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晃動所產生的冰冷聲響在寂靜的偌大空間內迴響著。

   早已習以為常的你頭連抬都沒抬。

   一把鑰匙伸進那磨的銀亮的鎖,喀答一聲轉開了鐵欄門。

   「進去。」混著汗臭味和酒味的那男人似乎推了一個人進來,你皺起了眉,為了那難聞的味道。

   一聲小小的悶哼聲在你不遠處響起,接著是衣物和地面的摩擦聲。

   鐵欄門又框啷一聲的關上了。

   被推進來的那人呼吸有些急促,你似乎能夠感覺的到他的緊張和不安。

   那人遲遲沒有移動,不知是忌憚自己,還是因為無法移動。只有微小的衣物窸窣聲在這寂靜的空間中響著。

   「那個...」懦懦的聲音響起,很小聲。軟軟的聲音還帶著些孩童的童音,但混了些少年的微微低音。總之,是個挺好聽的聲音。

   你慢慢睜開一直閉起的雙眼,但還是低著頭,沒有看向他。

   你聽到他又深吸了一口氣,放大了音量:「那個...」

   有點不太習慣聽到人的聲音的你皺了皺眉頭,但還是抬起了頭。

   眼前的少年在看到你的面容時驚訝地倒吸了一口氣。你不怪他,一般人看到自己的樣子大多都是這種反應。

   你開始打量眼前的少年,銳利的紅眸在他身上游移。

   披散在肩上猶如流瀑般的烏黑長髮垂至腰間,靈動的夜眸大睜,面容十分清秀。

   「你的眼睛...還有頭髮...」他有些怯怯地小聲問道。

   「天生的。」低沉的好聽嗓音因為太久沒有使用而顯得沙啞,你倒有些驚訝自己還能夠說話,畢竟你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和人交談了。

   「喔...你好...」那少年似乎還是對你有些畏懼。與其說他是席地而坐,不如說他是躺靠在牆邊。

   「過來。」簡短的說了兩個字,雖然你之前也不多話,不過現在似乎連說話都是一件浪費力氣的事情。

   「...咦?」他似乎有些不懂你的意思,夜眸疑惑的看著你。但過了一會兒,他終於懂了你的意思,便吃力地撐著牆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但他一起身便倒抽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似乎在隱忍著痛楚。

   不知為何,竟看得你有些心疼。但一意識到自己的想法,你馬上否決掉,並暗暗勾起了一抹嘲諷的笑意。

   你怎麼會不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像你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心疼』這種情緒?

   你正想再度開口時,卻看見了那少年緊緊咬著牙關,拖著步伐一步一步艱難的走向你。張了張唇,你欲言又止。

   豆大的冷汗自他光潔的額上滑下。

   終於,他走到你面前,馬上倒了下去,你趕緊接住他,他便順勢倒在你的懷中。

   你伸手,直接將他那已經破破爛爛、絲毫沒有遮蔽作用的衣服拉開。他掙扎著,但過沒多久便停了下來,似乎已經精疲力竭。

   在那白皙的身軀上,一條一條鮮紅色的鞭痕交錯,有的甚至還再滲著血。除了鞭痕,還有燒傷的痕跡。在他的腰部,你更看見了一個......

        「他們在你身上烙印?」你有些憤怒地問道,雖然肯定的成分大於疑惑。

   你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感到憤怒,或許,只是一種同病相憐吧?

   他支吾了一陣,但還是微微的點了點頭。你修長的白皙手指輕輕地點在他的傷痕上,引來他吃痛的吸氣聲。

   血沾上了你的手指。

   熟悉的、血的氣味令你反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