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就這樣看著喵喵一蹦一跳的遠去。

   凝滯的尷尬在三人之間蔓延。三人就這樣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了半晌。

   「那,冰炎,就交給你囉!我先去找扇,你等下快點來。」夏碎笑吟吟的打破了沉默,瞥了一眼瞪著自己的友人,夏碎聳了聳肩,逕自離開了。

   兩人繼續沉默地站在原地。褚冥漾內心暗暗叫苦:怎麼大家都跑那麼快啊......要知道,冰炎給人的感覺就是一整個很冷,初來乍到的褚冥漾直接遇上了冰炎,想當然會有些害怕。

   「跟我來。」過了良久,褚冥漾覺得自己腳都站酸了的時候,冰炎這才出聲。第一次聽到冰炎的聲音,褚冥漾著實嚇了一跳。低沉的磁性嗓音非常好聽。

   快步地隨著冰炎有點大的步伐走上了往上的樓梯,冰炎沒刻意開口,而褚冥漾當然也不好意思多說甚麼。

   十樓的格局也和之前的幾樓差不多,不過房間數也比八、九樓少。八樓九樓都和下面的幾樓一樣,都是左右各十間房,而十樓卻是左右各五間房而已。

   冰炎帶著褚冥漾走到了左邊排那扇銀色門扉旁邊的水藍色門扉:「就是這間。」冰炎掏出一把小小的鑰匙,打開門後拋給褚冥漾。

   走進房間,其實房間很寬敞,一間小客廳和一間寢室。小客廳中擺了一套的桌椅。而房間中也鋪好了乾淨的被褥。

   「謝謝你,冰炎...大哥?」褚冥漾有些遲疑的喚著冰炎,畢竟他比冰炎還要小,而且也不知道到底要如何稱呼。

   冰炎猛地楞了一下。但他很快收起自己的錯愕:「不必加敬稱了,直接叫我冰炎就行了。廁所跟廚房都是共用,廁所在這條長廊盡頭,廚房在八樓,大家會排班輪流煮飯。還有,有事的話我住你隔壁。」說完,冰炎便瀟灑地轉身就走。

   當房門被冰炎帶上,褚冥漾無力的癱坐上被褥。

   「然哥...姊姊...辛西亞姊姊...小歲...」褚冥漾拉出藏在衣服中的頸鍊,慢慢地搓著,嘴中低低的念著最愛的人的名。那條銀色的頸鍊是然哥他們在他十二歲生日送他的禮物。

   獨在異鄉為異客。

*   *   *
   已經一星期了。不安,很不安。

   千冬歲焦急的在房中踱步。這種情形只有在兩人之前冷戰的時候發生過,其他時候,褚冥漾根本是每天來。褚冥漾已經一星期沒來他家了。

   嘖了聲,也不管明天就是進京趕考的日子,千冬歲連報備都沒報備,便逕自衝到屋旁的馬廄,簽了自己的愛駒出來。跨上白馬,千冬歲一心只想趕快見到褚冥漾,好確定他平安。

   聽到動靜的父母從窗外,只看到自家兒子飛馳而去的身影。

   「小歲長大了。」

   「是啊!他也去追求他的愛了呢!」


   一踏入莊嚴白陵大宅的大庭院,千冬歲便敏銳地察覺到不對勁。他之前也有來過不少次,不過,沒有一次這麼安靜。安靜地令人慌亂。

   似乎是聽見了馬蹄聲而出現的白陵家主,白陵然,偕同自己妻子和妹妹,辛西亞和褚冥玥出現在千冬歲面前。

   「小歲?」然似乎很訝異會看到千冬歲。反倒是站在後頭的褚冥玥一臉淡然,像是早就知道千冬歲一定會過來似的。

   「日安,打擾您了,然大哥。」千冬歲翻身下馬,恭敬的朝白陵然鞠躬。

   「你是要來問漾漾在哪,是吧?」白陵然仍像平時那樣笑容可掬地說道。但他的笑容中,有一種不意察覺的悲傷。

   點了點頭,千冬歲沒有開口。

   「你好好去考試吧!現在...我們沒辦法讓漾漾跟你見面。」褚冥玥冷冷地說道。辛西亞擔憂地看了褚冥玥一眼,而然則是低著頭,看不清他的表情。

   千冬歲靜靜的看了三人半晌:「白陵家,出事了?」雖然是疑問句,但用的卻是肯定語氣。

   褚冥玥似乎連千冬歲一語道破也料中了:「有沒有都不關你的事。」她仍舊冷冷地說道。

   當褚冥玥還要再開口時,然伸出手制止了她:「小歲,你明天就要進京去了不是嗎?回家去好好準備吧!等你考上回來,我們就告訴你漾漾在哪。現在,先回去吧。」然溫和地說。

   千冬歲的眼神平靜。在三人身上來回梭巡了一陣後,淡淡地開口:「我知道了。」隨即俐落的翻身上馬。

   策馬欲行之前,千冬歲背著光,俯視著三人:「我會中狀元的。」語氣中,是承諾、也是自信。輕輕在馬背上拍了下,馬兒便飛奔了出去。

   「相公...你為什麼,要給他不切實際的希望呢?」千冬歲挺拔的身影遠去後,辛西亞幽幽地開口,語氣中滿是不解。

   「不一定。說不定,他可以替我們帶回漾漾...」然沉默,褚冥玥替他回答。

   「是這樣嗎...?」看著漸漸消失的黑影,雖然三人想的事情都不一樣,但,只有滿滿的愁緒是相同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