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又一夜,重複著。

    在那荒淫的氣氛下撥弄著琴弦,做陰暗的點綴。

    但,每到就寢前,褚冥漾總會想到那張從小一起長大的俊秀面容。夜夜思念。

    想著他不經意的溫柔,就算拚命讀書還是會答應自己任性的要求。共乘一匹馬時,雖然總是抱怨著,不過,現在卻無比的懷念身後那溫暖溫度和淡淡的好聞氣息。

    就這樣,一星期過去了。

  
    「冰炎...?」睜著還沒完全清醒的夜眸,褚冥漾眨了眨眼。

    「起來了。」冰炎的聲音淡淡的,但臉上的表情複雜,焰眸緊盯著褚冥漾。「才剛天亮...」蹭了蹭柔軟的被褥,褚冥漾將頭又埋進被子中。

     冰炎走向前,毫不留情地掀起褚冥漾身上的被子,附贈後腦杓的一掌:「老太婆說有人找你。」

    「有人...?誰啊...?」褚冥漾坐起身,一手揉著眼一手揉著傳來劇痛的腦袋,哭喪著一張可愛臉龐應道。

    「老太婆說是一個叫做雪野千冬歲的人。」聽到這句話,褚冥漾猛地拉住冰炎的袖子,夜色的眸子燦亮,不可抑制的笑容在他的唇角綻放。

    「真的嗎??」褚冥漾臉湊的極近,直到冰炎有些愣愣地嗯了聲,褚冥漾這才放開抓著冰炎袖子的手,隨便抽了幾件衣服便衝了出去。

    「笨蛋...。」看褚冥漾歡欣的樣子,冰炎只覺得有種淡淡的苦澀在心裡漫開。但,還夾雜著些許微小的幸福。

     褚冥漾迅速的換好衣服後,回到了房間,見冰炎還坐在自己的床上:「怎麼了,冰炎?」側著腦袋,褚冥漾對於冰炎臉上淡淡的哀愁感到不解。

     「沒事。老太婆叫你下去一樓。」

     褚冥漾微微一笑:「謝啦!冰炎。」便興奮地衝下樓梯了。

     為了那個不是因為他而給的微笑,冰炎有些失神。

     我不能...讓你那樣笑嗎?

*  *  *
     一下了樓梯,褚冥漾的目光便直接抓住那朝思暮想的頎長背影。

     靜靜地走向他。

     「漾漾。」那熟悉無比的臉龐、那熟悉無比的聲音、那熟悉無比的淡淡笑意,都令褚冥漾熱淚盈眶。

     千冬歲張開雙臂。

     褚冥漾毫不猶豫地撲進青梅竹馬的懷中,熟悉的氣息包圍著。

     「我在這裡。我來接你了。」低喃著,千冬歲的手臂又收緊了點。

     兩人緊緊相擁。

     剛從樓上下來的冰炎入眼便是這一幕,不禁微皺起眉頭,匆匆地走回樓上。眉宇間流露出來的情緒濃得化不開。只要他幸福,冰炎寧願選擇離開。

     「我已經替你贖身了。跟我回去。」千冬歲微微拉開褚冥漾,露出了一抹笑容。

     「可是...」褚冥漾猶豫地向樓梯間看了過去。雖然大廳空無一人,不過樓梯間可是蹲了一大群看戲的。

     「放心。你還可以再來探望朋友的。」千冬歲說道。畢竟,相處了十六年,好友的個性他會不知道?不就是太為別人著想?

     聽千冬歲這麼一說,褚冥漾便長吁了一口氣,露出微笑:「好。」

     看著褚冥漾離開自己身邊,咚咚的跑上樓去收拾東西,千冬歲心中真的可說是五味雜陳。肩膀被人輕輕地敲了下,下意識地回頭。

     「你可要好好疼漾漾小朋友。」少女揮著摺扇,優雅的勾了笑。

     「我會的。」千冬歲臉上的笑意更濃。

     扇還沒開口,褚冥漾便提著小包袱下來了。兩人便就此打住了話。

     「走吧。」千冬歲接過褚冥漾的包袱,環著他的肩。褚冥漾笑了,笑得燦爛。

     依依不捨的回過頭,赫然發現所有人全都笑吟吟的朝著自己揮手道別。褚冥漾不禁覺得鼻頭有些發酸。大力地向他們揮著手,離開了這充滿著令人眷戀友誼的地方。

     在不經意之間,兩隻手,牽了起來。

     你願意跟我一起回來嗎?

     一起、一生一世。

 

 

 

 

 

 

 

 

 

 

    

 

 

 

    「小歲你怎麼知道我被賣去那裏的??」

    「扇直接找人把我綁到那邊。」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雪夜♥
  • 最後那句我笑了,扇姐,你真強大
  • 沒辦法她不就專門(?)幹這種事的嗎?XDD((什麼啦###

    琴羽兒 於 2016/02/02 00: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