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女裝漾有~~((大心
     然後,警語就不重複了~
     因為其實都已經看到第二篇了也沒什麼好警告的((喂!
     以下正文~~
*    *    *
    「漾漾~」穿著長裙的金髮女孩提著裙擺,推開小木屋的門,快步走向屋前的草地。甜甜的聲音喊著。

    「啊,喵喵姊姊,」坐在草地正中央的是一位...其實是少年的少女。淡藍色的連身裙穿在他身上特別適合。如瀑般的黑色長髮直直垂落至腰間,黑如子夜的眸閃著興奮的光芒:「妳看妳看!」被喚作漾漾的少女高舉著手上剛編好的一串花環。

    「漾漾自己學的嗎?」喵喵彎身,笑吟吟的看著漾漾。

    「嗯,送給姊姊。」手一伸,漾漾將花環放上喵喵的金髮。寵溺的笑了笑:「漾漾,等等要吃飯了喔,你要再玩一下,還是現在就回家?」喵喵微笑著問到。

     歪頭想了下後,漾漾搖了搖頭:「漾漾想要再玩一下。」

    「那,別太晚回來。尤其是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來喔。」不太放心地又叮嚀了一下,喵喵這才又匆匆的提著裙襬走回小木屋。不久,小木屋上的煙囪升起了冉冉炊煙。

     小聲地哼著歌,漾漾繼續獨自在草地上玩耍著。

     忽然,一陣馬蹄聲自不遠處傳來。剛好近的能夠使漾漾聽見和看見,但小木屋當中的人卻看不見。好奇地轉過視線,盯著聲音的來源。

     馬上,是一個有著銀髮的俊美男子。額邊還挑染了一綹奇異的紅。一身黑色的長斗篷,焰色的眸子銳利的觀察著四周,雖然白馬沒有停步,但男子似乎銳利的察覺到了漾漾的視線。

     那一瞬間,在焰色的眸子對上了夜色的眸子時,似乎有什麼,在兩人之間流轉。

     那俊美的陌生人顯然對於褚冥漾有些好奇。他勒馬,一個俐落的翻身跳下了馬。

     站起身,拍了拍裙子,拉起裙襬,漾漾完全不怕生的接近了那俊美的陌生人。而那陌生人帶著警戒,小心翼翼地牽著白馬默許漾漾的靠近。

    「你是誰啊?」漾漾好奇的問道,一步上前,他輕撫著那匹漂亮的白馬。「應該是我先問吧。」陌生人的聲音低沉悅耳,但語氣似乎還是有些警戒。

    「我嗎?我叫做褚冥漾哦!」笑笑地看向陌生人,褚冥漾又指了指不遠處的小木屋:「我就住在那裏。那你呢?」

    「...冰炎。」

    「你的名字好奇怪哦!」一邊撫摸著白馬,褚冥漾拋出了一句令冰炎有種想扁人的衝動。

     遠遠的,忽然傳來了喊聲。

    「啊,我得走了,希望下次還可以再見哦,冰炎。」笑吟吟的丟下了這麼一句後,褚冥漾便提起裙襬,轉身朝著小木屋跑去。

    「褚啊......。」褚冥漾沒注意到的是,在他離開後,冰炎一直站在原處目送他的離去,眼神似乎有些不捨。


*   *   *
    「漾漾!先去洗手。」還在廚房忙著的喵喵一聽到開門的聲音,立刻喊到。

    「喔!」應了句後,褚冥漾迅速做了簡單的盥洗,便跑到廚房去幫喵喵。

    「姊姊,千冬歲哥跟萊恩哥呢?」一邊將濃湯端上餐桌,褚冥漾一邊問道。

    「漾漾...」喵喵的身旁忽然飄出了一抹淡色影子......。「啊,萊恩哥。」似乎已經見怪不怪了,褚冥漾非常淡定的打了個招呼,繼續手上的動作。

    「千冬歲應該等等就回來了吧......他今天好像是出去處理事情吧!」將爐火熄掉,喵喵端著最後一盤菜放上餐桌:「千冬歲說不用等他,我們可以先吃。」

     但就在三人剛要開動前,一聲:「我回來了。」打斷了他們。

    「千冬歲哥!」換下身上的紅色袍子,千冬歲來到餐廳,疲倦的攤坐在椅子上:「啊,嗨,漾漾。」無力地打了個招呼,千冬歲揉了柔眉心。

    「怎麼了?」褚冥漾關切地問道:「哥你要不要先去休息?我等等再幫你端飯菜進房間。」搖了搖頭,千冬歲笑了笑:「沒關係,漾漾。」

     朝喵喵和幾乎消失的萊恩打了個眼神,三人的神色忽然變得嚴肅。見狀,褚冥漾趕緊正襟危坐,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漾漾,」有些沉重的開口了。千冬歲、喵喵還有萊恩都知道。時候到了。

    「我現在要講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仔細聽了。」深吸了一口氣,千冬歲將褚冥漾的身分全都告訴了他,理所當然的省略了詛咒和祝福的事情。總不能很直白的跟褚冥漾講:「你小時候被人詛咒了所以才要把你藏起來以免你在十八歲那年睡死。」這樣吧?

     聽完之後,褚冥漾久久不語。夜色的雙眸大睜。

    「那我、我...你們、那......。」褚冥漾嚇得都有些語無倫次,只是在那邊支支吾吾了半天,但也沒問出個甚麼比較完整的問題。

    「漾漾,你先回房休息一下吧。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啟程回皇宮。」喵喵柔聲的說道,褚冥漾這才拖著沉重的步伐踱回房。

    「果然,衝擊還是很大的吧......。」看著褚冥漾離去,千冬歲輕啜了一口茶,淡淡地說到。但熟悉他的人就會知道,那緊繃的肩膀和微微皺起的眉顯現出了主人的不捨。

     三人心照不宣地嘆了口氣。

    
     很快的,晨曦已悄然到來。

     褚冥漾整晚沒睡,一直到窗外射入第一束晨光。

     門外傳來輕輕的叩門聲。房門被靜靜地推開了。連轉頭都沒有,褚冥漾便知道來人是誰:「千冬歲哥......。」

    「你也沒睡啊。」輕輕地坐上床沿,千冬歲伸手輕撫褚冥漾的黑髮,像在撫摸小動物似的。

    「嗯,睡不著。」躺著,褚冥漾感受著千冬歲的手輕撫過頭髮的感覺。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吧......。

     兩人沉默無語地過了一陣子,直到窗外的光芒開始刺眼。

    「起來吧。」打破了沉默,千冬歲說道。

    「這是喵喵要給你穿的,穿上吧。既然是去皇宮,那可不能打扮得太隨便。」淺淺的笑了下後,又輕柔了下褚冥漾的髮,千冬歲放下衣服便離開了。

     翻身坐起,褚冥漾看著擺在床旁的衣服。天藍色的雪紡紗長裙,上頭沒什麼裝飾物,就只有一點點白色的珠子點綴在裙子上,顯得高雅而清純。

     一滴淚水悄悄滑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