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較為高挑的身影應該就是庚教授了。她一邊優雅地揮動彩帶,一邊滑步至喵喵的正後方。深藍色的彩帶飄動,輕輕柔柔的。彩帶飄至喵喵前方時,她彷彿接收到甚麼信號一般,慢慢地動了起來。庚教授將彩帶向前一甩,不偏不倚的落到了前方喵喵的手中,兩人天衣無縫的默契,令坐在第一排的評審紛紛露出了讚賞之意。

   庚教授將彩帶給了喵喵之後,便迅速退到場子邊緣,留下喵喵一人獨舞。時而矯健,時而柔美,喵喵將所有的技巧發揮的淋漓盡致,另我們嘆為觀止。不過這是喵喵副修的科目,應該也是原因之一吧!

   又過了一會兒,換喵喵退至一旁,庚教授則是在又另外拿了扇子然後出場。她身著淺綠色的長裙,長髮束成公主頭,更襯出她優雅的氣質。

   接下來的獨舞,真的是不看可惜。庚教授展現出她精湛的舞技,時而跳躍,時而旋轉
,急促、俐落、多變。連一旁的冰炎都專心的看著台上舞動的身影,臉上微微露出欽佩的表情。真的很精彩。

   最後一段,是喵喵和庚教授互相配合的雙人舞。一般來說,民俗舞大部分都是一整群人來跳,兩人組合可說是少之又少,就算有,有不會跳得很出色。不過,喵喵他們完全顛覆了我們所想的。我覺得論民俗舞,應該沒有別的組別可以勝過她們了。畢竟庚教授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名師了。

   最後,兩人擺了一個完美的姿勢結束這個舞曲。

   我不禁也跟著人群熱烈的鼓掌叫好。真的十分精彩。

  「看完了?」冰炎問我。

  「嗯。冰炎教授你不覺得她們很強嗎?」我和冰炎一邊起身走向禮堂門口,我一邊問著他的感想,

  「怎麼?沒信心?」冰炎挑挑眉。

  「有一點點。」我低下頭來踢著路邊的小石子。

   冰炎沉默了一會兒,直到我們並肩走到了教室。進去教室後,冰炎轉身面對我。

   他伸出修長白皙的大手,挑起我的下巴,強迫我直視著他。臉上微微帶了些許的笑意。

  「你,是我親自挑選,親自栽培的學生,」他的額頭靠上我的額,我能感覺的到他溫熱的氣息,我緊張的閉起眼睛。不意外的聽見他難得的輕笑聲。

  「這對我來說,是一場賭注。而且我賭你贏。所以,別對自己失去信心。你能被我選中,就代表,你有那個實力。」冰炎低聲說完,便退開了。搞得我有一點不知所措,而且似乎臉紅了!!!我看不見背對著我的冰炎的表情。不過我好像看到了一抹紅霞閃過他的耳朵。是我多心了嗎??

  「好了,看也給你看完了,現在應該可以開始繼續練習了吧!」冰炎自顧自地說。

  「唔...喔。」我困惑著冰炎剛才的舉動,但想到下午的比賽,還是趕緊回神,先暫時將這件事情拋諸腦後。

  「今天跟昨天一樣,所有基本動作練熟。就這樣,一直練到下午。」冰炎告訴我。

  「嗯。」熱身之後,我開始複習,不求快,只求將所有動作都做到完美。

*      *      *

      我們就這樣,默默地各自在練習室中練習。

   我感覺似乎只過了一下下。我抬起頭,驚覺已經下午一點了。

  「冰炎,我們要先去會場了嗎?」我出聲詢問冰炎,揮了揮有些痠疼的手,拿起擺在旁邊的水瓶,小小的啜了一口。

  「嗯。走吧。」冰炎闔上剛剛手中拿著的大書,站起身,走向門邊。我揹起自己有些沉重的包包,快步跟上冰炎的腳步。

   冰炎抬眼看看已經跟到他身邊的我,伸出手來:「給我。」

  「呃?」

  「背包。不然等下如果你沒力氣了,會很麻煩。」冰炎不等我做出其他回應,直接替我卸下肩上的背包,斜背在他的身後。

   我覺得心跳似乎快了一點。他的貼心令我有些動容。雖然平時都冷冷的,不過他也是挺貼心的嘛!

   雖然說到會場的距離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不過還是有一點距離的。到的時候,只見千冬歲遠遠的看見我們就衝過來:「漾漾,冰炎教授,你們怎麼這麼慢?裡面要開始點名了!」他抓起我的手,就往會場內衝,我瞥見冰炎似乎有些不悅的臉色。奇怪?他怎麼了嗎?
算了!現在管不了這個了。

  「冰炎,褚,」一進禮堂,夏碎有些焦急的迎上來:「怎麼那麼慢?不過有趕上就好。」這時在唱名的人剛好叫到我們,冰炎從容地走上前去簽到。我看了看已經被淨空的禮堂,因為中間還有一些休息時間,所以現在這裡除了要比下午場的人,還有工作人員,沒有其他人。

  待那個點名的人全部叫完,扇董事突然從一旁的帷幕中跳出來,一把搶過那個點名的人的麥克風:「好啦!既然全部都到了,那就開始說明下午場的比賽吧!」我為什麼一直有一種背後毛毛的感覺啊...??

  「相信因為這次有許多老師的加入,所以有說了題目當場抽對吧???」妳那興奮的語氣是怎麼回事啊啊啊??

  「那麼,剛剛扇董我,已經在後面將所有組別的題目抽好啦!現在就來公布!!!對了對了!要如何發揮,隨各組的自由,種類不拘哦!部過一定要切合主題唷~」扇董事笑咪咪地說完,就展開他手中一直拿著的一份長長羊皮紙,真夠長的,一直垂到了地板上。不過啊...現在都幾零年代了是還有人會用羊皮紙啊啊啊啊?!

  「第一組,花;第二組,家......第十組,四季;第十一組,風......」我聽到後愣了一下,風...?!這該如何表現?!微微轉頭,看到冰炎臉上隱隱約約露出一抹微笑,不知道他想到什麼了...希望他有好主意。

  對了!順便說一下,我們是第十一組,千冬歲他們是第十組。

  偷偷看了一下千冬歲,他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一旁的夏碎露出一如往常的溫文儒雅的微笑。我真的沒辦法看透這一對兄弟黨的表情的說...。

  「那麼,以上,」扇董事捲起那一大捲羊皮紙,露出那種惟恐天下不亂的微笑說:「各位就好好表現啦!」我發誓她一錠是故意的!!!現場幾乎所有的老師和學生都面有難色,畢竟這次的主題幾乎都是抽象的,要表現出來有點難度。

  「對啦!衣服由學校這邊提供,請待會要上台的組別前二十分鐘進到更衣室去挑選衣服。就醬子啦!好好加油吧!」我為什麼一直覺得她的目光一直望向我跟冰炎啊?!而且眼神還怪怪的......啊!就跟喵喵看我和冰炎教授的眼神一樣!!!

  她說完這一串話之後,就又一蹦一跳得回去帷幕後面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