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七夕賀文~~~
     好啦其實本來是沒有打算要打的,
     可是在一番掙扎(?)之下,
     它還是出現了這樣哈哈~((你歡樂什麼?
     然後這篇是理所當然的冰漾!!!!
     今年好多大大都打了悲文的說。
     所以,羽兒決定,還是甜文一直線啦~~~~
     然後,就醬子啦!
     以下正文唷~
*     *     *
   櫻,翩然舞落。

   微風輕撫,揚起粉色櫻瓣。

   淡色的、柔櫻。
 
   一片隨風飄盪的櫻輕輕地在白色瓷杯中停歇,為散著溫潤清香的茶水增添了些許甜香。

   如流瀑般的柔亮黑髮隨意的披散在那坐在櫻樹之下,身著精緻月牙白浴衣的少年背上。點點櫻瓣悄悄飄落在烏黑髮絲之間,為少年的面容添增了些許柔美。

   垂著眼眸,少年專注地撫著琴。

   纖細的白皙手指靈巧地在琴上躍動。

   清亮的琴音迴盪,連飄盪的櫻瓣似乎都隨之起舞,緩緩飄落。

   忽然,一陣暖意襲上肩頭。

   少年只微愣了一下、琴音亂了須臾,便又恢復過來。他知道,來人是誰。應該說,會出現在這兒的,也就只有那個人了。

   「怎麼在這兒彈琴?」清冷的低沉好聽嗓音帶著些許責備,但細聽之下,又帶著淡淡的、無可奈何的、寵溺。

   「怎麼不在房內歇息?」見少年沒回答,男子又拋了個問題。

   將手搭在方才替少年披上毯子的肩,男子倒也不急著聽少年的回應,只是看著眼前的美景。

撫琴的動作沒停,少年勾起了一抹淡淡的柔和笑意:「成天待在屋內,待著也悶,不如出來坐坐。」

「是嗎?」看也不用看,少年知道,身後那俊美男子的表情肯定是挑著眉,一臉不贊同:「不過你現在也差不多該回去了。風有些涼。」

輕輕搖了搖頭:「不,我還想待會兒,你先回去吧。你還沒批完今天的文案吧?我不要緊的。」淡淡笑著,少年手上撫琴的動作還是沒有停下。

「......我陪你。」身後男子想了會兒,便這麼說道。少年嘴邊的笑意更甚。真是的,明明已經不是孩子了,他卻還是一點都放不下心來。

直接席地坐下,男子伸手輕攬少年的肩,使他更靠近自己,但又不影響到少年彈琴。

少年嘆了口氣,輕得近乎聽不見。

「......的。」他的聲音很輕很輕。

「什麼?」男子挑了挑眉,似乎沒有聽清楚少年方才說的話。

「沒什麼。」淡淡一笑,少年搖了搖頭。

停下撫琴的手,少年轉過身,面對那俊美男子。抬起纖白但又因長年撫琴而有些粗糙的手,少年依戀的輕柔劃過男子那人神共憤的俊美面容,男子閉上眼,任少年的手在他臉上遊走。飛揚的劍眉、宛如深潭的眼眸、挺拔的鼻梁、柔軟的薄唇。輕輕拉起男子垂在臉旁的一綹髮,銀白色但夾雜了些焰色的柔順髮絲觸感宛如水般滑順。

深深地望進那深邃炙熱的、猶如紅寶石般純粹美麗的焰色眸子,少年滿足的嘆了口氣。

婉如珍寶一般,少年輕輕地捧起男子俊美的臉龐,輕輕地吻上那薄薄的柔軟唇瓣。只是淺淺的、唇碰唇。

瞇著眼眸,男子享受著少年青澀的吻。

「吶,亞。」

   「嗯?」

「你......不會離開我吧?」仰著頭,少年看著身邊的俊美男子。夜色的眸子當中夾雜了些許的不確定和哀傷。

低下頭,輕柔地在少年的鼻尖落下一個吻。攬著少年肩膀的手微微縮緊:「嗯。永遠。」

閉上眼,少年笑的溫柔而甜美。

一陣風,揚起了千堆如雪般的粉色櫻瓣。下起了帶著柔香的櫻花雨。

掩過了,櫻樹下,那依偎著的兩個身影。

一瓣櫻,翩然舞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