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領著褚冥漾來到了一棟古色古香的十層樓建築,建築採的是日式建築。四周圍是茂密的森林,位置隱蔽,如果不熟悉此地的人,應該是找不到的。

   褚冥漾隨著扇的腳步進入整理的光潔寬敞的大廳,大廳後頭的櫃台站了一位看起來年紀應該和褚冥漾差不多、身著粉紅色和服的金髮碧眼少女。她一見到扇進來,立刻從櫃台後蹦了出來:「扇姊姊,歡迎回來。」她恭敬的笑著朝扇鞠躬。扇點了點頭示意。

   金髮少女忽然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興奮地看著扇身後縮著的褚冥漾,她友善的向前拉著褚冥漾的手臂:「你一定就是漾漾吧?我是米可蕥,大家都叫我喵喵。歡迎你,漾漾。」

   褚冥漾這才收起了初至新環境的害怕,有些靦腆地朝喵喵笑。

   「扇姊姊,我帶漾漾去熟悉一下環境喔~」喵喵笑吟吟的和扇請示完後,便拉著褚冥漾就要走。

   「啊,對了!等下如果看到臭小子和夏碎叫他們來找我~」扇笑的陰險,而喵喵則是一臉了然的朝扇比了個V字。褚冥漾忽然覺得背後一陣惡寒。

   喵喵挽著褚冥漾的手臂,走上了一旁的木製階梯。踩在有些搖晃、還會吱嘎響的階梯,喵喵一邊說道:「扇姊姊很久以前就知道漾漾了喔~她還常常說呢~」

   走上二樓,眼前同樣是光亮的木製長廊,左右邊各有十間房間。

   一邊走,褚冥漾一邊聽到了兩旁的房中傳來了些許的男女笑聲、甚至是呻吟聲。

   「喵喵...這邊到底是...?」雖然說對於那些聲音一點頭緒都沒有,但是褚冥漾就是覺得有哪邊怪怪的。

   「欸?這裡是妓院啊?漾漾不知道嗎?」喵喵一臉理所當然的眨著碧色大眼說道。

   「妓院?!」褚冥漾一下子嚇的臉都刷白了,連話都說得結結巴巴的:「那我...妳...」

   「啊,漾漾別擔心啦!」看到黑髮少年反應如此之大,喵喵趕緊安撫他:「喵喵只是負責管帳的,其他的都沒有哦!至於漾漾,扇姊姊吩咐過了,你只需要拉二胡跟彈琴就行了,簡單來說,你是賣藝的喔!別擔心~」聽了喵喵的解釋,褚冥漾的臉色才漸漸緩了下來。

   「二樓到七樓都是做生意的,八樓到十樓則是給我們這些在裡面工作的人住的。」喵喵帶著褚冥漾,安靜的迅速通過了二樓,踏上往三樓的樓梯。

   喵喵很健談,在兩人低聲交談通過剩下四樓之後,褚冥漾也大致了解了這裡的運作方式以及喵喵的身分。跟褚冥漾依樣,喵喵本也是千金,但也是因為家族一夕遭逢巨變的關係,而被賣來這裡。

   喵喵領著褚冥漾上到八樓時,忽然像想到什麼似的拍了下自己的頭:「糟了!喵喵忘記問扇姊姊漾漾的房間在哪了!」但褚冥漾還沒回應,一陣腳步聲便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待看清楚眼前的兩人後,褚冥漾睜大了眼。眼前來的兩人一個是身著紫色和服、黑髮紫眼,看起來溫文儒雅的優雅青年。

   另一人則是真正的令褚冥漾驚豔。那青年應該和紫眼青年差不多年紀。他有著一頭惹眼的銀色長髮,額旁還摻了一縷焰色,焰色的銳利眼眸稱不上是友善,精緻漂亮的中性五官足以令一票女人拜倒,雖然一直緊皺著眉頭,但仍無損青年的帥氣。

   「米可蕥,這位是?」他們三人各自打了招呼後,那位紫色眸子的青年好奇的提問。

   「啊,他是漾漾,褚冥漾。」喵喵接著又轉向褚冥漾:「這位是藥師寺夏碎,」紫眼青年笑吟吟的揮了揮手:「你好。」

   「這位是冰炎,」焰色眸子的俊美青年瞥了褚冥漾一眼,沒多說甚麼。

   「他們都是這裡的保鑣。有事情的話也可以找他們哦~」喵喵愛慕的眼光一直沒從冰炎身上移開,但冰炎仍是一臉面無表情,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冷到不行。褚冥漾暗自竊笑,想必喵喵一定是愛慕冰炎很久了。

   突地,那雙焰色眸子對上了褚冥漾的墨色眸子。褚冥漾總覺得那烈焰中,似乎有種能將自己吞噬殆盡的魔力。 

   兩人對視沒多久,冰炎便率先轉開了視線。看到這一幕的夏碎在一旁暗自竊笑著。同時被發現的冰炎送了一個拐子。

   「對了!十樓還有空房嗎?扇姊姊沒有交代漾漾要住哪耶!」喵喵歪著頭,順便問了下住在十樓的兩人。

   「有喔!我記得冰炎隔壁是空房不是嗎?」夏碎笑笑地瞄了眼仍面無表情的冰炎。冰炎瞪了他一眼才慢慢點了點頭。

   「那太好了!冰炎,可以拜託你帶漾漾上去嗎?就讓他住那吧!我會再跟扇姊姊說的。對了!扇姊姊叫你們去找她哦~」補完這句後,無視冰炎馬上黑掉的臉色,喵喵很樂的便轉身就走,繼續去忙她的事了,畢竟,還有帳還沒算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