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匆匆的腳步聲自你們的牢房旁邊遠去。

    你錯愕了一下,畢竟守衛並不是那麼輕易就會離開的。

   「冰炎?他們...」由於腳步聲很大,褚冥漾壓低了聲音,小聲地問道。

   「別多說話,」你低聲地用你仍然沙啞的聲音問道:「你會力量轉移嗎?」所謂力量轉移,即是將自身的一部分力量交於他人或者從他人身上接收力量,算是蠻基礎的一種術法。

   「嗯,我會啊。」即使沒有睜眼,你也可以感覺的到褚冥樣輕輕的點了點頭,還將頭偏了一邊,似乎是在疑惑你想做什麼。

   「那你可以轉移一些到我身上嗎?這副鍊子被下了禁制咒,只要被綁上,一點力量都使不出來。」你快速地低聲說道。

    褚冥漾點了點頭,將手搭上你的肩頭。

    沒多久,你便感到溫暖的感覺自肩膀蔓延開來,這股力量還帶著些如水的溫柔。當溫暖的感覺一傳到你的手腕,你幾乎立刻便將鍊子掙斷。

    你可以感覺的到褚冥漾驚訝的視線,不過現在根本沒空管那個。

   「走吧。」你站起身,順道抱起仍在你懷中的褚冥漾。

   「走、走去哪?」突然地被抱起褚冥漾似乎有些驚慌,他緊緊的揪住你胸前的衣服。你覺得,有種溫暖在心裡發酵。

   「當然是出去。」你理所當然地說道。不管身上的大小傷口,你直接踏向前,利用自身能力燃起火焰。眼前的鐵欄們忽然被詭異的火舌吞噬。在使出自身能力的前一刻,你摀住了褚冥漾的眼眸。你不希望他知道你有這樣的能力。

    知道得越多,越容易陷入危險。

    輕輕鬆鬆地將攔門燒了個精光,你抱著體重過輕的褚冥漾踏出了牢房。赤著腳走在礫石地面上,白皙的腳被劃出了好幾道口子。但你不以為意,只是繼續大步向前走。

    越走,你便感覺到力量慢慢地回到四肢,雖然不及沒被抓那時,但要脫逃出去應該是綽綽有餘的了。

    踏上延伸直上的階梯,你毫不猶豫地繼續向上爬。

    爬沒多久,視野中,便出現了久違的藍天。

    你淡淡的勾起了一抹笑容。在你懷中的褚冥漾同樣也是開心的笑了起來。

    脫逃,竟然如此容易。

    環視著眼前的天台,你將輕輕扯著你的衣服的褚冥漾小心地放下,深怕他受了傷。

    但,你的潛意識中隱隱在警告著,事情不可能如此的順利。

    果不其然,一陣劃破空氣、令人膽寒的甩鞭聲自你身後傳來。

    轉過身,你瞪大了焰色的眸子。

    那人朝你揚起了溫和的笑容,揮鞭斬去了眼前人的頭顱。鮮血四濺。那人卻仍是面不改色的微笑著。

   「冰炎,你搞得可真狼狽啊。」許久沒聽見的好友揶揄的語氣,令你心中湧起了莫名的感動。

   「你才是,夏。」吐槽著紫眼的友人,雖然心中是說不出來的激動,但你還是維持著表面上的淡靜。      

   「阿利跟其他人等會就到了,我們再等一下吧。」看來是已經將所有人全都解決掉的夏碎放下手上的鞭子,撕起一塊衣袖將手上仍在滲血的長長刀傷包紮起來。

   「那位是...?」夏碎瞇起了紫色的眼眸,小心翼翼帶著警戒的打量著無助地躲在冰炎身後的褚冥漾。

   「他...是要跟我們一起走的人。也是被俘虜來的。」猶豫了一下,冰炎這才斟酌著開口。

    聽完了冰炎的解釋,夏碎沒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哎呀呀,一個不注意,兩位貴客就不小心先走了呢?」冷冽的聲音帶著冷冷的笑意自天台的另一端冒出,聽的冰炎握緊了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