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最近發現了一件非常非常嚴重的事情。

他會對自己的代導學弟起生理反應。

這是一件令他非常困擾的事情。要知道,因為自己本身的精靈血統,再加上那種個性,本來就對那些情情愛愛的事情沒什麼興趣。所以,一直到升上高中、遇上褚冥漾以前,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起過反應。雖然偶爾會自己來,但是這還是第一次,而且對象還是個男性。

第一次發現,是在他看到了褚冥漾的裸體。呃,更正,其實是半裸。

那天,他剛好替安因拿了些東西過去給褚冥漾,但敲門敲了很久褚冥漾都沒來應門,一氣之下冰炎便直接破門而入,結果正好對上下身只圍了一條浴巾、滿臉錯愕的妖師學弟。

「學長...」嗚嗚我的門啊!!!

焰眸緊盯著那裸露在空氣中的大片白皙肌膚,不是很精實,但是非常纖瘦。潔白的令人想在他身上留下痕跡。水滴沿著肌膚的線條滑落,留下一條誘人的水痕。烏黑的短髮也溼漉漉地黏在白皙的頸子上。

「學長...?」褚冥漾不解的湊近冰炎,在他眼前揮了揮手。沐浴乳的甜香飄盪在空氣之中。

冰炎發現了一件很不妙的事情。他有反應了。

回過神,見到的是學弟那張臉湊的極近。一急之下,冰炎直接將安因要交給褚冥漾的紙袋塞進對方懷裡,交代了聲後便迅速地衝出褚冥漾的房間。留下滿頭霧水的褚冥漾,一邊聽著冰炎不知道用哪個語言劈哩啪啦的罵著,一邊不解地想著冰炎反常的舉動。

回到自己房間,衝進浴室中開始朝自己沖冷水時,冰炎忽然覺得自己很狼狽。都已經多久了,竟然連告白的勇氣都沒有。真是愧對了這個史上最年輕黑袍的頭銜哪。

待冷靜了些後,回到房裡,翻開書想冷靜一些,但一點都沒用,根本就是越讀越亂。

忽然,一陣弱弱的敲門聲響起。

很快地開了門,冰炎看到門外的人,覺得有些訝異。

「學長,你還好嗎?」褚冥漾睜著夜色的眸子,眸子中滿載了擔心。

冰炎忽然笑了出來。

褚冥漾歪著頭不解地看著自家代導學長反常的舉動。

笑了一下之後,冰炎伸出手。正當褚冥漾本能的瑟縮了一下後,這才發現冰炎那微涼的大掌只是輕輕落在自己的頭上,揉了揉。

「這樣就好了...真的...」冰炎像自言自語般喃喃念著,臉上輕淺的微笑有些苦澀。

「學長...?你今天怎麼了?」

「沒什麼。」嘴上雖說著沒什麼,但臉上那副表情還是沒褪去。令褚冥漾感到有些心疼。

忽然,褚冥漾踏向前了一步。

他輕輕擁住冰炎。冰炎呼吸一滯,焰眸訝異的睜大。比自己還矮些的褚冥漾貼在自己的懷中,那是那樣契合的樣子。從那柔軟的髮髻隱約飄來了股甜香。

冰炎猶豫了一下,這才伸出手輕輕地回擁褚冥漾。

又過了一會兒,冰炎這才努力克制住自己,將滿臉通紅的褚冥漾拉開了一段距離。

焰色眸子緊盯著迴避著自己的夜色眸子。但,最後,冰炎還是制住自己內心咆嘯的野獸,轉過了身子:「晚安,褚。」

關上門後,冰炎無力地倒在沙發上。

剛剛明明是個好機會的啊...自己幹了什麼蠢事啊...

就這樣,冰炎糾結了一整晚。

 

 

 

 

 

 

 

 

 

 

 

 

 

 

「漾漾,喵喵告訴你哦~看到別人心情不好的時候只要給他一個擁抱就行了唷~」

「這是恢復精神的小魔法唷~」

「真的嗎...?」

「真的啦!很有效的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