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冬歲你家好小。」褚冥漾毫不客氣地直接從千冬歲家不大卻整理的井井有條的庭院身手俐落地爬窗進書房,嘴邊還一邊說著令千冬歲很想扁人的話。

「褚冥漾...」千冬歲話都還沒說完,就被褚冥漾忽然湊上前的笑臉糾正:「大家都叫我漾漾,所以,小歲,你也這樣叫我吧?」

小歲咧...我跟你很熟嗎??千冬歲內心翻騰著。推了推眼鏡,他又再度開口:「漾漾...你家人呢?」這小孩應該跟自己差不多大吧?怎麼會自己在外面遛達呢?而且,看褚冥漾的穿著,應該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欸?那個啊...我翹家啊!」褚冥漾笑得一臉燦爛,而千冬歲則是聽得滿臉黑。為甚麼這人翹家還可以說的這麼泰然自若啊?!

「因為家裡的規矩好多,所以我才自己溜出來啊!」規矩很多...千冬歲更加確定了褚冥漾不是普通 人家孩子的想法。

「千冬歲這是什麼啊?」正在想著的時候,褚冥漾那張好像永遠都掛著笑容的可愛臉龐湊了上來,好奇地靠在千冬歲的肩膀上看著千冬歲手中寫得密密麻麻的書本。

因為對方忽然地靠近而感到有些困窘的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掩住臉上不自在的紅暈:「這個是《論語》。」

「《論語》?什麼東西啊?」褚冥漾試著讀那本書中的文字,但無奈大部分都看不懂。

「嗯...就是...哎呀,反正就是以後會用到的啦!」搔了搔頭,千冬歲只好這麼解釋道。

「哇...」在褚冥漾還來不及說出自己的感嘆時,書房的門忽然被打開。一個褐髮的少年衝了進來。一見到褚冥漾,立刻將他抱起。

不知為何,千冬歲覺得有些不是滋味。

「不好意思打擾了。」那少年不顧褚冥漾的掙扎,自顧自地向千冬歲行了禮。千冬歲愣愣地看著褚冥漾被褐髮少年帶走。

千冬歲後來才知道,褚冥漾是赫赫有名的白陵家的孩子。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總之,從第一次超差勁的第一印象後,褚冥漾不知為何,還是很愛時不時地就跑到千冬歲家來晃一晃。久而久之,兩人也熟了起來。千冬歲認識了褚冥漾後,便不再對他那麼反感了。千冬歲的父母當然是不介意,因為自己的兒子多了個玩伴也好。再加上不如白陵家顯赫的背景,千冬歲的父親只是在朝廷中當一個小官,能夠和高官的兒子攀上關係也不是不好。

「小歲,這個是你的嗎?」有一天,褚冥漾又閒閒沒事,溜到了千冬歲家到處亂晃。他指著一架典雅的古箏問道。木色的古箏上頭還刻了些精緻的圖樣,非常漂亮。

「那是我娘的嫁粧,本來是要讓我學的,可是我對這個沒興趣。」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我現在只想考上科舉,趕緊讓我爹娘過上好日子。」

「是這樣嗎?那小歲要加油喔!我會支持你的!」褚冥漾笑了笑。以千冬歲的聰明才智,一定可以考上的。不過...他今年可是連十歲都不到啊!很顯然的,這兩個小孩並沒想那麼多。

「吶,小歲,我可以彈嗎?」褚冥漾睜著晶亮的黑眸,懇求地看著被他吵得不得不放下書的千冬歲。在褚冥漾的眼神攻勢之下,千冬歲還是答應了:「可以。可是你要很小心喔!等我一下,我先去拿點點心。」說完,轉身便出了房。

沒多久,正當千冬歲端著點心要走進書房中時,一陣悠揚的樂聲傳了出來。

他打開門,眼前是一幅讓他整個人訝異到不行的景象。褚冥漾跪在古箏前方,白白軟軟的小手逕自拿了一旁的彈片裝上,悠揚的樂聲從他的小手靈巧的躍動中傳了出來。褚冥漾彈得很認真,連千冬歲進來了都沒發現。

千冬歲沒出聲打擾。一直到褚冥漾彈完,他才輕輕的將門關上,放好點心:「漾漾你有學嗎?」這種程度應該是已經學很久了吧...

褚冥漾一看到千冬歲端來的點心,也顧不得先回答,手上的彈片拆了就開始朝著點心進攻,等他吃得差不多時,才回答千冬歲的問題:「有啊,學了三天吧?然後然哥不知道為什麼就解聘他了啊!」廢話...一個神童還需要教嗎?可能那個老師被褚冥漾教還差不多。千冬歲暗想著。

「欸,漾漾,靠過來一點。」千冬歲忽然出聲。

褚冥漾當然不疑有他,立刻靠了過去。沒料到,千冬歲輕輕地在褚冥漾白淨的可愛臉蛋上輕吻了一下。

「怎麼了?小歲?」褚冥漾絲毫不覺得有何不對勁,張著天真無邪的黑色眼眸,問著千冬歲。

千冬歲也只是輕輕地笑著:「沾到了,幫你弄掉啊!」

「欸?是這樣嗎?謝謝你喔。」絲毫沒有這方面經驗的褚冥漾倒是一點都不覺得哪裡不對勁,反而還笑著向千冬歲道謝。這令千冬歲不禁想扶額嘆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