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千冬歲他們之後,是半個小時的中場休息。

   我跟著眾人起身,在人群中找到冰炎。

   「冰炎教授,我們先去後台找千冬歲他們好不好?」我詢問著冰炎,畢竟,再一下子就換我們去換衣服了。

   他點點頭,直接拉著我的手,走去後台。

   一路上,眾人都紛紛對我們行注目禮,讓我有一點尷尬。冰炎...再怎麼說,也是一個有名的教授,就這樣牽著一個自己的學生,還都是男的,應該多少都會有一點怪怪的吧!

   冰炎完完全全沒有去理會,就這樣逕自拉著我去後台。到了後台,他才放開我的手,背對著我:「別去在意別人怎麼看你。」丟下這句後,他便直接自己穿過長廊,走到千冬歲他們的休息室,也沒有管我到底跟上了沒。我在原地楞了一下,才小跑步跟上冰炎有些急促的步伐。

    我們正準備敲門時,千冬歲剛好打開門。見到我們倆,他的臉上似乎一臉訝異之情都沒有,他只是在有些流汗且微紅的臉上綻開了一個燦爛的微笑:「進來呀!」


    我猶豫著的時候冰炎直接推拒了:「不了,只是褚說要來看看你們而已,我們等會兒也要去準備了。」

   「這樣啊。」千冬歲仍舊是笑吟吟的。

   「千冬歲,你們今天表現的超好的。」我忍不住讚嘆於他們剛剛的表演。

   「還好啦!」千冬歲隨意地揮揮手。

    我們又閒聊了幾句後,冰炎這才提醒我:「褚,該走了。」「喔。」我們這才揮別了千冬歲,往回走。

   「漾漾可真夠遲鈍的呢...」千冬歲喃喃低語著,不禁有些好笑的微微笑了。

    我看著眼前滿房間的服裝,嘆了口氣。

   「嘆什麼氣?衣服都還沒挑好。」冰炎仔細地翻撿著一旁的一堆衣服,一邊還不忘催促我趕快動作。聽說前幾屆比賽都有專業的造型師會來,這次,為了增加刺激度(?!)所以扇董事一個都沒請。

   「冰炎教授,我們各自挑嗎??」我翻看著旁邊衣架上的衣服,問著正在檢視一件灰色長毛衣的冰炎。

   「......」冰炎打量了我一下,直接用命令式的口氣說:「你挑一件女版的。」

    換我沉默了。

    你甚麼意思啊你!!!要我穿女裝?!有沒有搞錯啊?!

    我真的很想把這些話叫出來,不過......:「知道了。」好吧!我承認我沒那個膽也沒那個種。

    就這樣,我們還真的挑了十多分鐘,才終於挑好。

    衣服換好後,冰炎直接隨意的束起馬尾。而我則是苦惱地盯著鏡子當中,我的長髮。因為最近都沒什麼時間去剪,結果就留成跟冰炎一樣長的頭髮了。

   「過來。」冰炎勾了勾手,示意我過去。我乖乖地走到他的前面。

    他修長白皙的手輕輕的將我的劉海撥向一邊,動作輕柔的夾起來:「這樣就好。」

    在它弄好之後,廣播響起了:「請下一組準備出場。」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跟在冰炎身後,到了舞台的旁邊。

*      *      *

       台下的觀眾大部分都已經回來就坐了。下半場的預賽的觀眾明顯比上半場的人多了很多,許多都是慕名而來的,慕那位有名的教授,冰炎的名而來的。

   音樂響起。是一首柔柔的,但有些蕭瑟的樂曲。舞台上的燈被調成柔柔的灰色光芒。

   一個纖細但不瘦弱的身影自一旁悠悠地漫步踏進場內,她的臉上蒙了一層面紗,身著一件長擺寬袖的淺色長裙,長裙的後擺長的拖在她身後的地板上,樸實但引人注意的淺色長裙隨著女孩的輕盈的動作而飛舞,女孩一步步躍出優美的孤獨舞步,優美的令人心碎、悲傷的令人憐惜。長長的袖子舞動著,但只留下了一種淒涼蕭瑟的孤單。黑色的長髮隨著她的舉動飛躍,甩出了一個個孤單的弧度。

   女孩的獨舞吸引了眾人的目光,整個場子完完全全的靜了下來,舞台下,甚至還有人流下了淚。

   那女孩的舞步是如此孤獨、淒涼,而又如此優美,孤單的令人不捨。她的輕盈舞步卻彷彿背負了萬分沉重的負擔,是如此悲傷,但又如此堅強。

   音樂變得有些強烈,女孩的舞步也跟著急促了起來。

   忽然,另一個黑色身影俐落的自一旁躍出。

   是一位俊俏的銀髮男子,但他的額前竟有一縷紅色的髮絲。男子一身黑色的襯衫和簡單的黑色長褲,卻亮眼的抓住了大家的注意力。

   他緩步走向跳著急促舞步的女孩,不疾不徐。走到正舞動著的女孩身邊時,他也跟著跳起了舞。精緻、優美,但也是如此的、難以言喻的悲傷。

   兩人的舞是那麼的相似,但又那麼的不同。但又意外地沒有違和感。彷彿天生就是應該這樣。兩人越跳越激烈,雖然是雙人舞,但是那種孤獨的蕭瑟感卻一直揮之不去,反而更加明顯。孤獨的舞步相互共鳴著。

   樂曲漸弱,男人抓住了女孩的手。

   女孩的臉上蒙了一層薄紗,所以無法看見她的表情。但她並沒有掙扎。只是任男子默默地拉著她一起旋轉。

   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男人將女孩緊緊的抱在了懷中。女孩似乎沒有預料到,她微微的閃躲了一下男人的擁抱,但隨後,卻又乖乖地就這樣讓那男人抱著。但,孤獨的感覺仍舊散不開。

   觀眾靜默了一會兒。隨後,便爆出了熱烈的掌聲,全部的觀眾激動地站起身鼓掌,似乎還有一些人在擦眼淚。

   台上的兩人鞠躬之後,便在熱烈的掌聲中退下了舞台。

 *  *  *

   「我的天,戴著面紗好熱。」我拿下面紗,挽起長裙,快步走向我們的休息室。學院為每個參賽的組別都準備了一間休息室。

   「是你自己堅持一定要戴的。」冰炎的臉上似乎微帶著一絲絲笑意地看著我用手搧風。

   「沒辦法,不戴的話,再來上課會被追殺。」我有些無奈地苦笑著聳聳肩,沒辦法,真的會發生這種事啊!

    冰炎沒有回話,只是一直盯著我,眼神中,滿是我無法解讀的情緒。我臉紅了起來。

   「我我...我先去換衣服。」我有些困窘的趕緊拿了自己的衣服就躲進休息室中的更衣室,讓冰炎這樣的帥哥盯著,我看大概會心臟衰竭吧!再說,為什麼我會心跳的這麼快呢???我靠在更衣室的門上,聽著自己急促的心跳和有些絮亂的呼吸,看著鏡子中臉色潮紅的自己,不禁有些懷疑。這真的是我...嗎?

    我拍了拍自己潮紅的雙頰,試圖鎮定點。我換回我原本的短袖上衣和牛仔褲,避免待會被人看到。直接將頭髮紮起馬尾,猶豫了下,還是沒將冰炎替我弄的瀏海撥回原本的樣子。我換好之後,推開門。

    我一瞬間愣住了。

    為啥這麼多人在我們的休息室啊?!喵喵、庚教授、千冬歲以及夏碎都在。大家一看到我出來,立刻笑吟吟的和我打招呼。

    站在一旁和夏碎聊天的冰炎看了我一眼:「他們剛剛才來的。」神!!!你怎麼知道我在想啥????

   「漾漾,你剛剛有上場嗎?」喵喵迎面而來的第一個文題就讓我不太想回答了。

   「呃...」看著喵喵好奇的雙眼,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

   「漾漾,你要喝水嗎?」我感激地接過千冬歲遞給我的水杯,感激地對千冬歲使了個眼色,千冬歲則是輕輕地眨了眨眼。

   「你們剛剛的表現真的很好呢!」庚教授笑吟吟的對我說:「絕對會晉級決賽的。」我對她笑了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