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婆,找我們來幹嘛?」

    「沒什麼啊~就要你們多多照顧漾漾小朋友囉!就這樣啦~我還有事先走了~掰!」

    「......」

    「呵呵~扇還真瞭解你。」

    「閉嘴!藥師寺夏碎!」

*   *   *
    「漾漾,這位是庚庚哦~」當褚冥漾還在睹物思人時,門冷不防的被人踹開了。看著倒下的門板,再看了看似乎是罪魁禍首的笑容滿面的金髮少女,褚冥漾一瞬間無言了......。

     金髮少女身後,還帶著一位褐髮的女子。長長的褐髮編成了辮子垂在背後,令那女人看起來更年輕,略施脂粉的臉蛋看的出來長的挺標緻。臉上的溫和笑容令人如沐春風。

    「你好。」褚冥漾趕緊鞠躬。雖然身為名門之後,但是,平時然哥他們都教導他,不管如何,禮貌最重要。

    「不必鞠躬啦!漾漾。」那女子笑的溫文,趕緊要褚冥漾起身。

    「庚庚是負責教你音樂的老師哦!她是這裡最資深的喔~」看到褚冥漾好奇的眼神在喵喵和庚申上來回打轉,喵喵便立刻補充說明。

    「最...最資深的?」該不會是...

    「是的,我是最早來這邊賣藝的。」庚笑容可掬地說道:「你會什麼樂器嗎?」

    「我...我學過一點二胡跟古箏。」好加在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來,」庚像變魔術般不知從哪拿出一把二胡,笑吟吟的遞給褚冥漾:「可以拉給我聽聽看嗎?」

     怯怯地接過琴和弓,褚冥漾有些猶豫。因為除了家人和千冬歲之外,他沒有在其他人面前拉過琴。

     看到庚溫和的鼓勵笑容後,褚冥漾還是遲疑了一下,隨後便深吸了一口氣,將弓輕輕放上琴弦,想了一下,這才拉了起來。

     悠揚的樂聲迴盪著整個室內。純粹、潔淨的無暇樂章就這麼從褚冥漾的手中流瀉而出。閉上眼的他,看起來有種神聖的美。

     一曲結束。

    「哇!!漾漾好厲害~」喵喵率先用力地鼓掌,興奮地拉著褚冥漾跳來跳去。而一旁的庚則是歛下眼眸。褚冥漾毫無疑問是個音樂奇才,連自己說不定都無法和他比擬。

    「很厲害呢!看來不用我教了。」恢復溫柔笑容的庚這麼說道。

    「哪裡,我還需要更努力。」聽見褚冥漾這謙虛地應答,庚對褚冥漾的印象瞬間加了不少分。

    「好吧!那以後我就天天來這邊教你囉~」庚笑容可掬地說道。褚冥漾連忙朝庚鞠躬。

    「吃飯時間快到了,下樓去吧!」被挽著手臂的褚冥漾,嘴角也不禁彎起了一抹弧度。

     大家、都是好人呢!

*    *    *
     騎在馬上,千冬歲趕路了兩天兩夜。

     直到第三夜,怕馬兒支撐不住,千冬歲這才找了一間小小的客棧歇腳。

     事實上,這幾天,他根本靜不下心來做任何事,只能一直趕路一直趕路,讓身體疲倦,好不要再一直想著兒時玩伴。

    「漾漾...等我。你一定要等我。」站在馬兒前,千冬歲輕梳著白馬的鬃毛,一邊低喃著。

     最早發現的,是千冬歲。

     他愛上褚冥漾了。在那年夏天。

     因為貪玩,兩人跑進了有些幽暗的森林。但,兩人走散了。想當然爾,聰明如千冬歲,當然找了不久就找到了褚冥漾。那時,他蹲在一株樹下哭泣。但,一見到千冬歲,他漾開的那個笑臉是如此的美麗,令人沉淪。

     就是因為那個笑容,所以愛上了。

     千冬歲雖然覺得褚冥漾對自己應該也有些意思,但總不說破,而褚冥漾又是那種遲鈍的類型,所以兩人遲遲沒有進展。

     而現在,相隔兩地。

    「等我。我回去之後,一定立刻告訴你。」

*    *    *
    「你還要發呆多久?」一大早,褚冥漾就被直接踹門而入的新鄰居叫醒。

    「...你是、誰?小歲呢?然哥哥呢?」剛睡醒的褚冥漾還處於迷糊狀態,忘了自己已經被賣出去了。

    冰炎也不多廢話了,直接一巴就朝褚冥漾後腦呼了過去。褚冥漾猛地抱起頭唉唉叫著,而罪魁禍首則是滿臉笑容:「早安啊,褚。醒了嗎?」

    聽到冰炎咬牙切齒的聲音,褚冥漾忽然背後一冷:「我我我我...我起來了!!!」語畢,便隨手拉了幾件衣服和盥洗用具就要往外衝。

    「等等,」冰炎忽然抓住他的後領:「拿去,這個是工作服。」拋給褚冥漾一包東西後,冰炎便悠哉地慢慢轉身下樓了,末了還丟了一句:「十分鐘之後開飯,來不及下來就不用吃了。」

    這點褚冥漾在昨天的晚餐有深刻經歷。

    於是,他便加快了手上的動作。直到他拆開衣服:「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