樣?連主持人都不能找一個正常一點的人嗎????

  「不是要看比賽?要看就給我認真看。」冰炎冷冷的聲音從我旁邊傳來。

  「咦诶?冰炎教授?!你什麼時候來的??」我瞪大了眼,驚訝地看著翹著修長的腿坐在我旁邊的冰炎。看了看四周,我周圍的人幾乎已經散了一半。由於不強制觀賽,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是等到了自己的比賽時間才來的。

  「剛剛就來了。」冰炎哼了一聲。

  「那麼,第一組出場比賽的是,我們美麗的庚教授和可愛的米可蕥同學。歡迎兩位。」掌聲響起,燈光暗下。我趕緊將注意力擺回比賽上。

  柔柔的鵝黃色光芒打在舞台上,看布景的擺設,喵喵她們這次跳的應該是民俗舞。

  二胡的獨奏聲響起,在頗大的禮堂中回響著,悠揚而深遠。

  樂聲中,一個身影自帷幕後緩緩的優雅走出來,手中還拿著一把摺扇。另一邊也有一個身影拿著彩帶緩緩步出來。

  隨後,悠揚的樂聲馬上轉為活潑高昂的樂聲。隨著樂聲的轉折,拿著摺扇的人影迅速地翻了兩個側空翻來到舞台中央,定住。她是喵喵。她的金髮束成兩個可愛的雙馬尾,身著衣件淺綠色的短上衣和短褲,看起來真的很可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