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疑似千冬歲的人忽然看到了我。我們倆的視線對上的那一瞬間,我確定了。他是千冬歲沒錯。不過他穿女裝幹嘛?不過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也沒資格說別人......。千冬歲朝我笑了笑,慢慢地向我這邊走過來。

   「你是漾漾吧?」千冬歲好像也不太肯定,所以他笑笑地這樣問我。

   我點了點頭,「千冬歲怎麼穿...」我還沒問完,千冬歲便揚起一抹無奈的笑意,眼光有意無意地飄向喵喵。

   「喵喵...還有庚教授?」

   千冬歲苦笑著點了點頭:「漾漾也是?」點了點頭,我們倆不約而同嘆了口氣。

   「對了!怎麼沒看到夏碎教授呢?」這幾天比賽下來,我總覺得這兩人好像變得形影不離,只要有千冬歲的地方,夏碎也一定會出現。

   「啊,他說他有些事情,待會兒才會過來。」千冬歲看起來好像有些...落寞?

   「那你呢?冰炎教授沒有跟你一起來嗎?」我搖了搖頭:「剛剛比完賽之後我們就分開了,我先回去黑館一趟,教授也沒有跟我說他什麼時候會來。」雖然我個人覺得他應該是不會對這種東西感興趣的人啦!

   聽完我的話,難得摘下眼鏡的千冬歲揚起一抹笑:「漾漾跟冰炎教授的感情很好呢!」

   呃...我有說了什麼讓你誤解的話嗎這位同學,為什麼你會得到這種詭異的結論啊啊啊!!!!

   我才剛想完,入口就傳來一陣騷動。一大群女生擠在門的兩邊,興奮的竊竊私語,全部都兩眼放光地盯著剛從門口進來的那兩個人。

   我和千冬歲好奇地看了過去。

   是他們。冰炎跟夏碎。

   夏碎笑吟吟的推著一臉不情願的冰炎走了進來。夏碎穿著一套深紫近乎到黑色的西裝,和他的眼睛一配,真的超適合的。黑髮整齊的束在腦後,垂在一邊的肩上。看起來一整個就是超有氣質的。

   冰炎雖然繃著一張臉,不過還是俊美的可以。他穿著一套白色的西裝,銀髮也同樣束在腦後,那縷惹眼的焰髮則是靜靜地垂在他白皙的臉龐邊。劍眉微皺,似乎在抗議著夏碎推著他的動作。

   我轉回視線。要是被冰炎看到我這副樣子,以後大概也不用做人了吧!瞥了眼身旁的千冬歲,心裡吃吃竊笑著他已經呆愣住了的狀態。輕輕地撞了他一下,他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過神。

   我看到那兩人各從旁邊拿了杯香檳後,由夏碎打發掉那些來搭訕的女生,而他們倆都是一職東張西望著,不知道到底在找什麼。

   我想了想,本來想禮貌性地去找他們打個招呼,不過正當我要踏出步伐時,某個清亮的女聲便在會場中響起。

   「哈囉~各位同學,以及在場的老師。」是扇董事。整個場子忽然暗了下來,只剩下場子中間被打了一束燈光。而笑吟吟的扇董則是站在那束光之中,用摺扇掩著嘴角的笑意。白得有些刺眼的亮光打在身著淺藍與深藍相交的精緻長裙的扇董身上,閃出了點點的柔亮藍光。

   「歡迎各位蒞臨本校的舞會,不同於往年的傳統,今年呢,我們在舞會中多了項節目。」扇董事啪的一聲闔起摺扇,指向圍繞在會場四周的透明巨柱。透明的柱子在黑暗中閃著微光。她彈了下指,我們每個人的面前忽然出現了一顆小小的琉璃珠子,上面刻著很漂亮的圖騰,浮在大概我們胸口的高度。

   「等一下舞曲開始後,歡迎大家來到中央的舞池跳舞。而另一方面呢,也歡迎大家拿著面前的這顆琉璃珠子到我們的十根柱子來投票。只要輕輕的將琉璃珠子推到柱子裡就行了。不想投票的人也沒關係,珠子就自己保存好就行了。不過要注意一點,就是每顆珠子都是個人專屬的,不可轉贈給他人,要是被偵查出有贈與他人的行為,兩人都會被學院派出的...追殺唷~那麼,投票一直持續到舞會的最後,
希望大家能夠玩得開心哦!」說完,扇董事又是一聲彈指。由她所站的地方為圓心,柔和的昏黃燈光慢慢擴散,最後劃出了中間圓形的舞池,而其他地方的燈光雖然比剛才亮了一些,不過還是很暗。柔和的古典樂奏起,許多人紛紛拉著自己的男伴女伴走入舞池。畢竟這是舞蹈學院,所以基本的華爾滋還是人人都會跳的。

   在我們一個沒注意到的時候,一個清亮的聲音便從我和千冬歲身後響起:「兩位小朋友怎麼不好好去玩呢?」我一臉驚嚇的轉身。我的天哪!妳剛剛不是才站在舞池中央嗎??可以請妳告訴我妳到底是怎麼在這0.001秒的時間越過人群找到我們的啊?!

   不過受到驚嚇得好像只有我一個。千冬歲很有禮貌的朝扇董事彎了彎腰:「您好。」扇董事隨意地揮了揮扇子:「不必多禮了。」

   「不過啊,小漾漾,」她的目光轉向我,我突然有一種她笑得好邪惡的感覺:「冰炎那小子呢?你怎麼沒跟他再一起呀?」

   「呃...」我汗...每個人一見面就問這個是怎樣啦!!!

   「哎呀,我看到他們了。雪野家的小朋友,你今天有點反常唷~」扇董笑吟吟的丟下了一句話給千冬歲,便走向冰炎他們兩人。

   「千冬歲?」我晃了晃不知為何,聽到扇董那句話之後就呆住了的千冬歲。

   「啊,剛剛又走神了,抱歉。」千冬歲充滿歉意的對我笑了笑。我忽然看到一個很不妙的畫面。

    扇董事笑吟吟的和滿臉不耐煩的冰炎和似乎有點在冒黑氣的夏碎說完話後,便又指了指我們兩個所站的方向。

    千冬歲驚呼了聲,抓起了我的手,趁著還沒有被冰炎他們看到時,便沿著不起眼的角落溜到了後花園。

   「為什麼...?」我看著臉色微紅的千冬歲,不太明白他幹嘛要躲夏碎。因為他應該不可能是在躲冰炎。那就是夏碎了。

   「呃...」千冬歲還來不及回答,一個溫和的嗓音便從旁邊響起:「我也很想知道呢!歲。」我和他不約而同地轉過頭去看聲音的來源。

    是夏碎和冰炎。

    兩人正站在大開的落地窗旁。冰炎環著手靠在矮欄上,而夏碎則是趴在上面,笑笑地看著我們倆。從會場內流洩出來的微弱音樂被輕柔的晚風撫起花兒和樹葉的颯颯聲掩蓋。

    很明顯的,因為沒有月光的關係,兩人似乎沒看清楚我們兩人現在的樣子。冰炎瞇著眼眸,從頭到尾視線沒從我身上離開過。我被他看得有些心慌意亂。

    我們四人就這樣默默地對視著。

    忽然,被雲遮住的月亮露出了臉。

    我看到冰炎在看到我的那霎那突的瞪大了眼。而夏碎則是看著千冬歲,眼神中是說不出的柔情和驚嘆。

*          *           *

       淡淡的微弱月光灑在站在花叢中的兩個人影身上,蘊出了夢幻般的光暈。

   千冬歲身上的素雅和服配上他被挽起的髮,顯得有種成熟的迷人韻味。微施脂粉的臉蛋則是將五官襯得更加立體,而此時,那漂亮的臉蛋上是一副驚愕的表情。

   褚冥漾則是身著一件剪裁精緻的銀色長裙,黑色的長髮披散在背上,鬢邊用水色的髮飾做出了一些造型,襯出他雉嫩的可愛臉龐。

   冰炎最先回神:「你們兩個...」不過,在他還沒問完,褚冥漾便搶了話:「是喵喵還有庚教授把我們弄成這樣的。」

   一旁的夏碎則是忽然低聲地竊笑了起來。他從一旁的階梯走下來至花園,最後腳步停在還沒完全回神的千冬歲面前。他優雅的勾起一抹微笑,對著千冬歲伸出手:「請問我有這個榮幸邀你一起跳舞嗎?」看著千冬歲紅到不行的臉,我趕忙摀住嘴,以免笑出聲。

   千冬歲點了點頭,然後夏碎就很樂得把他帶回去會場了。

   呃...有點尷尬。現場只剩下我跟冰炎在那邊大眼瞪小眼,誰也不好意思先開口。

   忽然,冰炎一個俐落的翻身,翻下陽台,站到了我面前,對著我伸出了手。

   「教授...?」說真的,應該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子...吧?

   冰炎凝視著我,沒再說什麼。他的焰眸緊緊地盯著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的靈魂好像都要被他看透。焰色當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騷動著。

   我張了張唇,正準備要說些什麼時,一個猝不及防,我被那隻白皙的大手向前一拉,便跌入了一個懷抱中。有些熟悉的淡淡的冷香圍繞著我,令我不知所措。我不解的紅著臉低著頭低聲問道:「教授,你...?」

   冰炎又將我拉開一些距離。

   一個柔軟的東西印到了我的唇上。

   我的腦袋整個當機。完全無法思考。瞪大了眼看著湊的極近的俊美臉龐,我無法掙扎,也忘了掙扎。時間好像就這樣靜止了。只有晚風撫過的輕柔觸感提醒著我時間並沒有完全靜止。

   冰炎沒有吻很久。他很快就退開,臉上是我無法解讀的神情。

   「教授,為什麼...?」

   冰炎看著我,唇角慢慢的溢出了一抹很漂亮很漂亮的魅惑笑容。
 
   「因為我喜歡你,就算你是我的學生。」我從沒聽過他如此溫柔的語氣。

   「你...教授...我...」一片慌亂,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也不知道我現在到底該如何表示。

   冰炎看著我的反應,臉上是好像已經知道的無奈笑容:「你不必現在回答我。等到你想出答案再告訴我也不遲。我會一直等你。」隨後,他換回淡淡的笑容,再度朝我伸出手:「走吧!跳舞去。」

   又愣了一下。不過我還是緩緩地,伸出手搭上了那隻手。

*  *  *
   大約放了十多首的舞曲。

   而會場四周的柱子當中,每一根都裝了許多琉璃珠子。

   舞曲漸歇,冰炎拉著我走到一旁休息。我們倆已經跳了十多首了。他從旁邊拿了一杯果汁遞給我。我感激地笑笑。

   沒多久,當音樂完全停止時,整個會場又暗了下來。

   一樣,燈光打在扇董事站的地方,她還是那個笑容。

   「我就不多說什麼了,那麼,就讓我們來揭曉這次競賽的最終結果吧!為什麼會場中只有十根柱子呢?因為在第二次的比賽中,其實有些評審就埋伏在觀眾當中,而我們已經挑選出了五組雙人組,五組單人組來進行投票。」她啪的一聲打開了扇子,悠閒的搧著。當她說完,群眾們的情緒很明顯地變得有些緊繃。

   當她開扇時,十根通天巨柱裡的琉璃珠子迅速地往下流,然後消失。在柱子的前方,一串淡金色的數字在空中不停的閃動著。

   「啊哈,那麼,我們就從第三名開始頒起獎吧!」扇董事滿意的又闔起扇子,輕輕的一敲,一小張名單便出現在她的手中。

   雙人組和單人組的第三名都是沒見過的人。不過雙人組那組同樣是由學生和老師的組合。

   單人組第二名也是不認識的。第一名則是萊恩。而頒獎的時候大家著實花了些時候才找到萊恩。

   雙人組第二名則是夏碎和千冬歲。我和冰炎是第一名。

   頒獎的時候,扇董悄悄地對我眨了眨眼,低聲地湊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話。

   接著,舞會結束了。

   我有看到千冬歲上了夏碎的車子,接下來我就不知道了。

   冰炎則是和我一起走到黑館。一路上,我們沒說什麼。不過,他微冷的大手握住了我的手。我沒有掙脫。就這樣讓他握著。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默許他牽我的手。或許,是因為不討厭吧!不討厭他微冷的大手、不討厭從他手心傳遞過來的溫度。

   我知道他住在黑館,不過我不知道他到底住在哪裡,也沒特別問他。到了樓下大廳,我和冰炎道別。他留在大廳,好像還要等人的樣子。臨走前,他猶豫了下,還是輕輕地在我額上吻了下。

   雖然有點被他嚇到了,不過我還是維持住表面的鎮定,回到自己的房間,關起門,才讓自己不知所措的情緒流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