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手上的衣服,褚冥漾無言了。

   這是一件改良式的和服。水藍色的優雅和服貼身的襯出褚冥漾纖細的體態,不過,下擺被改至膝蓋,小腿全都露了出來。褚冥漾從小家境優渥,物質不虞匱乏,而衣著這方面當然也是。先不論價位高低,褚冥漾頂多穿會稍微露出一些鞋子的服飾,在他的觀念中,露出腿來是很不禮貌也是很羞恥的事情。

   猶豫著,但最後一想到自己已經被賣來這兒了,而且扇也沒讓自己去接客,這點犧牲,也著實是微不足道的,便穿上了。挽起髮後,褚冥漾這才下樓。

   「漾漾穿這樣好漂亮!!」一下樓,喵喵便抱了過來。笑笑地任她在自己身上蹭,順便和周遭的人打了招呼。唯獨冰炎,再遇上他微笑的目光後,似乎有些不高興地轉過視線。

   「漾漾,拿著。等會兒要上工了。」遞給漾漾一把琴後,庚便朝大家道別。才剛坐下沒多久的褚冥漾便只好隨庚離開。

   既然是青樓,那理所當然的,大家的主要工作時間都是在晚上。晚餐對他們來說是早餐,而通常白天大家都在睡覺,就是整個日夜顛倒。

   隨著庚的腳步走上樓梯。一邊走,庚一邊輕聲地對褚冥漾交代:「等會兒進去什麼都不要講,就是彈琴就隊了。不要怕,我會在旁邊陪你,順便幫你伴奏。」

   又走了沒多久,庚停在五樓的一間房間前。房內傳了了男女的嘻鬧聲。淫蕩的笑聲令褚冥漾下意識地倒退一步,但庚的手卻輕輕地搭載他的肩上,微微壓住褚冥漾。

   「別怕。」庚輕聲說道,隨後,便輕聲地拉開了紙門。捂著褚冥漾的眼,庚迅速地帶著他走至房間最隱蔽的角落中,那座已經放好的屏風後。每個房間中,都會放有這樣的屏風,專門給樂師演奏的,又可以保有客人的隱私。

   掩著褚冥漾的眼,庚一直不敢放開。直到褚冥漾看不見那過於...的畫面她才放開。褚冥漾的墨瞳太過純粹。令人不敢、也不願汙染那天真的純粹。

   「要彈什麼?」睜著墨瞳,褚冥漾也很聰明的不多問。

   「隨便。」庚拿出了橫笛,並率先吹起了一小段樂章。褚冥漾聽了下,便隨意地加入。兩人雖然是初次合作,但默契不亞於合作的二十多年的搭檔。

   拉著琴,褚冥漾不禁有些恍神。

   這次,在他身邊的聲音,不再是那熟悉的讀書聲。

   也許,永遠也不會有了。

*   *   *
   街上的群眾沸騰著。

   為了那張張貼出來的榜單。

   被人群擠著,千冬歲也就這樣隨著人潮被沖到了前頭。看見了那張朱紅榜單上的名字,千冬歲勾起了一抹滿意地笑。

   狀元:雪野千冬歲。

         不為功名、不為利益。就只為他。

   離開喧擾的大街,千冬歲牽著愛馬直奔回客棧。

   直到回到房內,千冬歲才放心地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我辦到了,漾漾。等我,我馬上就會回去接你的。拜託你,一定要等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