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你把頭髮留長好不好?」學長突然冒出來的這句話,著實讓我吃了一驚。

   「把頭髮...留長?」我還以為我聽錯了,不過在我看到學長認真的表情之後,我知道我沒聽錯。

   拜託,我這個路人甲的長相留長髮是會有多好看??一定超詭異的好不好?!又不是像學長這種帥到掉渣的人隨便一種髮型都好看,所以我想我還是乖乖地留原本的髮型就好了。

   學長皺了皺眉,寵溺的輕彈了下我的額:「你想太多了。不試試怎麼知道呢?」往學長懷中又蹭了蹭。真是的,幹嘛彈我啦?我只是實話實說嘛...。

   聽到小學弟的抗議,冰炎只是一笑置之。

   「你就留嘛!對你來講又沒損失。」學長在我耳邊輕喃。

   「嗯...。」不對,學長!!!你太詐了!!!還有我不是說了不要在我耳邊講話嗎??!!

   但看起來心情非常愉快學長根本不顧我的抗議,直接忽視我的人權。我褚冥漾還真的是一點人權都沒有欸....

   「哼,你還有人權可言?」......學長!!!你嚴重打擊到我的自尊心了!!!

   學長又是冷笑著哼了一聲,又更用力抱住我。忽然,他放開環著我的手,站起身來。我疑惑的看著學長。

   「走了。」學長這麼說,我哪敢反抗?當然是乖乖的站到他身旁。

   等傳送陣的光芒亮起後,我才忽然想到了一件被我忽略的、非常重要的事情───學長你要帶我去哪??嗚哇該不會是要把我賣掉吧...

   噢!我看到學長頭上的青筋了:「你也值不了多少。」然後是熟悉的一巴下來。

   所以如果我值錢你早就把我賣了這樣?天哪!學長你...我還沒想完,學長又是一巴下來。喂喂,這位大爺,萬一我變笨了怎麼辦啦!!!

   學長冷冷地哼了一聲,不過幸好他沒再巴了。

   我定睛一看,眼前是...保健室?

   只見輔長不知啥時又很歡樂的撲了過來,然後第N遍被學長很用力地踹走,然後跟牆壁做親密接觸。我說啊...你都不會記取教訓的嗎?!不知死活啊......我在內心感嘆著。

   「我上次說的藥呢?」學長一劈頭就直接切入重點。

   「藥...哦!這裡,拿去。小心用啊!」好不容易把自己拔下來的輔長遞了一小瓶藍色的不明藥劑給學長,臉上還掛著兩行鼻血,看起來說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走了。」學長對我說完,便立刻丟了下了傳送陣。一瞬間,我們又回到黑館的房間。

   「喝掉。」學長言簡意賅地對我說道。等等,你現在的意思是要我把這個不知道是什麼來路不明的東西喝掉?真的假的?

   學長點了點頭,隨後又不懷好意地笑了:「還是你比較喜歡我餵你?」不不不,我馬上喝,不勞煩您了。

   喝掉了那個味道淡的像開水的藍色液體後,我什麼變化的都感覺不出來。

   直到隔天...

   看著洗手台上的鏡子,我驚悚的看著自己的倒影。

   我的媽啊!為啥我的頭髮一天就長到腰了啊!!!夭壽喔!到底是怎樣啦?!難怪剛剛起床的時候就覺得頭重重的...。

   「很好看啊!」一個涼涼的聲音自門邊傳來。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學長,你昨天給我喝的那個...」我慢慢地轉過身,看著那個一臉滿意地笑著的罪魁禍首悠閒地靠在門邊。話說我剛進來的時候有鎖門!!拜託你不要動不動就無視那個鎖好不好啊?!

   「是生髮藥水啊!我沒跟你說?」學長歪著頭,一臉無辜地說。被那張根本是禍水的臉這樣一看,完全只有臉紅的份:「你又沒說。」

   「是嗎?」學長笑著,走至我的身後。

   「很好看,褚。」他攏起一些我散落在背上的長髮,溫柔的吻著。

   我覺得我已經欲哭無淚了......你覺得好看可我覺得很詭異啊啊啊啊!!!

   學長難得的沒有直接巴下來:「反正我覺得好看就好了。」還一臉無所謂...。

   學長拿起旁邊的梳子,輕柔的替我梳起頭髮。他的手靈巧的在我髮間穿梭著,沒多久便替我紮起了一個馬尾。

   「褚,」學長忽然叫我。

   我轉過頭,正好跟學長吻個正著。只輕吻了一下,學長便笑著退開了:「你知道結髮嗎?」

   結髮?夫妻的意思吧...?

   學長笑了:「以我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之名,此生只認褚冥漾一人為結髮。只為褚冥漾結髮。」

   一生一世,直到永遠。

*             *              *

羽兒對結髮的意思不是很瞭解,有錯的話歡迎糾正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弦月
  • 印象中的結髮好像是兩個人各剪一段頭髮然後綁在一起醬www
  • 咦咦咦原來嗎?!!((驚訝望
    天哪感覺跟這篇偏離好遠,,,,,,((遠目
    啊算了反正都寫了就醬子吧((喂有沒有這麼隨便啊##
    謝謝大大的解釋哦~~^^
    以後如果在寫這類題材的話會記得的!!!((笑

    琴羽兒 於 2015/06/04 19:19 回覆

  • 迎舒
  • 嗯,弦月大的說法是一般的,比較普遍,另一種的確就如羽兒大的解釋;好像不同地方對結髮的定義也有些許不同
  • 哦哦~謝謝大大的補充www
    這麼久沒更新了還有人來回覆羽兒好感動w((你也知道很久沒更新了##
    下次再來一篇結髮好惹!放在正劇裡!((喂先把文放上來比較重要吧#
    總之謝謝大大的留言~:))

    琴羽兒 於 2015/10/18 2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