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有一點點微悲喔

            不過一定是HE的啦!

            所以請放心食用唄~

*          *         *

           披著毛巾,你裸著上半身,走出水氣瀰漫的溫暖浴室。

           直接發動自身的先天能力將身上的水分蒸乾,你看著靜靜躺在褐色桌子上那張紅色帖子,心頭猛地糾緊。閉上眼,你讓這種心痛的苦深深的烙在身上。很痛很痛。

           滾著金邊的漂亮紅色喜帖,上頭的那個名字,是你再熟悉不過的。同時,也是你最摯愛的那個人的名字。

           咬緊牙關,你本想直接一把火燒了那張看一次痛一次的喜帖,但沒有一次燒成。

          「褚......」你低喃出聲,那個你最愛的,妖師學弟。

*          *          *           

          「漾漾...這樣真的好嗎?」喵喵擔憂地問道,但你也只能苦笑:「這樣,對我、對學長還有對她最好。」

           推了推眼鏡,千冬歲也嚴肅的開口了:「漾漾,你知道嗎?這幾天,冰炎學長連續接了十個任務,沒有吃任何東西,也完全沒有睡覺。」

           愣了愣,但你還是狠下心來,轉過頭不去看千冬歲帶了點譴責的眼神:「是嗎?」

         「漾......你很傷心......。」被萊恩說中的你,不自覺的震了一下。

           和喵喵交換了個眼神,千冬歲身子向前傾:「你是我們很重要的朋友,我們也知道你的這個決定代表什麼,但是,你真的不再考慮看看嗎?」拿下眼鏡,千冬歲銳利的黑色眸子帶上了紫金色的流光:「你愛的人,一直都是他,不是嗎?」

           是啊,一點都沒錯。

           你是愛著他的。很深很深的愛著他。這一生,大概再也沒辦法像愛他那樣愛著其他人了吧!

           但是。

          「我已經決定了。而我不會改變我的決定。」眼睛有點酸,但你閉上眼,選擇將淚光藏起。

          「是嗎......」歛下眼眸,千冬歲也沒再多說什麼。

           空氣彷若凝結了。

         「那...喵喵要先走了喔!醫療班還有事情。」站起身,金髮女孩在離別之前,給了你最後一句話。

         「漾漾......冰炎學長、很愛你。」鼻頭一酸,在金色的光芒消失後,你伏在桌上,無聲地哭了起來。千冬歲拍了拍你的頭,也展開了傳送鎮,離開了。他知道,現在的你,不需要任何人的勸說或安慰。

*           *            *

          「褚漾漾,」也沒有敲門,褚冥玥直接推開了弟弟的房門。

           褚冥漾手上拿著一張照片在發愣。眼尖的褚冥玥發現了上頭的銀紅色身影。

           無聲地嘆了口氣,走至褚冥漾床沿坐下。並招手要褚冥漾也過來坐在旁邊。

          「你真的是個濫好人。」劈頭第一句話,褚冥玥便瞪了自家弟弟一眼。苦笑著,褚冥漾並沒有反對褚冥玥的說法。

          「不管你怎麼做,我和老媽老爸一定是支持你的。但是,你真的下定決心了嗎?你......」瞥了一眼方才褚冥漾一聽見褚冥玥進來便慌忙放下的照片,褚冥玥沒多說什麼。

          「姊......」神情複雜的看著自家姊姊,褚冥漾低著頭,像個做錯事的小孩。

          「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學長,」說著說著,淚水又悄悄地滑落臉龐:「但是,我不能、也不敢。而且,她需要我,我沒有辦法拋下她啊......只剩下我能夠幫她了。」

           又嘆了口氣,褚冥玥揉了揉褚冥漾的黑髮。

           這不是一題是非題,所以沒有所謂的對錯。而她的笨蛋弟弟,只是選了一個對所有人都好、但是卻會深深的傷害自己的選項罷了。

           抿了抿唇,褚冥玥拿過一張衛生紙拍在褚冥漾臉上,便離開了。

           還在抽著鼻子的褚冥漾,終於露出這幾天以來第一個淡淡的微笑。他知道,這是他的姊姊的溫柔。

*           *            *

           莊嚴的教堂,神聖的鐘聲響徹雲霄。

           歡樂的笑語以及祝福,傳達不進新郎的心裡。

          「漾漾,笑一笑嘛!」看著褚冥漾的臉,喵喵努力地要褚冥漾露出一個笑容。手搭著褚冥漾的肩膀,穿著黑色西裝的千冬歲靜靜地抿著唇。倚在門邊的夏碎,總有著笑意的紫色的眼眸不如平常,有的只剩下不解和......哀傷。而萊恩雖然看不見,但他也靜靜的遞了個詭異的飯糰給褚冥漾。

           勉強勾起一抹笑意,將喵喵他們打發後,進來的是自家姐姐以及表哥。

          「漾漾......」沒多說什麼,褚冥玥只是抱了抱自家弟弟。而然也同樣抱了抱褚冥漾。只有他們兩個知道,褚冥漾是以什麼心態娶了這個女子。

           三人默默無語,直到該褚冥漾出去的時候。

           進入禮堂,雖然根本沒有期望會在這裡見到那銀紅色的身影,但是褚冥漾還是下意識地尋找。

           直到與新娘交換完戒指與誓言。直到婚禮結束。

 

          「冥漾、我對不起你。」仍穿著白紗的女子靜靜地坐在新房的梳妝台前,頭低著。

          「別說抱歉。」笑了笑,褚冥漾說道:「是我自願要幫妳的,所以妳不用覺得對我有愧疚,好嗎?」

          「......嗯。」

*                *              *

           十年過去了。

           褚冥漾仍舊和千冬歲他們保持著連絡。

           直到那一年,他的妻子,因癌症而過世,只留下那個年幼的孩子。褚冥漾這才將在心裡埋藏了十年的祕密告訴千冬歲、喵喵和萊恩。

          「漾漾......」靜靜地聽完後,喵喵率先哭了出來,並直接撲到褚冥漾身上:「你這個笨蛋!當初為什麼不講?」

           千冬歲則是直接拿出手機。一講完便拉著仍哭個不停的喵喵還有不知道在那兒的萊恩離開。

         「給他個解釋吧。雖然遲了十年。」

           握緊手上的飲料杯。外頭開始下起雨。

          熟悉無比的精緻傳送鎮在桌旁出現,從那金色光芒當中走出的是再熟悉不過的臉龐。

          抿著唇,冰炎沒什麼多大的反應,只是靜靜地聽完褚冥漾訴說著一切。

          當褚冥漾說完時,冰炎忽然勾起了笑。等了他十年。

          傾過身,冰炎輕柔的吻上了那渴望已久的唇瓣。

          遲了十年的愛情。

          在歷經時間洗禮後,更顯珍貴。

*                 *               *

((躺

腦細胞啊.......死光了.......

打得自己好想哭........QAQQ

有人看不懂嗎??

大概就是漾漾決定要跟一個女生結婚,但是他並不愛她,只是為了要幫她,因為她有孩子了,所以只能藏住對冰炎的感情這樣。

其實是參考虞佟的啦......

嗚嗚羽兒要去哭一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