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所以你對冰炎教授到底是......??」千冬歲小心翼翼的提問著。

    我們倆很有默契地同時瞥了一眼不遠處正在聊天的冰炎和夏碎一眼,又同時轉回頭,互相對視。我聳了聳肩:「就...把該講的話都講開了而已。那你現在跟夏碎教授是...?」

    千冬歲的耳朵好像紅了...不過他還來不及回什麼,不遠處聊天的那兩個人就走了過來。

    「在跟褚說什麼呢?歲?」夏碎一走進便親暱的環上千冬歲的肩膀。我看到千冬歲整個臉爆紅了......真難得欸!

    正當我想著要不要拿手機出來替千冬歲留下這歷史性的一刻時,冰炎低低的喚了我一聲,讓我回過神:「褚,」

    他俯下身,輕輕地在我額旁落下一個吻。

    我愣了一下才意識到他做了什麼。我聽到夏碎在竊笑,眼角瞄到千冬歲也笑得很詭異。

    摀住額頭,我迅速的退了一步:「這裡是公眾場合!冰炎教授!」我覺得我的臉可能比千冬歲還要紅了......。幸好這裡的學生不多,而且現在是放假。

    「有關係嗎?」將額旁的一縷銀髮塞至耳後,冰炎輕輕抱了我一下,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有!!!冰炎教授,那天不是說好了嗎...」不是說在外面盡量不做親密動作嗎...??真是的!!!雖然說學院沒有明文規定不能師生戀,可是總是別那麼明目張膽的比較好吧?!!

    「怕什麼?有我罩你。」像夏碎一樣,冰炎也環上我的肩:「大不了我辭職,你休學,我們自己出去生活而已。」

    不不不,要是被老媽知道,我絕對會被打斷腿的。還有老姊,她大概會先把我分屍然後再丟到人跡罕至的地方棄屍。

    「還有,」冰炎將唇湊近我的耳畔,溫熱的吐息近在耳旁,極富磁性的低沉聲響帶著笑意說到:「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你叫我冰炎。」

    一秒摀住耳朵後退:「我我我...我...我們倆個人的時候再叫啦!!」糟糕!其實冰炎也很黑......

    「你自己說的喔?」

    「對啦對啦!兩個人的時候就叫你冰炎!」為了讓冰炎不再騷擾,我只好趕緊答應。說真的,我覺得冰炎臉上的笑容笑得好燦爛又好黑呀......。

    「漾漾...」看起來是好不容易才掙脫夏碎的千冬歲臉還微紅著,他湊近我,一邊笑著一邊低聲說道:「看來,你們很順利嘛!很閃唷!」

    「千冬歲!!!」

 

 

 

 

 

 

 

 


   

 

 

    在這個舞台上,我遇見了你。

    因為遇見了你,所以我不再獨舞。

    在我們的舞台上,雙人舞,永不停歇。

 

*              *              *

單純只是來打一篇放閃的當作完結篇這樣~~~
那麼,按照慣例,
一樣會放一篇番外唷~
舞之戀拖好久......
謝謝一直有在追的親們唷~
然後最近進入段考前一周,
更新可能會比較不固定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