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似箭,須臾,十年光陰匆匆流逝。

   在一棟不起眼的屋子內,傳出了朗朗的讀書聲。細聽,讀書聲中,還夾雜了些二胡的悠揚樂音。

   戴著眼鏡的少年正專心地背誦著詩書:「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而另一邊的黑髮少年正專心地拉著二胡,伴著眼鏡少年讀書。

   沒多久,拉著二胡的少年便輕輕的將二胡放下,隨後,直接就趴上了整齊的桌面。

   「小歲,你已經讀了五個時辰多了,休息一下吧?」趴在桌上的黑髮少年睜著純真的夜色眸子,懶懶地說道。他連髮都沒束,就這樣任如瀑般的柔順黑髮散落在背後。

   正聚精會神的千冬歲一下被打斷,忍不住皺了皺眉:「不了,你休息就好,我先把這章看完。」

   褚冥漾嘟著嘴,起身安靜地離開書房。沒多久,他又輕手輕腳的拉開門,不過這回,手上還端了一個托盤,上頭擺了一壺飄著淡香的茶和兩個杯子。他安靜地坐回千冬歲旁邊,倒了杯茶,賭氣般地用力放下,使的淺褐色的茶水灑了些出來,杯子大力的撞擊桌面,也發出了不小的聲音。

   千冬歲不禁勾起一抹笑,放下書本,對著自家青梅竹馬笑道:「漾漾你都幾歲了,還鬧這種脾氣?」從旁邊拿了塊帕子,千冬歲將方才褚冥漾灑出來的茶水擦拭乾淨後,端起了那杯其實剩不多的茶,淡笑著抿了一口。

   見千冬歲放下杯子後,褚冥漾猶豫了一下,還是嘟著嘴替千冬歲將杯子填滿:「誰叫小歲都不理我!也不陪我玩,我也已經練習很久了耶...」

   「好啦!陪你玩,不過你先去把頭髮束起來。」千冬歲不禁失笑,自己的兒時玩伴還是和以前一樣幼稚...。歲月只在褚冥漾的臉上留了一點痕跡,使的原本可愛的臉龐變成了稚氣未脫的清秀面容,而個性則是完全沒變,依然如十年前那樣的天真單純。

   而千冬歲則是多了一份書卷氣,原本和年齡格格不入的精明樣子在年長了十歲後便顯得合適許多。撇除那粗黑框眼鏡,原本就俊秀的臉蛋更顯帥氣。

   向父母說了聲後,千冬歲便和興沖沖的褚冥漾一起到自家馬廄中牽出了一匹英俊的白色駿馬。俐落的翻身上馬後,千冬歲便帶著因為要坐在自己懷裡而心不甘情不願的褚冥漾來到附近的市集。為了不讓人發現褚冥漾的身分,所以外出時,褚冥漾大多是以男扮女裝的樣子出現,這樣比較不會令人起疑。褚冥漾原本就靈秀的可愛臉蛋扮女裝也根本沒有人會懷疑。在別人眼中,這一對有說有笑的俊男美女完全就像是一對愛侶。

   兩人自從大到可以自行出門的年紀後,便常常這樣由千冬歲載著褚冥漾一起到不遠處的市集玩玩,畢竟對於褚冥漾來說,這種經驗十分難得,平時白陵家的人光是讓褚冥漾到千冬歲家就已經是極大的讓步了,更遑論是到人多的市集了。

   兩人又吃又鬧地走了整個下午。直到太陽下山,千冬歲不得不拖著仍依依不捨的褚冥漾離開,將他帶回白陵家。此時,他們還不知道,這會是他們,最後一次一同出遊。

*   *    *
   一回到白陵家,褚冥漾便敏銳的察覺了有些不對勁。平時熱鬧的家中不知為何,靜悄悄的一片。

   不自覺的放輕了腳步,來到了然哥和玥姊最常待的書房,正要開門時,一陣顯然是刻意壓低的爭吵聲傳了出來。

   「...不行。再怎麼苦,我也絕對不會把他賣掉。」褚冥漾一震,這聲音很顯然,是白陵然,褚冥漾的大哥的聲音。不同於平時溫和的語氣,此時的然,語氣中帶著些許怒氣。

   「我同意然的話。我也反對。」這個冷冽的聲線,是褚冥漾的姊姊,然的妹妹,褚冥玥。雖然她平時就是冷冷的,但這次,聲音中帶著強烈的反對和冷冷的殺氣。很明顯的就是要跟人嗆的那種感覺。

   「所以,你們請回吧!」接著傳出的,是辛西亞輕柔而堅定的聲音。辛西亞,然的妻子。

   「你們確定嗎?白陵家已經快要破產了,你們不將那孩子讓給我們,也只是讓他跟著你們受苦罷了。我們會好好照顧他的,絕對不會虧待他。」一個活潑但有些嚴肅的清亮女聲說道。

   褚冥漾霎時愣在門外。破產...??

   「我們不會改變我們的決定。」褚冥玥冷冽的堅定聲音傳了出來。

   「真的嗎?你們再好好考慮清...」那個女聲還未將話說完,褚冥漾便輕輕地推開了門。

   無視於然三人震驚的臉色,褚冥漾直接直視端正跪坐在三人前方的那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少女。方才的聲音想必就是她。

   「你說白陵家要破產了,所以你是?」褚冥漾並不笨,從剛才短短的對話當中,他已經大致了解情形了。他咬著下唇,臉色有些慘白。

   「哎呀,果然一如傳聞中那麼可愛呢~」那少女沒有回答褚冥漾的問題,倒是先撲了上來。

   「小漾漾的臉頰軟軟的,好好捏~」少女興奮的搓揉著褚冥漾白皙的柔軟面頰,玩的不亦樂乎。直到然輕咳了聲,她才從一臉不知所措的褚冥漾身上下來。  

   「啊,忘記自我介紹了。」少女笑吟吟的說道:「我叫扇,你也可以叫我扇姊姊~我今天來這裡,是想要把你買下來的~」

   買下來...,所以,應該就是那個了吧...

   「我知道了。我願意。」褚冥漾話一落下,立刻引起另外三人的驚呼。

   「漾漾!!」然、褚冥玥和辛西亞同時出聲。

   褚冥漾淺淺一笑:「別擔心我。既然有我能為這個家做的事情,那我就應該去做。我不能再讓你們保護了。」然眉頭緊鎖、褚冥玥抿緊嘴唇、辛西亞眼眶中盈滿了淚。

   「那太好了,就這麼決定了。待會兒,小漾漾我就帶走囉~」少女笑吟吟的說道。不同於另一邊的愁雲慘霧,扇倒是心情非常好的哼著歌。

    就這樣,褚冥漾收拾了簡便的行囊,連跟千冬歲說聲再見都沒有,便離開了白陵家,也離開了往昔的富裕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